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新关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名家成长寄语
随意:追随学生的心意
教育需要对生命的尊重
特色校本课程扫描
热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12月1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随意:追随学生的心意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严育洪 

 

    我,是一个“随意”的教师。然而,我的“随意”,并非随便,而是永远追随着学生的心意。“学生的心灵是开放的,让教师走进学生的心灵;教师的心灵也应该是开放的,让学生也走进教师的心灵”“让学生开心地学、放手去做”,是我开放式教学的追求。
  
  “随意”的打扮平日,我爱穿休闲装,这样行动方便,又节省时间,也便于接近学生。记得有两次公开课,我穿着的“随意”,着实让学生感到惊奇。第一次是我上六年级的《轴对称图形》,刚进教室,学生就哄堂大笑。我故作困惑:“你们为什么笑啊?”“您衣服的纽扣扣错了。”“哦。对,这样穿是不美。那怎么就感觉不美呢?”学生纷纷发表看法。一名学生说:“两边不对称呗。”我随即抓住此语导入教学。第二次是我借班上二年级的《长方形、正方形、圆》一课,走进教室的我,衣服上粘着许多五颜六色的长方形、正方形和圆形贴纸。学生群情振奋,有的感叹:“老师的衣服真漂亮!”有的猜测:“那是我们的奖品吧?”“那些图形,我认识。这节课就上这吧?”……“随意”的相处方式在相互称呼上,“简称”“昵称”是我对学生“心的呼唤”。我一般都省略学生的姓,只叫学生的名。有时还只用名字中的一个字加“儿”合成亲切、动听的“和弦音”,有时诙谐地用“娃娃们”“宝宝们”“哥们儿”“××朋友”“××同志”等“暖色语”来激起学生的注意和共鸣。我允许学生直呼我的名字,也宽容学生给我起并无恶意的绰号,例如“眼镜”“大头”“书虫”(因为我喜欢看书)“书(输)记”(因为我与学生打乒乓球输多于赢)……在数学教学中,以学生的名字命名的“××发现”“××猜想”“××实验”“××方法”等是我对学生学习成果的最高奖励。我曾一本正经地发给学生“专利”证书,期终还打印一览表发给学生和家长。这样,学生的“创造发明”越来越多。我试着把一些上课经常走神的学生和学习有困难的学生的名字有意编入相关题目作为例题或习题,这些学生特动心、特欢心、特用心,学习效果特好。于是,我就让他们自己去寻题,到参考书中去找,到生活中去编,然后我加以修改,并在题尾注明作者名字,作为练习题或测试题。这下可热闹了,作业或测试前,其他学生纷纷向他们索题、交流,他们也主动向其他学生讨教、交流。他们似乎成了班级中的“名人”,学习成绩明显见好。
  
  我因此受到学生的拥护,我的名字随之“增值”。接着,我时不时地给表现好的学生签名、留言。他们哪一课上受表扬,我就在学生教材那一课的空白处重重地、美美地签上大名。对优秀作业,我也同样“潇洒签一回”,有时还送上一句祝愿、勉励的话。
  
  “随意”的课堂一般上课前,数学教师大多忙于写小黑板:复习题、例题、练习题。我只写几道练习题,因为我在教学时一般没有复习旧知的教学环节,而直接激趣导入,当学生在新知学习中因旧知而“卡壳”时才针对性复习。例题也常被我改编成更贴近学生实际的情节,由此例题中就常出现熟悉的地名、厂名,乃至学生的名字。
  
  我出示例题大多不“一气呵成”,而喜欢“拖泥带水”:多写条件或问题,让学生选择和组合,也喜欢“短斤缺两”,少写条件或问题,让学生联想或猜想。改编例题,就可以检测学生的预习情况,对学生已明了处就“轻描淡写”,对学生仍糊涂处则“浓墨重彩”。我也喜欢鼓励学生自编练习题:模仿性编、创造性编。这种课,我上得潇洒,学生学得轻松。我的教学常用语有:“你已经知道了什么?还想知道什么?”“你能自己解决吗?”“你想做小老师吗?”“这里,你需要讨论吗?”“还有别的想法吗?”“对此,你有什么评价吗?”“这些题,你会做哪些?想做哪些?”“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另外,我常问一些表现好或表现不理想的学生:“课后老师写封信给你,好吗?”课后,那些学生乐滋滋地拿了我写的信偷偷地看了藏回家。里面装的纸条上写着表扬之言或批评之辞,写着培优之“餐”或补差之“粮”。如此“暗箱式操作”迎合了学生的好奇心理,又避免了当众表扬的“过滥”和当众批评的“过挫”,还使学生得到知识的提高和补充。学生因其“神秘”而欣然接受并争取着这份“礼物”。我也会收到许多学生的信,有回信,也有其他学生的信,有学生的解题,有学生的疑问,有学生的心里话……我的“随意”,只为了学生的满意!
  
  跟学生“学”教书我认为,教师开放地教是为了让学生开放地学。所以,我们必须站在学生的立场思考教学。以前,教师都习惯于从理论那里学教书,现在,开放教学启发我们,教师还可以从学生那里“学”教书,到学生那里寻找影响教书的“支点”,最终以学定教、以学评教。教师将会从这种学习中获得丰富的、书本上学不到的实践经验与实践智慧。
  
  从学生那里学教书,学什么?我想说两层意思:一是虚心向学生学习自己所欠缺的知识信息和思维方式;二是细心观察学生学习的反应,从中思考自己应该怎么教书的问题。对后者,教师可以从观察学生需要什么和不需要什么、喜欢什么和不喜欢什么等方面来不断“刷新”教学方案。其中,一种情况是教师在研究学生的“不需要”和“不喜欢”等反面案例中追查教学的转化方法,这可以成为教学研究的“改进”版;另一种情况是教师在研究学生的“需要”和“喜欢”等正面案例中追求教学的强化方法,这可以成为教学研究的“促进”版。
  
  现实中,我们的教学常常表现为“谋事在师,成事在生”的后知后觉,因为教师无法做到真正洞察每一个不同学生的不同心理。教师课前只能大体设计教学的走向,却无法规定教学的实际线路。课堂上的意外常常会超出教师的预期。有些意外是教师一厢情愿和一意孤行的结果。一种情形是教师认为学生需要的在实施中学生却不需要,教师认为学生喜欢的在实施中学生却不喜欢;另一种情形是教师认为学生不需要的在实施中学生却需要,教师认为学生不喜欢的在实施中学生却喜欢。这些都会让教师目瞪口呆。要解决这种“教”与“学”之间存在的不对称问题,教师一是可以间接多想想学生的心思、多看看学生的反应,二是可以直接多问问学生的感受、多听听学生的心声,从学生那里得到反馈信息,从而完善或调整教学方案,力求使教学既“合理”(符合知识的基本道理)又“合情”(迎合学生的实际情况),让教学成为学生需要的和喜欢的教学。
  
  我们反对那种刻意掩盖教与学之间“不一致”的专制课堂。这种学生与教师“心不往一处想”的课堂很难让学生跟着教师“劲儿往一处使”,最终很可能导致“强扭的瓜不甜”的教学后果。而以学生发展为本的教学恰恰要求能够充分暴露教与学之间的矛盾。教师不必害怕课中教学的走样,也不必害怕别人指责课前备课没有做好“备学生”,因为事实上哪怕是非常熟悉学生的教师,课前都是难以完全预料到每一个学生的想法与做法的,这是教学中不可控的“活性因子”。教师需要做的是到课中去实证教学预设的可行性,并随机生成让学生“满意”的教学方案。这是实施生本教学的最大难题,需要教师高超的职业素质。

 

    严育洪:江苏省特级教师,无锡市锡山教师进修学校教师,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学术技术带头人;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教育教学论文300多篇,出版了《这样教书不累人》《新课程评价操作与案例》《新课程教学问题讨论与案例分析》等17本教育教学专著;长期从事开放式教学研究和实践,形成了“让学生学得开心,让学生学得开窍,让自己教得开放”的教学特色和“趣、新、活”的教学风格。

 

  ★我允许学生直呼我的名字,也宽容学生给我起并无恶意的绰号。
  
  ★我的“随意”,只为了学生的满意!
  
  ★教师还可以从学生那里“学”教书,到学生那里寻找影响教书的“支点”。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