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接力:救助孤残儿童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11月12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接力:救助孤残儿童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杜帅鹏 姚文全 通讯员 尚连云/文图  

 

    在唐河县,有一位“马大善人”,他以一人之力创办起一所福利学校,先后收养198余名孤残儿童,探索建立起养教一体孤残儿童救助模式。他用行动,呵护着孤残儿童一个个受伤的心灵,为孤残儿童撑起了一片天,将自己的生命也献给了儿童福利事业。他叫马守政,唐河县正昌儿童福利学校创办人。因突发疾病离世后,他的儿子马乐放弃国外的优越生活回到唐河县,子承父志,开始了救助孤残儿童的爱心接力。

 

  “您就像我们的父亲一样,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我们身上,无微不至地关心我们,让我们忘记自己没有父母的痛苦,让我们感受到了家的温暖。现在,您走了,您的198个孩子怎么办……”今年9月16日,一群孩子在“父亲”的追悼会上悲痛不已。他们是一群孤残儿童,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家——唐河县正昌儿童福利学校,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父亲”——马守政。就是这样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父亲”,为他们撑起了一片晴朗的天空,并为之付出了生命。
  
  让孤残儿童有一个温暖的家

 

    来到唐河,记者向许多人问起马守政,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他的事迹和他的学校,许多人还尊称他为“马大善人”。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马守政1956年出生在唐河县昝岗乡胡庄村。他的童年是艰辛的,艰辛让他下定决心改变命运。靠着晚上点煤油灯或松节,他硬是自学完成从小学到高中的课程。1980年7月,马守政接了父亲的班,走上了教书育人的道路。由于教学和管理成绩突出,3个月后便被提升为郭桥学校校长,并被乡政府确定为“青年干部培养对象”,随后担任双河学校校长、刘庄学区校长;1988年借调到昝岗乡政府任企业办副主任;1992年,带头“下海”管理当时严重亏损、濒临倒闭的乡面粉厂,并使其迅速起死回生;1993年,筹资20多万元,建起“报喜面粉厂”,安排了30多名下岗职工,带富了一方群众,也挣得了“第一桶金”。
  
  唐河县是农业大县,每年有许多青壮年劳力外出务工,留守儿童数量较多。看到这个问题,马守政经过认真考虑,于2003年2月,投资700多万元,建起了集幼儿园、小学、初中、职业教育于一体的谢岗实验学校。现任学校校长的赵伟,是建校时马守政招来的第一个大学生。10年间,他见证了学校的发展,也见证了马守政对孤残儿童的一片心。
  
  “建校之初,学校就先后免费或者半免费救助过孤残及留守儿童,直到马小迪的到来,马校长才坚定了救助孤儿的信念。”赵伟对记者说,“2003年的一天,孤残儿童马小迪在爷爷奶奶带领下来到了学校。两位老人对马校长说:‘我们年纪大了,说不定哪一天眼一闭就走了,可孩子咋办?现在也照看不动了,更别说教他文化了,您能不能收留孩子?’马校长听了后,就立即收养了马小迪,从那以后,孤残儿童的事就装进了马校长的心里。”
  
  唐河县的孤残儿童有很多,听说马守政收留孤残儿童,许多人纷纷来校。“当时马校长没有全部收留,而是深入村庄一家家调查,真正贫困需要帮助的,他才同意接到学校,而且每一个都在民政局备案。”在学校办公室工作的白宏稳老师跟随马守政多年,学校的孤残儿童救助事务,每一件她都十分清楚。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孤残儿童入校,马守政渐渐感到力不从心。
  
  白宏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据粗略估算,一名孤残儿童每年的衣、食、住、行、学、娱及生活教师服务和管理等费用合计约5500元。截至目前,该校孤残儿童已达198人,马守政每年需为孤残儿童支出百万余元。“当时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只有动员社会力量才能帮助更多的孩子。于是,马校长就想办一所福利学校。”白宏稳说。
  
  为了能让愿望实现,马守政开始为建立福利学校多方奔走。2010年11月23日,经上级批准,马守政与唐河县民政局共同创办了唐河县正昌儿童福利学校,为孤残儿童们建起了共同的家园。
  
  探索孤残儿童救助新模式

 

    “我们创立了‘养教一体化’社会民办孤残儿童救助模式。以‘民间投资,政府扶持,社会捐助,统一监护,养教一体’为特点,开了全国孤残儿童救助的先河。”赵伟拿出厚厚的资料向记者介绍,“学校为孤残儿童建立了专门档案,详细记录孤残儿童的家庭状况、性格特点和成绩情况、心理缺陷等,了解孤残儿童的所需所盼。我们对孤残儿童一律实行入学、服装、食宿、医保、救助、接送、监护‘七统一’,免费为孤残儿童提供救助,让孤残儿童都能享受到完全规范的学校教育、健康教育和心理素质教育。”而记者了解到,正昌福利学校最大的特点是统一编班,让这些孤残儿童和正常孩子在一起吃住生活,随班就读,避免了给孤残儿童留下心理阴影。
  
  马守政不仅减免孤残儿童在学校的一切费用,而且还特别关心孤残儿童家庭监护人的生活情况。“马校长认为,学校再好也代替不了家庭,必须让孤残儿童体会到家庭和亲人的温暖。为此,他决定将国家给予学生的补助资金拿出一半交给孤残儿童监护人,尽最大努力为孤残儿童解除后顾之忧。”赵伟说。
  
  同时,马守政还在学校成立了唐河县少年军校,定期开展军训,提高学生素质。每年春节、儿童节、中秋节,他都要为孤残儿童过集体生日,定期请专家做心理辅导。
  
  马守政因为在孤残儿童救助领域的贡献,先后被授予“南阳市十大新闻人物”“感动南阳十大教育人物”“南阳市道德模范”“中国教育改革优秀管理与创新人才”“全国中小学和中职德育工作先进校长”等殊荣。
  
  马守政对自己的生活要求很低。老师们眼中的他,平易近人,生活极其俭朴,一心扑在孤儿救助上。因为操劳过度,去年下半年,他就感到身体不舒服,医生要求他住院全面检查,他因工作忙一再推脱。今年7月,马守政突然腹痛难忍,无法入睡,到北京检查后得知已病入膏肓。9月12日,带着对孤残儿童无限的爱,年仅58岁的马守政离开了他喜爱的孩子们。
  
  将孤残儿童救助进行到底

 

    当记者走进唐河县正昌福利学校马守政的办公室时,见到了他的大儿子马乐。马乐大学毕业后就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定居,刚刚归国的他,在办完父亲后事后就全身心投入到了学校的工作中。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档案了解每一名孤残儿童的基本情况。
  
  “爸爸在住院期间,一直都在给我讲学校,讲学校的孤残儿童,每一个孤残儿童他都非常了解。在北京,他还惦记着9月份孤残儿童的集体生日,叮嘱蛋糕水果要备齐。”马乐说,“父亲时时刻刻都不忘孤残儿童,这让我很感动,我需要认真学习。”
  
  为继承父亲的事业,将对孤残儿童的救助继续下去,马乐和妻子放弃了国外的优越生活,举家搬回了唐河老家。在国外做国际贸易的马乐,对学校未来发展也有了自己的规划:“帮助孤残儿童,一方面靠的是政府和社会的补助,另一方面靠的是谢岗实验学校的盈利,缺了哪一个都不行。我爸在的时候,心思全部在孤残儿童身上,对谢岗实验学校的发展考虑较少,孤残儿童救助花费了学校太多资金,我每年几乎都要补贴五六十万,学校今后要想长远发展,必须量入为出。
  
  ”唐河县近年来为鼓励支持民办教育发展,向民办学校分配公办教师名额,学校不少优秀教师考上公办教师后离开学校,对学校长期稳定发展带来很多不便,希望能多分配一些公办教师名额,留住表现出色的老教师们。“”校园面积较小,能否解决一下用地问题?目前资金压力较大,政府的孤儿基本生活保障补助金能否尽早足额到位?……“在马乐的近期规划中,这些问题是需要首先解决的,他希望能得到上级部门的关注。
  
  在马守政生前使用的一个本子上,有这样一组数字:据民政部门不完全统计,唐河县现有孤残儿童1787人。在分散供养的1352名孤残儿童中,父母双亡的440人,父亡母嫁的416人,父母同时失踪的377人,其他情况的33人……”爸爸经常会看看这些数字,说自己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他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孤残儿童全部收养进来。“马乐说,”如今,接力棒传到了我的手里,我会秉承父亲的遗志,将孤残儿童救助事业进行到底!“(马守政生前图片由学校提供,文中孤残儿童均为化名)
 

 

 

 

暑假期间,马守政和大学生志愿者一起走访孤儿家庭。

 

 

马乐承诺,将秉承父亲遗志,将孤残儿童救助事业进行到底。 

 

 

马守政经常与孤残儿童交流谈心,解决他们遇到的困难。

 

 

马守政常常亲自为学生授课。

 

 

对于就业的孤残儿童,马守政也会深入到工厂查看他们的工作情况。

 

 

每年的集体生日活动是孤残儿童最开心的时刻。

 

 

孤残儿童和正常孩子一起就餐、生活。

 

 

第一批收养的孤残儿童们在正昌儿童福利学校快乐健康成长。

 

 

熟悉了解每一个孤残儿童的基本情况是马乐的首要任务。

 

 

马乐接手学校后,孤残儿童的生活学习是他关心最多的。

   

记者手记:
  
  
当记者乘坐学校的车进入校门时,一群低年级的孩子跟着车跑,车停下时,他们一起围在车门前,看到我们下车,他们又都散去。记者以为是学生好奇,马乐解释说:“这些都是孤残儿童,爸爸生前对他们十分关爱,他们也非常喜欢爸爸,以前每当爸爸开车进学校的时候,他们总是围上去找爸爸说话。这些孩子年龄小,现在还不知道我父亲去世,所以他们还以为爸爸回来了。”这一件事足见马守政与孤残儿童的感情之深。
  
  带着惋惜和遗憾完成未尽的采访,应该是这次记者唐河之行的心情。对马守政的关注,本报去年已经开始,对他的策划采访,也早已经在计划之列。因为经常有学校的消息发来,所以当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时,记者当时不敢相信是真的。人虽已去,但名永存。对孤残儿童救助呕心沥血,甚至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样的“大善人”,期待能够多一些。对孤残儿童的救助任重道远,期待社会各方共同努力。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