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建在自留地上的希望小学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10月2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建在自留地上的希望小学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苏江召 通讯员 张英豪 吴家洲/文图 

 

  山是拥挤的,亲密的,相连不肯分离;水是柔软的,跨过山,缠绵不显割裂。路顺着山高低盘旋,显得格外漫长,不知要伸向哪里。9月12日,记者在经历了无数次峰回路转之后,终于来到了南召县云阳镇西花园村,见到了该村希望小学校长谢金岭和建在他家自留地上的希望小学。
  
  群山环抱下有一小片平地,一条小河潺潺,将其分割成两半,几家村户依偎相伴,不时飘起几缕炊烟。记者在村民的指引下,透过绿树掩映,循着飘扬的红旗,走过跨河小桥,来到了这所希望小学。映入眼帘的是宽敞的院子,一座比较新的两层教学楼当中而立,五星红旗随风飘扬,几个孩子在院子里嬉戏。
  
  小牺牲换来大希望

 

    “慢点跑,小心脚下的坑,别摔倒了。”谢金岭边叮嘱奔跑嬉闹的孩子,边用铁锨铲着沙土平整校园里的地面。看到记者到来,他赶忙拍打手上的尘土,掏出钥匙打开了校门。
  
  从校门口到教学楼的一条宽约3米的小路是硬化过的,两边仍是裸露的土地,十几棵青翠的松柏分散期间,显得幽雅宁静。教学楼前的旗台上有两方碑刻,“云阳镇西花园村纪念香港回归苗圃希望小学功铭碑”十几个大字铿锵有力,上面记述着学校的建校缘由和建校历程。原来这所学校原址并不在这里,是1997年香港苗圃行动(一个非牟利、以义工为主导的慈善机构)捐资20多万元,重新选址建造的,占地2.8亩。
  
  谢金岭说:“学校原址只占地1.2亩,旁边的村民都不愿让出自家田地来建校,所以只好重新选址建造。由于山里平地很少,当年选址可费了一番周折,香港苗圃行动差点要重择捐资对象。”他的同事杨明星说:“眼看‘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就要被收走,村里的孩子们就要错过这么好的教育资源,这时兼任村主任的谢校长毅然捐出自己耕种多年的1.6亩自留地,又苦口婆心向村民阐述建新校的好处,最终从旁边征收了1亩多地,建起了现在这所宽敞漂亮的希望小学。”
  
  西花园村是南召县辛夷的主产区,如果在这1.6亩的自留地上种植辛夷树,每年可收入5000元,16年大约可收入8万元。在当地如此缺少平地的情况下,这笔收入对谢金岭一家人来说十分可观,可谢金岭从没伸手向村里要过一分补偿。记者提起此事时,他只是憨厚地笑着说:“看到孩子们在如此明亮的教室里读书学习,我觉得用我的小牺牲换来了学生的大希望,值!”他话语不多,但很坚定,看不出一丝悔意和埋怨。
  
  小行动传递大温暖

 

    “张淑月的父亲患有心脏病,家庭比较困难;郑壬芳的父亲是残疾人,全靠她母亲外出打工;郑月冉……”虽然开学才一周,谢金岭就对学生的情况了如指掌。“现在的适龄学生大多都随父母进城上学了。2005年之前,学校有200多个学生,现在只剩7个学生了。”谢金岭有点无奈地说。
  
  “谢校长这人善良,对孩子是实实在在的好。他经常无偿资助学生,有不少学生都在他家吃住。”村民谢学发说,“现在在南召县向东中学七年级就读的谢克星,父亲患有癫痫病,母亲是个哑巴,家里一贫如洗。2007年上小学后就开始在谢校长家吃住,直到2010年去外边上学。几年间,除了无偿提供吃住外,谢校长还坚持从自己有限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钱为他购置文具、添置衣物,从不吝啬。”
  
  对别人付出关爱,谢金岭从不求回报,认为这是他应该做的。记者问他教师节是否收到学生的祝福时,他说:“有几个毕业很久的学生发来了祝福,其他的就没有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神色有点黯然,但他旋即坦然一笑:“最近几年教的学生都太小了,很多在这没上一两年就转走了,他们还不懂教师节的意义。”
  
  记者随即联系了给他发祝福短信、现在在某航空公司就职的高慧。高慧激动地说:“在我的记忆里,谢老师对每一名学生都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关爱,印象最深的是背我们过学校边上的小河。由于当年学校旁边的小河上没有桥,为了让我们安全过河,每天上学、放学时段,谢老师都坚守在河边,把我们背过去、接过来,年年如此,不分寒冬酷暑……”听着毕业很久的学生这样的夸赞,谢金岭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这都是老师应该做的,不值当他们记这么久。”
  
  “现在虽然学生少了,可他对孩子的关爱一点都没变。这两天谢校长正忙着帮我家孩子申请助学金,让我很感动。他总说这是他应该做的,但他哪里知道,就是他认为的小行动,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了很大的温暖。”张淑月的父亲说起谢金岭,满是感激之情。
  
  大坚守下的小无奈

 

    今年57岁的谢金岭,1976年高中毕业后,看到村里缺教师,就自愿去做了一名代课教师,后来又转为民办、公办教师。尽管身份一再发生变化,但他的工作岗位却始终没有离开过西花园村小学,他像钉子一样牢牢地坚守在这个几乎被人遗忘的山旮旯里,整整37年!
  
  37年间,云阳镇西坪小学、李楼小学等学校多次想调他过去,他都拒绝了。他说:“大家都去条件好的学校教学,那山里的孩子怎么办?山里的孩子也需要教育。”正是怀着让学生走出山沟的信念,不管学生有多少,他都尽可能地开设各种有利于孩子成长的课程,先后教会村里1400多个孩子识字、读书、做人,又把他们送出西花园村,走向山外的世界,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谢金岭的家距学校有近1公里,道路崎岖狭窄,中间还隔着一条河。记者跟随他七拐八拐,一直在走上坡路,十几分钟后走到他家,已累得气喘吁吁。而这样难行的山路,无论刮风下雨,他都坚持走下去,这一走就是37年。他说:“从家到学校能够看到可爱的孩子,从学校到家能够看到亲切的家人,这就是我想要的幸福,让我觉得我的根就在这里。”
  
  在谢金岭家堂屋的玻璃茶几上,堆放着大大小小几十个药瓶、药盒。“这些全部是金岭的,30多年的教书生涯使他积劳成疾,身患膀胱瘤、糖尿病、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必须长期靠药物维持。让他休息他也不休息,说是学生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学生。”谢金岭的妻子介绍这些情况时,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言语里饱含着无限的疼爱和无奈。
  
  谢金岭深知,学校地处深山,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来这里任教。学校的另外两名老师都58岁了,一个叫杨明星,曾患过半身不遂,另一个叫常德印,身体也不太好。如果谢金岭退下来,学校将无法正常运转,所以他一直没有向上级提出休息的要求。
  
  谈起这所建在他家自留地上的小学的未来,他担忧地说:“我们3个退休以后,不知能否有新的老师来这里任教。我们村上下有20多里,如果没有了老师,这些孩子就得走很远才能接受到正规的教育。有老师,孩子就有希望,我期盼能有新的老师过来,将这所学校的希望延续下去。”说起这些,有无奈,也有期盼,但更多的是一个教育者希望孩子们走出深山的朴素情怀。

如今的小河上已经有了小桥,谢金岭依旧护送孩子们过河。

体育课上,谢金岭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

为了调理身体,每天谢金岭的饭里都要加上不同的中药材。

孩子们在这美丽的校园里快乐地生活着。

对想家的孩子,谢金岭悉心照料,消除他们在学校的不安。

尽管只有一年级学生,但老师们依旧认真备课。

从家到学校,从学校到家,他一走就是37年。

教学之余,修剪花草是谢金岭的最爱,而这时妻子总爱抱着孙女疼爱地看着他。

 

记者手记:
  
 
 山中的夜很静,不时传来虫子的鸣叫,清晰如在耳旁。虽无山风呼啸,却依然夜凉如水,大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此时有一种远离浮世的安宁,没有纷扰,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与和谐,让人格外踏实。当晚,记者食宿在谢金岭家中,虽是家常便饭,却让人感到亲切温暖。或许,曾经住在谢金岭家的孩子们,就是被这样的关怀和温暖包围着,忘记了家庭的贫困,安心地沉浸在幸福中。
  
  虽然这所深山小学只有7名学生、3名老师,但记者在这里看到了希望:这里的教育者全身心关怀孩子,教会孩子走出大山的本领;这里的孩子纯真质朴,不辜负老师的期望不断努力。或许,在深山中的孩子不能像城镇中的孩子那样接受全面的教育,但他们往往能得到老师全身心的爱。正是这些淳朴而有爱心的教育者,给孩子们带来更多的感动和影响,促使他们承载着希望勇敢前行。
  
  山里的孩子需要教育,期盼深山中的希望能够延续。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