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读书会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教师的职业使命
水龙头边谈教育
打通内在的阅读
■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10月02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水龙头边谈教育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方柏林 

 

    有一年,全球65个国家和地区的50万学生参加国际学生评估项目,5100名来自上海的考生力拔头筹,把美国考生远远甩在了后面。我所在的美国俄克拉荷马州一所高校里,教授聊到此事,跟我说贵国学生好厉害。我说这说明不了问题,我们的教学是“在考试指挥棒之下开展的教学”。虽然目前美国也有了这种倾向,尤其是在布什时代“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政策实施期间,但是依我看,和中国一比,还是小巫见大巫。我们小孩被抽去参加一次全国教育进步考试,学校又是发通知最后又是发证书,忙得不亦乐乎,因为平时很少有这种“大考”。而在中国国内,这种大范围的统考十分普遍。
  
  除国内的学生擅长考试以外,在美国的中国以及其他亚裔小孩,学习成绩优秀者也比比皆是。最近我们州举办数学考试,得前几名的几乎都是华裔学生。如初中组第一名的获得者就是我们桐城老乡潘先生家的千金。
  
  为什么亚裔小孩成绩比较好呢?有人曾经总结,华人教会或者中文学校之类社区组织,促使家长之间相互交流,成为一种“学习型社区”,有利于经验的交流和信息的传播,另外还有群体压力的作用。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我发觉是学时的差别。
  
  过去我在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读书时,我们一位教授菲尔·都迪上课的时候说了一句疑似玩笑的话:各种各样的教学奇招,最后发现效果都有限,最有用的是“学习时间”。换句话说,也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课外时间造成的差异是其一。人晚饭后几个小时做什么,几乎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人生。回家之后,中国小孩家长有时候会督促学习,甚至上额外的辅导班或者请家教。美国小孩则有很多热衷于其他活动,例如高中阶段的拉拉队表演之类,这种活动就很耗费时间。所以如果计入这些因素,大家比较的前提条件就根本不一样。这里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是,到底是让学生的时间花在什么上面,才能培养他们成为对他人有用、对自己有交代的人?
  
  将国内和美国的教育对比,学时和学习的过程也一样是盲点。比如中国小孩从早学到晚,在校时间是朝九晚五,甚至还要“加班加点”。在美国,比如我们小孩,是早晨八点上学,下午三点放学,这样一天下来就无端少了两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另外,很多小孩还得把时间耗费在等校车上。
  
  不过美国还不是最轻松的。我过去住的小区,有很多人来自波斯尼亚,是战争后到美国来的。我们小孩经常和波斯尼亚小孩玩耍,我问从波斯尼亚来的小孩他们喜欢不喜欢美国,有个小孩抱怨说:太苦了,上学就跟上班似的,早晨去,到大下午才回来。我问那么你们老家呢,那个小孩说他们老家上学只是上午。
  
  我跟那位赞扬中国学生厉害的教授说到学时的问题,顺便问他为什么美国不让中小学五点放学。对于我们家长来说,这样会非常便利。双职工家庭的孩子三点下课,这个时间不上不下,安排接送非常不便。教授说,你不知道,跟你们中国的小孩不一样,你们的小孩都比较尊重老师,上课守纪律一些。美国很多老师,几个调皮学生对付下来,到了三点就已经精疲力竭了,哪里能熬到五点?他问我中国老师是怎么做到的。我说一般来说,语文老师上完一堂四十五分钟的语文课就走,然后数学老师上,然后是英语老师上,有时候也有几节课连上的情况,但大体上交叉穿插,老师是可以缓一口气的。
  
  美国基础教育阶段很多老师是“坐班老师”,一个老师什么学科都教,对付下来确实不易。我问上四年级的女儿,这个老师什么时候休息,她说只有上一些特殊课程如音乐、体育、美术的时候她才不在。
  
  这种学科不分得那么清楚的教育,有利有弊。弊端是老师太累,有时候一门学科的基础可能打得不是太牢靠,好的地方是没有过早割裂学科之间的关联,以至于能够在现实世界和课堂之间,仍能建立起各种关联。
  
  在这两种不同体系之下,小孩面临的问题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美国小孩乘坐校车上学,会遇到校车“小霸王”问题,学校会有校车的时间安排问题。
  
  这些都是有趣的“过程因素”,你单纯从成绩上看不出来。而忽略这些过程因素,仅仅侧重于某种教学方法,不管是中国教育学美国,还是美国教育学中国,都注定难以成功。我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说有个地方召开一个国际会议,来宾包括来自阿拉伯沙漠的一些人。这些人住在会议中心,最感兴趣的不是会议的议题。几个阿拉伯老兄,在厕所里呆住了,那水龙头一拧,水哗啦就下来了。他们想,这多神奇啊,在他们的沙漠里,有时候为了找水,要花上几天几夜。因此,会议结束后,他们买了一些水龙头带回去了。
  
  希望以后教育界在做中外对比的时候,不要只是一味看重结果,尤其是考试成绩所代表的结果,而应把更多注意力放到本文所提的诸如学时差异这样的过程因素上,如若不然,任何比较和借鉴,何异于买水龙头回沙漠?
  
  我有一友,在马里兰州。那里学区竞争激烈,不亚于中国。有次他去看脊椎医生,医生说有很多小病人是父母来自中国等亚洲国家的小孩。家长对他们“推”得很厉害,大家相互攀比的恶习犹存,小孩负担很重。这些家长不能有效了解孩子不同阶段的喜好、特长和精力,盲目跟风,换个环境也是白换,因为最终也只是新瓶装旧酒。我的母校南京大学的外国语学院有个著名外教,叫Bob Riggle,他总是告诉学生,自由在我们的脑海里,自由未必在他乡。离开了“大环境”的人,脑子里还可能带着过去的笼子,身体换了地方又有何用?反过来,我们通过各种接触,卧游他乡,打开了思路,那么何处没有开阔的教育世界?
  
  (本文系《及格主义》一书的序言,有删节)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