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新关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名家成长寄语
  把爱变成看得见
教师可以有三种高度
特色校本课程扫描
热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8月2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把爱变成看得见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沈丽新: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青剑湖学校英语教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中国而教”项目组首批培训师,苏州市中小学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委员。曾多次受邀去全国各地多所学校给教师们做教育讲座并执教展示课,其教育讲座与课堂教学深受好评。出版个人教学专著《英语可以这样教》及译著《学习原来如此有趣》,在全国范围内有较大影响。

 

  ★ 被学生喜欢,应该是成为一个具有高度专业素养的教师之后的副产品,而不应该是教师最直接的目的。
  
  ★ 大多数教师都只是沾沾自喜于“扑灭了火”,却没有真正反思“起火”的原因,更没有警诫自己从此不要再“放火”。

 

□ 沈丽新 

 

    时代的剧烈转变,使得我们国家历史上原来自费式的精英教育逐步向免费公共教育转轨。传统师生关系,或许再也不能完全适应当今的教育背景。
  
  那么,在当今时代,师生关系到底该如何定位?专业的师生关系,到底应该如何定义?这样的思考有待于每个教师在自己的教育行动中反复探索与实践。对这些问题,在内心深处我总存在着一个疑问。
  
  疑问:教育反思的意义何在我经常在各种媒介上读到教师关于自己教育行动的反思。可是,很多反思读来,都让人感觉不是滋味。《这种“意外”需避免》一文引起我极大的共鸣:
  
  “学生分心玩橡皮,这样平常的课堂事件为什么就能够让这位老师‘一股怒气从胸中升起’?”
  
  “教师自己不留神放了一把火,然后又把它扑灭了。是应该重点总结扑火时的智慧与勇敢,还是首先分析失火的原因及自己的责任?这个问题应该不难回答。”
  
  文章里,作者引用的一个案例中,教师“成功”地“扑灭火苗”了,但是这个教师的反思仅限于此。事实上我读到的很多“教育反思”里,大多数教师都只是沾沾自喜于“扑灭了火”,却没有真正反思“起火”的原因,更没有警诫自己从此不要再“放火”。于是,一切都在周而复始:“放火”—“救火”—“反思”—“放火”……反思,究竟有多少意义我突然想起自己在一本杂志上读到的一篇教育叙事了。
  
  上课的时候,孩子在窃窃私语,我说:“小王,干什么你?都学会了是吧?全班同学就数你能了!”像火山找到了喷发口,我滔滔不绝地数落着他。
  
  上课的时候,孩子的书掉到地上,我说:“小李,你想干什么?造反啊?”我气急败坏地大声责骂。
  
  孩子对我布置的作业负气地说“都不会”,我说:“不会,不会还有脸了?上课干嘛来?”我的耐心终于到了极限,怒气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尖厉的声音如警报,在静默的空气中震颤、游荡。
  
  很多时候,教师尖锐、刻薄的言语,在孩子心头,刻下的是无法修复的伤害。即使教师事后再三反思,也于事无补。不提高教师的专业修养,这样的“后进生”会不会在更多的课堂上继续产生?教师的伶牙俐齿,可不可以不对着学生发挥?教师的尖锐与刻薄,可不可以不对着学生展示?教师在当时就不能少生一点气吗?不能在当时理解并接受孩子的“出格”吗?
  
  曾经有个朋友这样跟我讲:不看书的教师很可怕,更可怕的是坏脾气的教师。仔细想想,坏脾气的教师,仅仅只是简单的脾气坏,还是某些理念、情感有缺失?我更相信,“坏脾气”的背后,是教师专业素养的缺失!
  
  于是,在一阵阵质疑之中,我开始了自己的探究。
  
  探究:建立专业的师生关系提到“师生关系”,国内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爱”。我相信大多数教师都是爱学生的,可如果只凭借爱的情感,并不能够轻易地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
  
  黎巴嫩诗人纪伯伦说过:“所有的工作都是空洞的,除非有爱。工作就是,把爱变成看得见。”其实,教师面对学生的时候,也应该“把爱变成看得见”,不然,再多的爱,也是空洞的。我们应该把“爱学生”的情感,变成“看得见”的态度、策略、技巧,才能建立起专业的师生关系,收获良好的教育效果。
  
  那么,究竟何谓“专业”的师生关系呢?“缺乏精神的丰富性,师生之间的友谊就会变成一种庸俗的亲昵关系,而这对于教育是一种危险的现象。”苏霍姆林斯基这样说过。
  
  师生不必成朋友美国年度教师罗恩·克拉克说过:“我不是来这里跟他们做朋友的。我是来这里教他们的。”其实,岂止克拉克这样说,美国另外一位年度教师詹森·卡姆拉斯也这样说:“我并不建议你与学生成为朋友。”
  
  师生何必是朋友?
  
  固然教师太严厉了,孩子们会反抗。但如果教师过于想让孩子们喜欢你,你的教学秩序有可能失控。事实上,教师必须掌握好平衡。
  
  师生可能是朋友吗?
  
  《论语》里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朋友”,是何其慎重的一个词,我从来不敢轻易使用。
  
  听听岳飞:“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听听辛弃疾:“知我者,二三子。”
  
  听听白居易:“平生知心者,屈指能几人?”
  
  ……所谓朋友,是那个你愿意交心的人。很多时候,与朋友在一起,话不必多讲,只在一颦一笑之间你就可以获悉对方心意。而很多人,或许很熟悉,却一辈子都不能真正走近。朋友之间,是真正愿意彼此倾心相助的。而我的学生,这些跟我的女儿差不多年龄的孩子,他们的阅历、学识、性情、修养、喜好与自己差距太远。我怎可能与他们成为朋友?
  
  师生成为朋友的特例,或许只可能发生在学生离开我的课堂之后。
  
  不说“做朋友”,但我愿意确保我的学生乐意坐在我的课堂上,愿意他们喜欢跟我在一起,愿意他们在我的课堂上以及在与我的相处中能得到乐趣。为了这些,我愿意多体察他们的处境,同情他们的感受,尽量减少他们的学习压力,努力维持他们对学习的兴趣,也传达更多的温情,陪伴他们成长。
  
  不说“做朋友”,但每一次面对学生我都愿意更多一点儿童立场,多一点自我反思,多一些自己看教育的角度。无论如何,只要我还是教师,我都在对未来的世界施加影响。
  
  不说“做朋友”,但我会常常提醒自己:善待每一个生命,以恰当的方式了解每一个学生,尊重他们是有着独特经历的独特个体,静静守护他们。
  
  学生喜欢不是目的去年暑假,我特别遗憾地错过了与布朗先生(美国年度教师)并肩工作的机会,但幸好一直在读他的文字。
  
  他一直都让我感觉亲切——中美文化的差异何其遥远,我们的思想与情感其实太不相同。然而,当我们都作为一个教师面对儿童的时候,我们的心竟如此相通!
  
  比如,他说:“学生喜欢不是目的。”
  
  对极了!我不能自己地欢呼。
  
  很多教师的心愿是做一个孩子们喜欢的老师。然而,这样的心愿曾经让我质疑。能够成为孩子们喜欢的老师,我认为很多时候靠的是运气与机缘。人与人的性情千差万别,被所有的孩子都尊敬,已属不易;让所有孩子都喜欢,怎么可能?如果立下这样的心愿,只怕很多老师会一路收获失落与失意。纵然,喜欢你的学生当然有,但不喜欢你的学生也一定存在,且生生不息。
  
  而且,学生喜欢就是目的吗?
  
  听听布朗先生,他说:
  
  “我发现,教师备课时可能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就是讨好学生,即让学生喜欢他们。我们都喜欢被别人喜欢。被接受是一个基本的人性需求。但是,教师领这份薪水不是为了被喜欢。我们付给教师工钱是为了让教师教学生,带领他们在发现之路上不断前进——对世界的发现和对他们自身的发现。”
  
  被学生喜欢,应该是成为一个具有高度专业素养的教师之后的副产品,而不应该是教师最直接的目的。有的青年教师,在踏上教育工作起始阶段,常常流露过多柔情,常常急于向孩子们表述:我愿意和你们成为朋友。
  
  在布朗先生这里,我找到共鸣。他说:“我不认为,如果教师成为学生的‘密友'’朋友‘或’伙伴‘,师生之间的信任关系就能够建立。’伙伴‘并没有操心对方学习、提高和成长的义务。他们相互陪伴,或许一直玩玩闹闹。如果有一方做错了什么事,没有多少朋友会训导对方。大多数朋友只会向对方提供支持,那才是朋友所为。而教师,则是在规训和尊重的基础上为学生创设出有利于学习发生的环境。师生关系的一个基本前提是,他们是不平等的,一方是教师,另一方是学生。”
  
  教师不要急着计划和学生成为朋友,也不要一开始就以“成为学生喜欢的教师”为目标。我们不妨做一个在孩子们面前目的明确的教师。无论是备课时候还是上课时候,教师都要有明确的教育目的——发展和提高学生的学习;无论是课间还是课下面对学生,心里也都要有清晰的教育目的——及时教导他们行为的对错是非,而不是发泄自己的怒气。
  
  国际著名的民主教育理论家和实践者黛博拉·梅耶尔说过:“学校的成败,最起作用的因素是学生与成人建立起来的关系。”而在学校里的“学生与成人的关系”,其实就是师生关系。我相信,只有专业的师生关系,才是点燃教育的火花。因此,我们必须找到这个火花,让教育抵达真正的有效教育。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