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读书会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读书,不应只是“喜欢就好”
高效课堂:庸医乱开的药
书架
  第三届河南最具智慧力班主任颁奖典礼暨“班主任实践智慧的提升策略”观摩研讨会通告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09月18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读书,不应只是“喜欢就好”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厉佳旭 

 

    前不久,郭敬明导演的影片《小时代》受到了青少年朋友们的热捧。
  
  热捧难免招致热议。一时间,批评指责者众多,而拥护赞成者同样众多。
  
  在这个“价值多元”的时代,我们早已习惯了这种闹哄哄的争吵。
  
  我不想对《小时代》做什么评论。但最近“郭导”的一些沾沾自喜的话,让我开始感到担忧。他在对《人民日报》载文《不能无条件纵容〈小时代2〉〈小时代3〉的出现》等批评做出回应时称:“年轻人喜欢,上一代或传统电影人没那么喜欢,这没关系,这是审美的趣味,不可能上到八十岁、下到八岁,我全都征服。”“我们开拍时,打算破亿就开香槟庆祝,目前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期待,已经很满足……”他对电影的票房超出预期相当得意。
  
  对,年轻人喜欢就好,尤其是“顾客”喜欢就好,因为这样,“卖方”可以获利颇丰。
  
  这是许多商人的选择,也是郭敬明的选择。从这个角度讲,郭敬明的作品,无论是小说还是影片,大受欢迎,恰好证明他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他自己也毫不忌讳地承认这一点。
  
  或许,郭敬明原本就只想做一个商人——利用文学和艺术获利的商人。我们千万不要以一个有担当的作家或者艺术家去苛求他“文以载道”。更何况在现今这个“开放”的时代,稍有心者就会发现,像郭敬明这样精明的“商人”,无论是艺术界、文化界,还是教育界、政界,已经为数不少。我们何必单单对郭敬明加以苛责呢?
  
  如此想来,则心中释然。
  
  然而,我们终究是一位教育者。不能坐视自己的学生,心里甜滋滋地被掏空了腰包的同时,也被掏空了思想和灵魂。面对众多郭敬明式的文化商人,我们需要打一场保卫战,捍卫我们这个“大时代”中的“小人物”们应该坚守的一些东西。
  
  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正确地引导我们的孩子读书。
  
  我这么说,是有着真切的体会的。
  
  我平时喜欢到各班级走走,看看学生的学习状态,时常发现学生看的课外书大都是一些漫画、游戏杂志。自然,这些又“潮”又“炫”又“酷”的东西,我们这些“out”的人是不懂的。我曾问学生,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呢?你看了有什么收获吗?他坦言:“没有,就是喜欢,觉得好玩。”他们只是因为“喜欢”“好玩”才读这些书。
  
  我渴望能在课堂上“缴获”一些令我“欣慰”的好书,一些能够对学生的成长多少有些作用的东西。有一次,我在一位老师的课堂上,收缴了一本《这辈子只能这样了吗》,我翻阅了几页,随手还给那个孩子,感谢他让我知道了一本好书,并提醒他利用课外时间来阅读。班主任告诉我,这位学生学习还算努力,但成绩不佳。或许,他正是期望从这样的书中来获得一种前进的指引。这样的学生,无疑是明智的。一个人能够真正明白自己“需要”什么,而不是“喜欢”什么,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还有一次,我在带学生春游的时候,下起了小雨,我看到一位女生躲在景区雨篷下看书,和其他一些因为无聊而玩着手机的孩子迥异。我走过去,发现她手中拿着的是一本《读者》。这是一本好杂志。在我看来,中学生能够看这样的杂志,已经是值得庆贺了。我随即把这位女生推荐给我校的“发现美丽”评审团,她被评为当季的校园“最美人物”。我想让同学们知道,在校园里,甚至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能够捧着一本好书静静阅读,是最美丽的风景。
  
  我一再提醒学生多多读书,尤其是要挤出点时间来读一点好书。
  
  我指的“好书”,不是那些学生“喜欢”读的好书,而是他们“需要”读的好书。我觉得,现在的许多孩子精神柔弱、缺乏筋骨,所以我喜欢给他们推荐一些励志书。我们曾经专门到书店为学生采购了三四千册励志书,在图书馆设立了一个励志书柜,并在全校开展“读励志书,做励志演讲”活动,得到学生热烈响应。每年的读书励志月,即11月,成为学生最喜爱的月份之一。学生纷纷借阅励志书,有的甚至一次就借阅了三四本。《做最优秀的自己》《人性的优点》《犹太人为什么优秀》《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等,都成为学生喜欢的好书。这个结果,多少令我有些欣慰。
  
  我始终认为,读书如同进食,虽然我们爱吃那些我们喜欢的,但我们更该吃那些我们未必天生喜欢,却是我们所需要的。如果单以喜欢而言,那些吸毒的人,对毒品何尝不是“喜欢”?瘾君子们之所以对毒品欲罢不能,不正是因为毒品能够给人以暂时的快感吗?
  
  “需要”,才是更重要的。
  
  我们的许多学生并不知道自己需要读点什么,这就需要教师对他们进行一些指点。
  
  多年前,一位男生跑到我办公室,说:“厉老师,我被人打了,您替我做主。”他满脸委屈和愤怒。他性格冲动好斗,时常和同学甚至老师发生冲突。这样一个不懂得如何处理人际关系的人,等待他的注定是种种不幸。我耐心和他交谈,把自己最喜欢的那本《人性的弱点》借给了他。不久,他就把书送了回来,说自己已经买了一本,天天看,并且每天都摘录一些句子或者写点体会。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此后的两年中,他和同学的关系开始和谐起来,高三时,他反而成了班级里个性鲜明却很受欢迎的同学。他最终考上了杭州的一所大学,成了学校里阳光开朗、人气颇旺、多才多艺的学生干部。他对我说,那本《人性的弱点》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
  
  我的一位语文科代表告诉我她想当老师。我说,我看你文静聪慧,天生就是一个优秀的女老师。她眼睛里放出光亮,问:“老师?真的?”我说是的。她问我当一个好老师应该具备哪些素质。我向她推荐了李镇西的《做最好的老师》。她竟很喜欢。来我办公室还书的时候,她说,当李镇西这样的老师很幸福,学生也幸福。后来,每逢我出差,我就把语文课交给她,她上课居然深受同学们欢迎。她果然考上了师范大学,现在,在一所小学里当着她的“幸福老师”。
  
  我担任班主任的时候,一位学生成绩落后,情绪变得急躁,有些自暴自弃。她总是用初中时候的学业失意来给自己的失败找退路。“我就是这样,没有用的,再努力都没用的”,这是她爱说的一句话。她生日那天,我送了她一本澳大利亚患海豹肢症的阳光男孩力克·胡哲写的《人生不设限》,她看了后备受鼓舞,两年后,她考上了二本院校。她的父亲对我说,这是她高中入学时根本不敢奢望的梦想。
  
  我的办公室里有许多书籍,有励志类的,有学习方法类的,还有文学类的,当然还有《菜根谭》《论语》等国学经典。每当遇见一些需要我帮助的学生,我总喜欢向他们推荐不同的书。我曾在我的学生生日的时候,分别送给他们不同的书。我的学生将我送的书,一直小心珍藏。我的多位学生,入大学后,或者大学毕业后,来看我,常会谈起当初我送他们的书以及对他们的影响。
  
  当了校长后,我依然喜欢向学生推荐好书,或者送一本书给他们,或者把书作为奖品奖给他们。在这个“宁可坐在宝马车上哭,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享乐至上的时代,我们能够教会学生认真读几本他们真正需要的好书,实在是要紧的事。
  
  这当然需要教师自己也热爱读书,并且,知道自己需要读些什么书。
  
  我曾经给教育部门或者学校命题或主持面试,以选拔干部或教师。我喜欢问的一个题目是:“你最常看的是哪些方面的书?你为什么看这些书?你能就其中一本谈谈你的收获吗?”一个能够确切地知道自己该读什么书的人,一定具备成为好教师的潜质。
  
  遗憾的是,我们的许多老师,并不比他们日日面对的学生更懂得自己的阅读需要,确切地说,是不知道自己的精神需求在哪里。有的老师,每当看到学校发书,就叫嚷道“发什么书,发张超市卡不就行了!”有的教师为应付写读后感的要求,直接就从网上下载,学校教科室就曾经收到过几篇内容几乎一模一样的读后感。有人坦言:“现在谁还喜欢读书啊,尤其是那些所谓的好书?”一些教师不要说看几本好书了,连自己爱看什么书,究竟什么是好书,恐怕都说不出来。曾经有一位教师参加读书调查,在回答“你经常看的教育书刊有哪些,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是什么”的提问时,竟然把《读者》《知音》,也当作“教育杂志”来回答了,令我啼笑皆非。
  
  这样说来,令人担忧的,何止是《小时代》?
  
  (作者系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立人中学校长,著有《做教育的清醒者》)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