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成长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从他人文章中学习表达
智慧校长的五项修炼
教法研究要与文本研究并重
订阅专业报刊
教育写作,为何而写(上)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9月0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法研究要与文本研究并重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何党选 

 

    近几年,各种关于基础教育研究的报纸杂志铺天盖地出版,虽然不乏为谋私利而“奋勇”出刊者,但也总算是给各类教育评论提供了集中展示的平台,多多少少繁荣了教研教改市场,其功不可一概抹杀。
  
  而在多如牛毛的理论文章中,绝大部分是关于教法研究的,而专门进行或涉及教材研究的很少。特别是近几年新课程理念提出后,几乎所有教学研究都一窝蜂地钻进了转换师生角度、创新教学方式、改革评价体系等狭窄的窠臼。于是,倡导有效教学、论证高效课堂、鼓吹“数字化”课堂教学模式(给一堂课划出若干个时间段,并严格规定每一时段的活动内容及方式,还要在临下课时出几道题考查学生的掌握情况,姑且不说这是一种多么可笑的教学方式,单就其程式化的教学过程就让人心生厌恶。如果这样,那教师和电脑就没有多大区别了)纷纷出现。
  
  新课改遇到困难时,很多教育者便从社会、家庭、网络等方面动刀子,剖析原因、查找祸首,结果多半是隔山打牛,空来空往,始终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基础教育依然在泥泞的滩涂上艰难地跋涉。
  
  我想,我们的教育者如果能转换视角,多从自身出发查找原因的话,可能情形会大不相同。试想你要求学生搞好阅读理解的时候,你是否阅读过并能解透?要求学生写作文的时候,你是不是提得起笔写得了范文?要求学生将科学知识融入生活的时候,你是否看清了科学的本来面目就是生活?有一句教育人都熟悉的老话叫“要给学生一杯水,教师要有一桶水”,后来被改成“要给学生一杯水,教师要有长流水”,再后来被改成“要给学生一杯水,教师得有一眼泉”。“一桶水”是死水,“长流水”是流逝之水,只有“一眼泉”才是不枯不竭的源头活水。我们可以这样打个比方,教学方法好比河床,教学文本好比水源,教师对文本全面深入的理解认识好比源头活水的汩汩动力。河床固然影响水质和流速,但是泉源才是根本,无固定源头就会断流,无不竭动力就会干涸,所以教师要想教育之河宽广清澈就不仅要治理河床,更要固本培元,在源头上下功夫。所以说,要搞教法研究,更要搞文本研究,要二者并重。
  
  在基础教育研究中,越往低学段研究教法的越多,研究文本的越少,因为人们普遍认为年级越低知识越简单,教法越重要。然而,做了13年中学语文教学工作的我却常常解答不了上幼儿园的女儿提出的问题,诸如“‘何’字为什么这样写?”“鱼怎么不睡觉?”“我为什么不能和弟弟结婚?”等。我的做法是,在回答不了女儿的问题时就以“长大了你就自然明白了”来搪塞,但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多么羞愧和自责,因为我30多年的人生和阅读竟然被一个五岁小孩轻而易举地否定了。《礼记·学记》里说:“亲其师,信其道。”如果我们教师没有了正确的“道”,即使你是这个学生的亲人又能对他的成长产生多大的益处,恐怕你和他接触得越多就于他越有害。而教法研究的实质就是消除隔阂,亲近学生,在师生之间架设一座更易沟通的大桥,但是装载着错误知识的汽车在方法的高速路上跑得越快就越远离教育的初衷,离真理也就越远。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杜拉克说:“做正确的事情远比正确地做事情更重要。”这话值得每一个教育者深思,特别是那些有决定权的教育界的领导们。
  
  (作者单位:陕西省彬县教育局)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