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特刊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牛师”在求实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1月0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牛师”在求实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李若       

 

    编者的话:在学校,能被学生们称为“牛师”者,通常要具备以下条件:教学水平高超,有独特的人格魅力,能把学校的文化和精神传递给学生。在开封求实教业集团(以下简称“求实”)采访的过程中,记者接触到了很多优秀教师,因为版面所限,只能从中选出几位,以此折射求实的文化与精神。更多求实“牛师”的风采将在3月15日开幕的第四届河南课改先锋论坛上呈现。

 

超人 袁学超

 

 

  如果你看到求实的操场上一群男孩子扛着一个大男孩疯跑,那被扛着的,一定是袁学超。
  
  被称为超人的袁学超,教学水平之高超自不必说,听听这哥们儿干的事,也只有“超人”才干得出。在学校还没疯够,他又带着学生暑假骑车出去旅游。超人还真不是莽撞行事,此前他有过骑自行车旅游的经历,所以在放假前就要求孩子们提前锻炼身体,最终选定了11名身体素质达标的男生。他给此行提了一个口号:“骑行中国,勇者无敌。”还把这个口号印在一面红旗上,绑在其中的一辆自行车上。就这样,超人带着11个男孩子,每人一辆变速自行车、一顶头盔以及洗换的衣服、日常用品及常用药等就上路了。
  
  顶着烈日,一行12人从开封出发,到郑州、进洛阳,又将自行车从洛阳托运到青岛,再骑行至烟台,然后坐船去大连。全程骑行1300公里,孩子们经历了爆胎、中暑、夜行时摔到沟里、在冰雹中前行等磨难,终于写就了人生中最值得珍藏的记忆。超人用行万里路的方式让孩子们在体验中领悟:勇敢、智慧、意志力以及彼此“鼎力相助”,才能让自己走得更远。开学后,恰逢校会上各班要表演节目,11个骑变速自行车旅游的人,带着校旗、国旗绕场骑三圈;超人带领的男生都是一身黑色衣服,戴着白色手套、白色面具,女生都身穿连衣花裙,戴着白色面具,男女生一起跳交谊舞……这成为那天校会最靓的班级节目。
  
  超人带的班也很好分辨:如果你在学校聚会时,看到整个班级的孩子都是挺着胸抬着头,那一定是超人的班级,因为超人经常告诫自己班的孩子“要挺胸做人”。
  
  超人从来不让学生叫家长来,因为他觉得请家长来学校说明自己能力不足。但超人用5年时间给家长写了68封40多万字的“情书”,诚挚地向家长汇报自己的管理理念和举措,如数家珍地列举孩子们在各个方面可喜的细微变化。
  
  超人奖赏学生的方式很特别,比如一段时间大家表现很乖,超人一高兴,决定自己煮馄饨奖励全班。可怜他那口小锅,也就一个碗大小,于是全班排成长长的一队,轮流走到超人面前让他喂一口。那天总共煮了多少锅馄饨,超人实在记不得了,只记得最后累得胳膊酸、手抽筋。好了伤疤忘了疼,没过多久,超人又干了件让自己后悔的事:学校班级合唱节,他们班因为表演形式新颖得了第一名,兴奋之余超人说,要把全班同学逐个抱进教室作为奖励。当时超人觉得自己“练过”,不就是五六十个孩子嘛,小菜一碟。可抱着抱着超人就发现自己没那么强壮,而且更要命的是才发现学生按女在前男在后排的队,而且是从低到高,那些比自己个高、体积大的男生都在后面呢。那天超人是抱着还是拖着把全班学生弄进了教室,无人考证,但超人胳臂疼了一周大概是真的,而且还落了个“借机抱女生”的嫌疑。
  
  班里的孩子都非常喜欢超人,称其为超哥。但也有被他整得“无比痛苦”之时,比如因为上课说话被他揪着耳朵揪到办公室,还教育人家说男人是不能哭的,遇到任何困难都要努力克服不要流泪,更可气的是那孩子还就真的自此变得阳刚起来;若你在上课时打哈欠,下场更悲惨——超哥会让你保持打哈欠时的口型,张大嘴不许合拢,直到你睡意全无。
  
  超人经常不按常规出牌,中招考试前顶着段里的压力让孩子们看《岁月神偷》,结果全班哭成了一片;毕业前一天,其他班都在自由活动,他却组织全班穿着统一的班级篮球服,打了最后一场比赛。
  
  其实充满激情的超人还是挺招女生待见的,但至今尚未成婚。不知是想寻觅一个喜欢骑行的超女,还是要娶一个古灵精怪的超嫂。但有件事让人感觉很诡异:追求阳刚的超人有个很阴柔的QQ昵称,叫“伊莎贝拉蝴蝶”。

 

  青年才俊蒲红伟

 

  用青年才俊来形容蒲红伟再贴切不过了。如果是在电影里,从形象气质来看,这哥们儿就是那种一身正气的正面人物。通常电影中的这类人没什么趣儿,可能是太正了,内外都没多少特色,但如果你看了下面的故事,就会对其刮目相看。
  
  到高中前蒲红伟在求实南校教过一个很有个性的学生,据说小家伙是从小学五年级跳级直接上的求实,自称是为了逃避六年级“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作业。初二下学期,这孩子找到班主任蒲红伟,说想在家休息一个月。按正常人的思维:肯定是生病了呗。谁知人家没病,只是这段时间不想来学校了,要在家自学。还振振有词地拿学校董事长张建平“尊重学生个人的意愿”的理念来给蒲红伟上课。
  
  蒲红伟听了竟然没发火。因为超越了自己的权限,他马上去找校长商量,同意了这孩子的请求,前提是“成绩不能下降”。谁知小家伙得寸进尺,求蒲老师帮忙再去给自己的妈妈做思想工作。蒲红伟竟然也答应了。晚上,他拨通了孩子家长的电话。家长一听开始还真不同意,蒲红伟就给家长分析了孩子的情况和在家学习的利弊,并保证如果出现成绩下滑,立即收回孩子在家自学的权利。家长被蒲红伟说服了。
  
  转眼一个月就要过去了,蒲红伟接到了这孩子的电话,谁知是求蒲老师下班路过收购站时,帮他买台旧电视机给他送到家里,说是想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重新组装。有没有搞错啊,学生竟然敢给班主任派差事!脑袋让驴踢了吧?可看起来脑袋被踢的不止是学生,蒲红伟还真把一台旧电视给送家去了,顺便问他返校的事。小家伙认真地说想再延长一个月,蒲红伟竟然又同意了。这爷俩,可真叫“般配”。
  
  那孩子来上课时,离期末考试只有一周了。考试成绩出来一看,他的各科成绩都没下滑,就是英语考了个一塌糊涂。蒲红伟这下头大了,知道这种“瘸腿”成绩对升学考试的影响可是非同小可啊!可孩子却一点都不在乎,说自己这俩月忙着学其他知识,英语一点没看,追上去没任何问题。弄得蒲红伟倒成了“皇上不急太监急”似的。
  
  虽然心里着急,蒲红伟表面还是不动声色,只是密切关注这孩子的学习。他发现小家伙还真是全力以赴学英语,拼了命地背单词、练作文,还经常去请教英语老师,只是综合学科依旧是去自习室。蒲红伟想了想,索性“送佛送到西”——在教工休息室专门给这孩子放了张桌子,让他到那里自学去。
  
  别说,这孩子还真给蒲红伟长脸,每次考试成绩都会往前提几名,特别是英语成绩,真可谓突飞猛进。初中毕业时,他以全班第十名的成绩被一所热点高中录取。
  
  看来,还真不能用电影里的人物来套到蒲红伟身上,事实上,这哥们儿不仅有魁梧的体型,也有一颗强大且智慧的内心,更有一双识珠的慧眼。不然,怎么年纪轻轻就被张建平看中,做了求实高中的校长。
  
  有意思的是,求实高中的校园,是最早蒲红伟工作过的学校,因为发不下工资,他辞职投奔了求实。斗转星移,这所公办学校因为长年招不来学生停办了,校园几经转手,后来租给了求实。学校旁边有一个羊肉汤店,当年蒲红伟有时去那儿改善生活。一日,那家老板看到了蒲红伟,甚是奇怪,问:你怎么又回来了?蒲红伟说:我是这所学校的校长啊!顿时,老板瞠目结舌。

 

  跑题大王张凯俊

 

  在学生眼中,张凯俊是个体型略胖但走起路来十分有范儿的人。他有个绰号,叫“跑题大王”。你想啊,作为一个老师,首要的任务便是讲课,而老张似乎最不会“讲课”。为嘛这么说?因为老张讲课时总爱跑题儿。
  
  比如,讲唐诗宋词时,他会讲到三国水浒;讲诗词欣赏时,他会讲到作者的奇闻与生平;讲鲁迅、冰心时,他会扯到郭沫若和朱自清……在他的课堂上,学生不停地“穿越”啊!而且老张有时会花一节课的时间来介绍一个名人,还会根据学生表现决定是否给他们讲一节关于《三国演义》这本书里的故事。虽然这会让下一节课的学习任务更重,但为了听一节三国故事学生们也不以为然了。尽管学校有多媒体设施,但老张很少使用课件上课。你还没法子批评他,人家的课堂知识从未减少,而课堂气氛更活跃。
  
  老张教过的学生,都有一个习惯,就是看他上课前有没有拿书。如果老张没拿任何东西就往教室赶,就会有学生奔走相告地赶紧往班里传“老张没拿书”。教室里顿时会响起一阵欢呼声,还没打铃,学生们就各就各位,静静地等老张上台。再看看那些个孩子,一个个两眼放光,充满了惊喜与渴盼。因为他们知道,老张今天又要跟他们侃三国了。老张讲三国,曹操竟然口吐“No,No”,那些三国里的风云人物也总被他安上一些有趣的现代词语,常逗得学生捧腹大笑。
  
  其实,四大名著老张都讲过,每周一节。讲三国前他讲的是“笑谈水浒”系列,用四节课把《水浒传》从开头到结尾通完,接着是十期的“笑看林冲”“笑看李逵”等《水浒传》的十个人物,然后是八期的“笑看招安”“笑看水浒中的女性人物”等。有时老张还会将热播电影和名著结合,比如《满城尽带黄金甲》热播时,他讲了这么一节课——《雷雨》与《满城尽带黄金甲》,那节课也是极受学生欢迎的。关键是通过这节课,学生不仅知道了《雷雨》和《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故事梗概,并借助张艺谋,由衷地崇拜曹禺。
  
  看来老张“跑题大王”的美誉是名副其实的。其实,被学生封以“跑题大王”的绰号,老张内心也嘀咕过,但后来看到孙维刚老师的报道,才知道人家一个数学教师,课堂上从东周列国讲到解放战争,从拿破仑讲到斯大林,从尼克松访华讲到雅各宾专政……相比孙老师,自己那是小巫见大巫。看似“跑题”,实则靠谱,这下老张心里踏实了,“跑题”跑得乐不思蜀。
  
  老张很忙,不但做班主任,也是初二年级的分校长,还是东校的培训主任和教务处主任。老张的班级是典型的学生自主管理——男女“两党执政”,轮流管理班级。老张几乎把所有权利都交给了男女“党首”。经过“两党执政”后,他们班也没有像苏联那样解体,而是更团结,更具凝聚力。
  
  老张很有幽默感,通常这类人都比较乐观。老张说,不喜欢看人愁容满面的样子,觉得笑才是天下最美的风景。所以,每天他都是以一种快乐的心情来到学校,想成为大家的开心果。如果你在求实东校看见一个三十多岁、身高中等、皮肤微黑,笑时露着大白牙的人,就是老张——张凯俊同志。

 

  酷哥安玉兴

 

  安玉兴属于比较特立独行的人,刚跟这哥们儿接触时,会觉得他缺少点温度,但他肯定是青春少女喜欢的那种酷酷的帅哥,叫他安仔(都这么叫帅哥)倒是挺般配的。学生描述赵向飞老师的那几个词,用在安玉兴身上还真是蛮贴切的。但这哥们儿,可不是一般的有才、有个性,听听他在全校教师会上的发言,你就知道他多能白话了。
  
  那天安玉兴第一个上台发言,题目是《请重视我们》——请看看我们学科的现状:我们的课时工资还不到其他学科的二分之一,虽然这绝不会成为我们前进的障碍,但是,工资能涨点更好。(掌声)其他学科教师经常在我们上课的时候给学生发作业、递纸条、把学生叫出去说事儿,打乱我们正常的教学秩序,以后还得请这些老师们手下留情,因为你们上课时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我们也是一样的。(笑声)还有,我们被叫做副科教师,这个称呼有严重的歧视色彩。但我们有坚强的忍耐力,而且我们将继续容忍各位一直这样叫下去,因为连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该叫什么组,最后还是和董事长协商后暂时命名为综合组。(笑声)人文主义,以感悟为主要认知方式,在初等教育阶段主要融合在各基础学科中,也就是融合在语文、历史、政治、地理、音乐、美术与体育等学科中。只有重视拓宽基础的综合学科教育,提高学生的人文主义素质,才能显示我们求实所倡导的人文主义和谐精神。换句话说,只有重视所谓的副科教育,才能真正培养出具有人文情怀的“四有”新人,并提高我们社会的现代文明程度。
  
  ……为了学校和社会的和谐发展,我们要求均衡发展初等教育的各个基础学科,所以,在此我提出我们综合学科的一个观点:请重视我们!
  
  比他更个性的是建平姐,听完这充满火药味的讲话面却带微笑走上台,真诚地表示接受安老师的批评,同时会考虑提高综合组老师的课时工资。这次炮轰事件后,安仔反而得到了张建平的格外关注,很快还得到了提拔,而且成了张建平经常聊工作的对象和为学校献计献策的“参谋”。
  
  让安仔得意的不是后来自己长了多少课时费,而是张建平自此树立了一批求实有思想、敢说敢做的教师典范,并认定他们是求实发展中不可多得的人才。
  
  其实,安玉兴的发展经历还真不是直线,他原来是一所公办学校的副校长,因为学校发不下工资就辞职开了一家电脑公司,一不留神让“海水”给淹了,又到了一所补习学校任教。来求实是源于一场车祸,当时他只是在求实代课,因车祸住院治疗了两周。上班时所任教的学校扣发了他两周工资,而他兼职的求实给他的工资却分文不少。在安仔最需要关爱的时候,求实的温暖让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做求实的全职教师。
  
  这哥们儿的确很有才,但你也别时不时就蹦出一些富有哲理的警句来,让人家那些教主科的语文老师情何以堪?安仔经常一脸严肃地对学生说:一个人的道德是贴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的。

 

  老大陈平

 

  在求实高中的校园里,陈平无疑是辨识度极高的人——身材不高但长了一副粗粗拉拉很爷们儿的脸,加上发青的络腮愈发显得肃穆。走近他你会不由自主地想躬下身叫一声“老大”。
  
  1998年毕业的陈平,因家境贫寒未进入公立学校任职(要交保证金),先后在两所民办学校教书。2002年进入求实。10年过去,他从一个普通教师,到如今身兼求实高中副校长、教务主任、工会主席、教师篮球队队长等职。陈平说,当初他怀揣1千元来闯汴梁城,是求实让他过上有车有房有儿女的幸福生活。
  
  2008年和蒲红伟一起创办求实高中时是陈平压力最大的时候,当时只有80多个学生,多数是求实的教师子弟,最高分才599。那时他每天早上5点多到校,晚上八九点钟才离开,但他始终相信求实初中创造的升学奇迹,在求实高中一定会重现。
  
  陈平是个极重生活品质的人,喜欢音乐、喜欢打篮球,每个假期他都会带着儿子去旅游,游了国内游国外。在开封城生活久了,陈平也交了不少哥们儿,只是做他的哥们儿是要付出代价的——随时准备借钱给他。这哥们儿喜欢负债消费:有两万时买了20多万的房子,有1万时买了12万的车,有8万时又买了辆28万的歌诗图……只有1万时竟然开了个人演唱会,可他却是教英语的!
  
  听起来这哥们儿干的事好像挺不靠谱,但走进课堂他却是很靠谱的。虽不是回回激情四射,但绝对称得上投入——开讲前总是先脱衣服后撸袖子,感觉他要到台上跟谁火拼。那课讲得,用学生的话是:条理清晰,如行云流水一般;关键还有人家讲课的声调是跌宕起伏。从没有学生在他的课上睡觉,因为即使你刚想打盹,也定会被他那突然间的高音吓醒了。学生们最喜欢陈平上课时拓展教材,比如讲到“ZIPPO”这个单词,顺便侃了会儿怎么鉴别真假ZIPPO打火机,让那帮弟子崇拜得五体投地。
  
  让学生们佩服的还有“老大”的毅力,每天天不亮就在操场上跑步。开始他跟学生讲强身健体的重要,倡导大家跟他一起锻炼,没人理。但每天看到黎明中“老大”那孤独而执着的身影,孩子们开始动摇,终于一日日跑成一条长龙。
  
  陈平很少笑,但奇怪的是学生就是喜欢他,说“老大”不仅通情达理、多才、有个性,还常常在不经意间流露出铁汉柔情。有段时间陈平因嗓子哑无法说话,他就每天写信给班上的孩子,一天六七个,愣是给全班每人都写了一封信。早习惯了“老大”用很男人的方式表达关爱,冷不丁读了信中的温情地诉说,孩子们一个个感动得唏嘘不已。
  
  有件事若陈平知道可能会无比郁闷:每当他沉着脸到班上开始关窗户时,大家就心中窃喜,因为“老大”生气了,训话就要开始了。学生们把听陈平训话当作一种享受,听着那抑扬顿挫、愤怒时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再配上那张极具特色的脸,学生感叹——“内外皆是爷们儿”啊!
  
  陈平说自己很喜欢歌诗图,因为跟他很像。他怎么好意思?怎么看歌诗图都比他长得精致多了,但学生说歌诗图跟“老大”的确有共同点,都很fashion。
  
  每年新生入校,都会有人指着校园中那个身穿黑色印有卡通蘑菇点点T恤衫的人悄声说:快看,那个像黑社会的(陈平发呆时,很有一种文艺气质),就是陈平!
  
  如果告诉你,“老大”私下请求学生叫他“平平”,你的身上会不会“小米丰收”?

 

剩男赵向飞

 

  赵向飞在求实很著名,出名不仅是因为他接手任何一个班级,都会很快“脱贫”而成为全年级第一,被冠之年级第一“专业户”,还跟他们班一次别出心裁的班会有关。
  
  话说11月初的一天午饭时分,空荡荡的餐厅里几个边吃饭边争论的孩子引起了学校董事长张建平的注意。她侧耳细听,好像是孩子们在商量要搞个“光棍节”班会。张建平觉得好生奇怪:这些整日里异想天开的孩子,怎么又关心起“光棍节”了?接着,她听到其中一个孩子问食堂管理员是否认识25岁左右的漂亮女孩。张建平心里嘀咕,食堂管理员走过来告诉她:那些孩子在为班主任赵向飞的婚姻大事发愁呢!张建平笑得差点把饭喷出来。
  
  原来,孩子们看到周围的老师一个个结婚生子,老赵却还是形单影只,不禁为他着急上火。眼瞅着“光棍节”又要来临,同学们决定策划个活动把老赵给“嫁出去”。
  
  事实是:那天的班会堪比共产党地下组织在白区开会,全班背着赵向飞认真地讨论了三项内容:首先,论证了光棍节的重大意义;接着,设计了让老赵的光棍节怎么过;最后,重点讨论了如何让老赵过最后一个光棍节,最终彻底“脱光”。此次班会的成效是:全班上阵,各显神通。有去找其他学科老师帮忙的;有回家给爸妈下达任务的;有个孩子竟然想把自己的表姐塞给老赵,但最终因为这小家伙自己长得不够争气,让大家怀疑其表姐的长相也好不到哪里去,担心万一遗传给老赵的下一代而被Pass了。为推介老赵,全班用了这样几个词来描述他: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多才多艺、高大挺拔!甭说人家姑娘见了老赵后会怀疑到底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还是眼睛出了问题,就连老赵听说后都觉得自己真挺对不住这些个漂亮的字眼——实在是有做虚假广告的嫌疑。虽然孩子们最终也没能把老赵给“嫁”出去,但看着镜中自己那丰满的身姿和圆胖胖的脸,老赵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不是有那句话嘛,“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帮孩子得多喜欢咱,才能把咱看得如此高大英俊啊!
  
  别以为老赵总这样让人待见,因为教物理,他当班主任只能是中途接班。不知道是校长想帮老赵“瘦身”还是看着憨态可掬的老赵“好欺负”,每次总是把年级里最难管理的班级分给他。中途接班,最初老赵还真是遇到不少困难——放学时老赵想和学生一起走,孩子们都会说家在和他相反的方向(为了避免和老赵同行,孩子们回家走过好多冤枉路)。委屈、迷茫、感伤,各种沮丧的心情老赵都体验过,但老赵就像那个“打不死的小强”,最终完胜的快乐让他的身体越发丰盈。
  
  虽然老赵已名声大噪,可至今未婚。但人家在学校并不孤单,无论课间还是放学后,都有一群孩子众星捧月般围着他聊天、开玩笑;至于回家后老赵会不会对着烛光暗自神伤,不得而知。哎,怎么就没人提醒建平姐啊,咱们求实文化最突出的就是人性化啊!所以嘛,奖励也要以人为本——不能只发钱、发书、发衣服,是不是再增加一个项目:发媳妇!

 

(本版插图:李庆琦)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