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大学生放弃保研回乡种田:当农民是份体面工作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3月0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大学生放弃保研回乡种田:当农民是份体面工作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李卫东 杨晓谜 通讯员 臧新玉/文图 

 

    毅然决然放弃名校保研资格,只是为了回老家种田。因为这样的选择,今年24岁的华中农业大学应用生物技术专业应届毕业生何三杰近日成了新闻人物。是心血来潮,还是审慎决定?2月20日,记者赶往何三杰的老家夏邑县罗庄镇何岗楼村,一探究竟。

 

承包百亩土地 发展立体农业

 

  在何岗楼村小学门口见到何三杰时,已近午饭时间,他一只手里提着一个时尚的黑提包,一只手拿着一个用铁夹子夹着的硬板和纸,纸上统计的是他和村里哪家签过土地承包合同、哪家还没签。原来,何三杰刚从村民家签土地承包合同出来。
  
  “我2月25日要回校,今年毕业,得准备毕业论文,还想抽时间到县里其他一些承包土地做得比较成功的乡镇看看。”何三杰说,“趁过年,乡亲们都还在家,我得抓紧时间把土地承包的合同先签了。”
  
  去年6月,因为学习成绩位列华中农业大学应用生物技术专业全年级第10名,何三杰稳稳拿到了保送研究生资格。然而,他却出乎老师和同学意料在保研确认书上填上了——“放弃”。
  
  “以前也曾有过读研读博的想法,但后来发现自己的性格的确不适合做研究,就放弃了。大二时到一家养猪场实习时,想起从电视上偶然看到的养猪致富经,就想着自己也养猪。原来只想搞养殖,后来想到饲料成本高,才想到也搞种植,做循环立体农业。”何三杰说。
  
  自小就干农活的何三杰说,他深入了解种田的收入及国家的种粮政策后,觉得有奔头才慎重做出了决定。十八届三中全会出台了有关土地流转等方面的政策,“鼓励承包经营权在公开市场上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流转,发展多种形式规模经营”,更让他坚定了当农民的打算。“习主席都说了,当农民也是份体面工作。”
  
  在何三杰的规划中,头三年承包村里200亩地,种植油菜、红薯、小麦等风险小的粮食作物,同时办一个小型养殖场,发展两个温室大棚。走上正轨后,再把村里余下的2000亩地全部承包过来,挖鱼塘养泥鳅,发展现代化的循环立体农业。
  
  对于何三杰要放弃保研回家种田,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付军很是支持。他曾与何三杰多次就这一创业计划进行探讨,并表示:“如果有技术方面的需要,学院会尽可能给你提供技术支撑。”

 

“空心农村”需要有志青年

 

  在罗庄镇养老院,匆匆陪母亲吃过午饭后,何三杰便急着赶回村里和约好的几户村民签土地承包合同。走到村西头的水泥路上,何三杰指着路两边的大块地说,这就是他要承包的200亩地。
  
  记者看到,两边绿油油的麦田中,不时会有一两块闲置撂荒的黄土地,有的地里甚至还长着未收割的玉米秆。
  
  据了解,何岗楼村有2200多人口,2200多亩地,村里绝大多数人近年在全国各地做羊毛衫生意。由于做生意挣到了钱,村里崭新、阔气的楼房比比皆是,多数人家建有车库。但是,在家居住、务农的多是老人。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回乡,不愿意与土地打交道。”何三杰说,“现在农村基本上是‘空心’的,面临谁来种地的问题。”
  
  67岁的何派礼老人,是何三杰下午要签合同的第一户人家。老人一家5口人,过了年,儿子就带着老婆孩子去温州做生意了。家里只剩下他照顾年迈的母亲。母子俩住在刚刚花了27万元盖成的三层楼房里。何派礼老人家里有6亩多地,这次签订合同的有0.93亩。
  
  何三杰和何派礼及其他村民签的土地承包合同大致内容是这样的:合同一签6年;有树的地每亩每年700元,没树或愿意砍掉树的每亩每年800元;签合同时每亩先付50元定金;根据合同,村民正式交付土地的时间是今年9月,村民还可种一季秋粮;合同一式三份,由村里做保……就在何三杰和这几户村民签合同时,还没有外出的村民每次都会三三两两围过来。他们私下议论的内容大致是相同的:有的说,“三杰办了件好事”——因为忙于生意,种地就成了大家的麻烦事。回家种地吧,那几亩地的收成,还抵不上耽误的生意和花去的路费;不回家种地吧,留在家里的老人不愿意,指责忘了农民的本。这下可以放心外出,不用挂念家里了。有的说,他们是看着何三杰长大的,乡里乡亲,知根知底,比承包给外边来的人放心。有的说,何三杰上了大学,有知识,能干好……截至2月20日,何三杰的200亩土地承包合同已签订了近80亩。据何三杰介绍,他的创业如果没有镇里和村里的支持,光承包土地这项工作就很难实现。
  
  此外,关于创业最棘手的资金问题,目前他和另外两个合伙人已筹集了60万元,每人筹集20万元。何三杰的20万元主要是通过贷款和向亲戚朋友借款筹集的。其中一个合伙人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在读研究生、洛阳男孩裘盈凯,他已经说服家人放弃就读研究生参加何三杰的创业。另外一个合伙人是何三杰的大学校友、在校生龚洪亮。
  
  “到9月份正式接收土地,除了完成承包土地任务,我们要做的准备工作还有很多,要更加努力!”对做现代农民,何三杰信心十足。

 

创业亦是为了尽孝

 

  快到家了,何三杰有点不好意思。“村里最破的一家就是我家。”顺着他的手指去,果然与周围两三层的崭新楼房相比,这个院落有点太过破败了。孤零零的三间破旧砖瓦房前,是干枯的杂草。屋内空荡荡的,布满灰尘。“已经两年多没有住过人了。”何三杰说,这两年上学回来都是住亲戚家,这次回来时间长,他晚上还在这个房子的里间休息,因为忙碌,根本没时间收拾。
  
  得知记者来采访,何岗楼村党支部书记何宗奇赶来,向我们介绍了何三杰的家庭情况。
  
  因为贫穷,何三杰的父亲40多岁才和智障的母亲成婚。2004年夏天,父亲因摔伤导致下肢瘫痪,照顾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何三杰身上。
  
  15岁辍学的他,开始承担起家里的农活。十几亩麦田,碰到农忙时节,何三杰更是忙得晕头转向,晾晒麦子、播种玉米、剔苗、打除草剂……白天累了一天,晚上他还不能睡得太死,每隔两个小时得给父亲翻一次身,以防血液不流通造成全身水肿。
  
  2006年,被病痛折磨了两年的父亲去世,留下何三杰兄弟俩和智障母亲相依为命。在邻居和乡政府的帮助下,他们重新回到了学校。
  
  2010年,半农半读的何三杰被华中农业大学录取。母亲被罗庄镇政府照顾安排进入该镇养老院,为何三杰解除了后顾之忧。
  
  大学两年多,他年年都拿奖学金,课余时间和周末,他勤工俭学挣生活费,寒暑假到企业或工厂扛包、做保安、养猪。2013年寒假,他更是同时做了四份兼职,成为华中农业大学的“自强之星”。义务献血、为贫困山区孩子筹集善款……在同学们眼里,何三杰是典型的成绩好、人品好、心态好的“三好学生”。
  
  然而,他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母亲。“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想有个家,把母亲早点从养老院接出来。”而这,也是促使何三杰回乡务农的一个重要因素。

 

 

何三杰走在承包的土地上

 

 

何三杰向村里几位“当家人”谈自己的立体农业模式

 

 

何三杰同何派礼老人(中间坐者,右边坐者为村支书,为不识字的何派礼代签合同)签土地承包合同

 

 

在三阳畜牧有限公司实习(何三杰供图)

 

 

实习期间,学习饲养技术(何三杰供图)

 

 

走村串户签合同

 

 

在养老院看望母亲

 

 

两年没住过人的家

 

 

与母亲一起吃饭

 

 

记者手记:
  
  
2013年12月23日至24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说,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农村天地广阔,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需要大批有文化、懂技术、善经营、会管理的年轻人尤其是大学毕业生投身其中。
  
  记者了解到,近年,全国范围内大学生毕业后务农的例子越来越多。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规模化种植、发展生态农业等都是大学生群体步入乡野后的选择与探索方向。
  
  在浙江——2008年,辞去宁波一家公司会计工作的杨娇阳,回到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老家,承包400亩田地用于水稻种植。如今,这个80后的女大学生已一步步转变为“职业农民”“粮田CEO”。
  
  在新疆——2008年,新疆80后女大学生刘佳放弃了在城里就业的机会,去条件恶劣的戈壁滩上承包了1000亩荒地,让戈壁滩变成了新型农场。
  
  而在我们农业大省河南,这样的例子更不鲜见——2011年,曾以范县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财经大学的小伙郭可江,放弃在北京的优越工作,回乡种起了蔬菜,当上了农民。如今,他种地种出了名堂,成了远近闻名的千万富翁。
  
  2013年5月4日,因创办河南德行丰民种植专业合作社、经营管理着1.6万亩土地的当代新型农民王灵光荣获中国“五四”青年奖章,并在北京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农民工能当上老板,大学生也能回家种田,只要通过辛勤劳动,都可以实现人生价值,都值得赢取尊重。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