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课堂上飞出的歌声
与惰性告别
八月天
沙 尘 暴
“微”观人生
  “我的中国梦,最美在校园”教育新闻摄影大赛
你哭了,我却笑了
难忘校园灯光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8月2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沙 尘 暴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杨昭宇 

 

    每个人都会一头钻进反叛期里出不来,或长或短,或早或晚。
  
  那一年刚上初一,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是一屁股坐在电脑前,咔吧一声打开电脑,从早看到晚。我混论坛,看电影、动漫、文艺杂志,交网友、笔友,在网上天南海北聊,虽然足不出户,但我从没认真看过一眼身边的生活,更不愿和他人分享什么。现实生活太远了,我一点都不关心它,我不怎么和同学说话,不愿意和父母交流,更讨厌学校和老师,只觉得窒息,渴望着“去远方”。
  
  我父母很担心。虽然看起来沉默,但一开口就是各种反叛言论,要么就像河豚受攻击时一样鼓成带刺的圆球,拒绝一切交流。我不是行动派,很清楚自己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所谓的反叛仅存在于思想上。一切事物都只有两种颜色:黑和白,不是坏就是好,更准确地说,喜欢的就是好的,不喜欢的就是坏的,但喜欢和不喜欢的理由都莫名其妙。
  
  我爸试图找我谈心,却被我冷言冷语打发走了;我妈说要和我做朋友,被我不耐烦地拒绝了。还记得他们无奈的表情,那样的表情让今天的我心痛,但那个年龄,正是最看重独立空间和自由的时候,所以讨厌家人的过度关心,讨厌他们的默默观察,讨厌他们自作主张挑选适合我的一切,更讨厌他们督促我学习。
  
  初二时候,我们年级去学校的实践基地,中途开家长会,要求所有家长到场见证孩子的成长,并且准备一封信和一份礼物。已经忘了为什么,我不想让他们去,然后我爸妈就真的没有去,只让同学父母把信和礼物带给我。
  
  他们送我一盒彩色铅笔,因为我总是躲在房间里面画画。遗憾的是从来没有为他们画过一张画,因为我以为他们不会理解。
  
  我很感谢父母当年对我的尊重,他们没有对我穷追猛打,没有翻看我的日记,试图套取全部隐私,当我表示出不耐烦和拒绝,不愿说话时,他们没有对我火冒三丈,而是轻轻掩上房门,留给我完整的独处世界。
  
  后来我爸说当时也很担心,害怕我走上什么歪门邪道,但事实证明我还是应付得来的。
  
  初三毕业的时候,高出分数线一分,我考上了之前报的志愿。高中的住校生活,终于让自以为成熟的我看清应付现实时的软弱,我不会处理矛盾,不懂得如何交到好朋友,不明白如何融入集体。住了一星期就开始想家,家离学校骑车不过十五分钟路程,这么近的距离却足够让我思念。给我妈发短信说想回家住,她严词拒绝,说不可以,说一切困难都会过去,你将来一定会感谢这一切的。
  
  大学以后,渐行渐远,我看清当年的幼稚任性。我开始走出第一步,向父母表达我的爱,表达我的心情,和他们分享我的生活,才发现无论何时他们都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也许这发现有点晚,谁让我那么固执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多年呢。当我理解了父母,也就理解了自己,年龄越小越觉得自己独一无二,年龄越大越发现自己的脾气、性格和生活习惯都来自他们,来自潜移默化的学习和他们以身作则的影响。
  
  我早说过父母不是完人,有自己成长经历、家庭背景带来的优点和缺点。他们的优点和缺点都曾影响过我,意识到这一点并未因此减损我对他们的爱。事实上,正因为高大的形象日趋平凡,我才真正看清自己的父母。努力完善自己的同时,他们也在做出改变,并且表示对我很放心,不会过分干涉我的生活。小时候他们陪我长大,教我为人处事,而现在,我陪他们成长,看他们老去。
  
  反叛是一种成长,本身脾气火暴的人会把反叛期轰炸成轰轰烈烈的战场,原本个性鲜明的人会如强光耀目,更加特立独行,有些人甚至把动静闹得巨大,震耳欲聋。或者像我这样的人,脾气不够大,性格不够强,只是默不作声,用抗拒的姿态完成旅程。反叛期是一场沙尘暴,黄沙漫天,呼啸乱卷,许多人站在我身边,他们试图看清我的脸,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越吹越远。风沙偃旗息鼓之时,我才重新踏出那个混乱的世界,那段在想象中不切实际、心比天高,在现实中却不堪一击、力量涣散的日子。
  
  写学年论文的时候,我选了《麦田里的守望者》。我从霍尔顿身上看到曾经的自己,想起那时的心态:尖锐、抗拒、冷漠、怀疑。那是一段漫长却终会消失的日子,尖锐磨成柔和,抗拒变成接纳,冷漠融成暖意,怀疑成就思考,我学会面对现实、接受现实,用恰如其分的方式应对一切。在一场出走中,霍尔顿遭遇了各式各样的“失败”,他被人欺侮,遭人轻视,不被理解,这些失败,如一场场冷雨浇在他年轻的生命上。然而,生命中每一场雨,都自有意义,冷雨如冰,能促人清醒,浇熄他不顾一切的热情,让他看清现实。
  
  对我而言,沙尘暴应该是过去了。我曾处于一场可怕风暴的中心,最终全身而退。退出之后,我看到山长水阔,这样的开阔,始自曾经的反叛,却化为对这世界的爱和善意。
  
  (作者单位:郑州大学文学院)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