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课堂上飞出的歌声
与惰性告别
八月天
沙 尘 暴
“微”观人生
  “我的中国梦,最美在校园”教育新闻摄影大赛
你哭了,我却笑了
难忘校园灯光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8月20日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难忘校园灯光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时云峰 

 

    我是上世纪80年代初走上工作岗位的,当时的学校条件较差,大家的生活水平还比较低,很多学校办学条件差,以民办教师为主体。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我在农村的一所小学工作,离家也就两公里的路程,但即便是这样,我和其他教师一样基本上是住校的,除了星期天,很少回家。当时,教学抓得很紧,大概从四年级就有晚自习,一间教室只有一盏昏黄的电灯,但因为老停电,几乎没怎么使用。许多孩子在课桌上放一个小墨水瓶做成的煤油灯,一个晚自习下来,两个鼻孔都被煤油熏黑了。有的孩子家里穷,就串一串蓖麻子点着了照明。教师也是一盏煤油灯放在讲台上批改作业,偶尔也做一些辅导。印象中,没有课的教师一般是要利用晚上学习或者是练习基本功的。那时的学习分为政治学习和业务学习,有时是学校领导读读报,学一些文章,有时讲一讲教学中的问题,尽管学校里没有几个人甚至大部分教师家里都有农活,但大家依然很认真地听讲、抄笔记。晚上学习是没人请假的。不学习的时间,大家就练练毛笔字,读读书,备课或者是批改作业。印象里,老师们都没有什么娱乐项目,玩的时间很少。甚至,连周日晚上也要集中学习。昏黄的煤油灯光伴着我慢慢熟悉了教学生活,适应了学校的生活节奏。正是这样严格的要求,促进了我的成长,第二年我被选调到中学任教了。
  
  到了中学,学校比小学大了一些,但条件依然不好。中学更多的是管理学生和提高成绩,大家都很自觉地教自己的学科、管理自己的班级。我先是教了两年初一数学,第三年就教初三了,还当了班主任。当时的学校都把毕业班当成学校的门面,把升学率看成学校生存的基础。虽然,我上班离家更近了,但我仍然坚持住校。这时候,学校的条件开始慢慢改善,白炽灯换成了电棒,亮度增强了许多,但停电却是家常便饭。中学夜自习不同于小学,教师不但要辅导还要讲课,仅靠煤油灯、蜡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学校也积极想办法,引进了汽灯。这种灯的底座是一个装煤油的大壶,灯罩是一个石棉材料的滤网,点灯之前加足煤油,然后打气加压;最关键的步骤是点灯,搞不好一个气罩就会报废,点灯动作要恰到好处才行。雾化的煤油在石棉罩内充分燃烧,发出呼呼的响声,那灯罩发出明亮的光芒,把一间教室照得亮如同白昼;丝毫不逊两根电棒的光芒。每天的点汽灯很是热闹,学生们都想试试,大概也是好奇这东西咋会这么亮吧!因为气罩很贵,班主任总是找那些心细、认真的学生干部负责点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点汽灯也成了一种殊荣。在中学的几年,我伴着学生们上自习,学习了电大数学的全部课程,获得了数学专业毕业证;又参加了自学考试,学习了中文本科的全部课程,获得了中文本科的毕业证。明亮的汽灯照亮了我学习的路程。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离开了中学,来到学区也就是现在的中心校,走上了管理岗位。国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力紧张得到了缓解,汽灯、煤油灯、蜡烛悄悄退出了照明的舞台。电灯、电棒甚至是台灯、节能灯、护眼灯走入了寻常百姓家。黑夜不再黑暗,学习变成了一件快乐的事。在明亮的灯光下,我如饥似渴地学习、阅读,又参加了西南大学的教育管理专业研究生班的学习。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我积极学习新知识、新技术,紧跟时代的步伐。因为我知道教育是一个常新的职业,只有在不断学习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
  
  一路走来,校园内的灯光伴随我慢慢成长,也激励我不断努力向上。当看到年轻人抱怨现在的条件艰苦、工作很累的时候,我不由得回忆起我们走过的时光,多想告诉大家,成功没有捷径,只有不懈努力,才能不断向上,找寻到幸福和快乐!
  
  (作者单位:郑州市二七区马寨中心学校)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