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读书会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乡村教育:从何处通往美好
  开启高中语文教学质量评价标准的拓荒之旅
能拯救我们的只有自己
从朱余之争看教师读书的有效性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10月16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乡村教育:从何处通往美好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编者的话:今年暑期,本报编辑部开展了以“读教育书,说内行话,办专业报”为主题的读书活动。平日工作忙碌的记者们根据自己的兴趣或者从值得推荐的角度,选择教育专著阅读,并且写下自己的读书心得。在随后的交流中,还评出了优秀作品。从本期开始,我们特辟《记者荐书》栏目,陆续刊发此次读书活动中的优秀作品,呈现教育媒体人的阅读思考,并为广大教师推荐优秀的教育图书。

 

□ 本报记者 吴松超 

 

    似乎是弹指一挥间,我离开家乡外出求学、工作却已有20多年。村落的巨大变迁让我渐渐明白,当乡村被抛弃,人们对于城市和城市生活方式趋之若鹜的时候,乡村教育就不可能再保持相对独立的品性和价值。“教育一个孩子,需要整个村庄”,重建乡村教育的前提是中国的新乡村建设。
  
  多年前读钱理群与刘铁芳先生主编的《乡土中国与乡村教育》(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内心颇为震动。这些智者早就洞悉了现代化进程中乡村、乡土文明以及乡村教育“土崩瓦解”的命运,为此他们深深忧虑。
  
  思考乡村教育的出路,常常会让人陷入困惑迷茫之中,最后则以沮丧收场。但近日读《为什么是抚松——中国乡村教育再造》(李振村、朱文君、陈金铭著,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心生希望,尽管它只是记录了一时一地的民间探索,却能引人去理清楚一些头绪。
  
  抚松是吉林省东部的长白山区县,隶属白山市。全县46所学校(含中心校)散布在山川林海之中,学校条件、师资状况与其他地方的乡村一样,但教育成绩让人赞叹:100%的学生诵读经典并能脱口而出背诵从几十篇到几百篇的美文佳作,100%的班级有合唱活动,100%的学校建立了课外活动基地,100%的任课教师参与教科研,90%的校长有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学习的经历,学生合唱团能在香港音乐大厅演出,音乐表演能上央视,高考成绩也多年在白山市遥遥领先……书开篇的“引子”中,作者简略描写了新儒家梁漱溟先生在山东省邹平县开展“乡村建设试验”的前前后后,很显然,这样安排有烘托抚松教育探索之价值之意,而且想启发人们去思考一个问题:乡村教育或者学校对于乡村有何价值,乡村教育相对于城市教育,有无特别、独立的价值?
  
  1928年,梁漱溟在评价晓庄学校时说:“晓庄学校有三点很合于我们的意思:一是有合于教育道理,二是有合于人生道理,三是注重农村问题。”梁先生提出,一所理想的乡村学校不仅要成为好的育人场所,还要成为改造乡村社会的精神和文化中心。
  
  在抚松县,学生诵读经典、读书,很多学生家长也受到影响,参与进来,从而改变了观念和生活方式;长白山物产和文化资源丰富,全县学校都开设了长白山文化课程和人参文化课程,兴参小学、仙人桥中学等学校还有正式的“学农”课,学生有机会走进田地,学习种栽细辛、党参、五味子等中草药以及葡萄、白菜等果蔬;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节日”和特色活动,把乡村民间的优秀文化传统传承下去……县域教育能够很鲜明地呈现出这样的特点,在当下中国确实非常了不起。
  
  本土化程度,我认为是评价教育成效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换言之,就是教育能否与当地的现实生活实际发生联系,化民成俗。乡村教育的价值定位问题在这本书中仅是点到为止,作者把更多的笔墨和精彩用在了呈现抚松“再造”教育的过程上。在阅读的过程中不觉又联想到两个问题:一方教育的兴衰命运,到底系于哪里?区域推动教育发展又该在哪里着力?
  
  有人曾说,中国基础教育的命运掌握在全国2000多名县级教育局局长手中。这话道出了中国教育的实情。回头再看这本书的名字——“为什么是抚松”,颇有些意味深长的味道。是不是可以认为,抚松教育能有今天的成绩,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教育发展事关国运,真的应该多做“大概率”的事情。既然教育局局长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一个区域教育的品质和走向,就应积极推动县域教育局局长的遴选和任职机制改革,让陆世德这样的“懂行”且有魄力和能力的教育专家型局长掌舵一方教育。甚至更大胆一些,不再把一方教育的命运系于一人之身上,彻底摆脱“不可靠”的“人”对于教育发展的控制,建立稳妥的“法”和“机制”,保障教育的投入与运转。这种想法在当下看无疑相当幼稚,未免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但我确信,这将是未来教育改革的方向。
  
  归纳抚松教育的成功经验,我认为是解决了校长专业化的问题。这些年,我们目睹了不少区域推动教育改革热闹一阵,最后不了了之、无疾而终的案例,稍做研究就能发现一个共同点:功利性太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表现则为“直奔课堂”“折腾教师”。而抚松课改从“折腾校长”入手,抓读书,开视野,“打造校长铁军”,解决了瓶颈问题,教师专业成长、课堂教学改革、课程本土化落实、学校新文化建设等,自然顺风顺水。
  
  除了用行政化的手段让校长“去行政化”,形成区域教育的小气候和“场”,抚松还在教研组建设、教育督导改革、推动师生读书等关键点上持续着力,做足文章,引发了教育变革上的“蝴蝶效应”。
  
  陆世德洞悉中国教育的问题“根在体制”,却积极地推动了“做力所能及的改变”,这是最让人赞佩的地方,显现出一个基层教育官员的教育情怀和领导智慧。所以,我觉得,这本全景式反映县域基础教育改革的书,最值得推荐的读者就是教育局局长。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