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跟着国家的政策走,我不会错
一条坚强的鱼
幸福是眼泪的味道
专注
我为恩师做红娘
“微”观人生
  第四届河南课改先锋论坛暨开封求实中学德育新策略观摩研讨会通告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3月07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跟着国家的政策走,我不会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14年来,她和丈夫一起从一个农家小院儿做起,省吃俭用,一砖一瓦地添置出了一所标准化的农村民办幼儿园。面对诸多的困难、诱惑和压力,她说——

 

□ 本报记者 靳建辉 

 

    再一次接到陈玲的电话时,记者的内心其实也是不平静的。自去年浚县一别,与她还真是少了联系。依旧是那条弯弯曲曲的路,依旧是那个宁静的村庄,不一样的是,前一次采访是为了调查事实,这一次则是纯粹地倾听,倾听这位女园长力争在农村办一所规范的、普惠的民办幼儿园的故事。
  
  夫妻辞职,农家小院办起幼儿园

 

    又一次忍不住拨通了教育时报编辑部的电话,其实是怀着欣喜的,欣喜的是我在2月28日的报纸上看到了教育部即将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新闻,这让我十分激动。
  
  我是从2002年开始筹办幼儿园的,现在算下来,已经有14年了。14年前,我和李军保还都是一所民办学校的教师,我教语文,他教音乐。在年龄上,他比我大一岁。我们俩好像上天安排好似的,在我等他的第29年、他等我的第30年的那一刻,我们决定结婚了。其实,对于那个时候的我们来说,两个人都是教师,婚后工资加一块是绝对够生活的,也能攒下一部分。但是,心里不知怎么就感觉空落落的,总想自己去做点事情。
  
  当时,农村的幼儿园十分紧缺,几乎一个乡镇也找不到一所。六七岁的孩子满村子里跑着疯玩。我和李军保决定一起辞职,在自己家的小院儿里办一个幼儿园。费了一番周折,园是办起来了,专业的东西了解的却很少,仰仗的全是以前两个人教学工作中累积下的经验。而村里的左邻右舍又都知道我们之前的教师身份,所以在第一个学期开学后,我们共招收了28个孩子。尽管每个孩子每学期只收80块钱,我和李军保还是高兴地不得了。毕竟,也算是赢得了一个开门红。
  
  回忆起那段日子,几乎全是美好的事情。遇到问题,不懂的就去学、去问,读书、看报、参会、学习,我们两个把全部的身心都投入到了幼儿园里。先是赢得了在园孩子和家长的满意,接着一传十、十传百,来的孩子越来越多,许多离得比较远的家长也把孩子送到了我这里。
  
  但是,一个小小的农家小院儿,又怎么能承载下那么多孩子的学前梦想啊!看着一个滑道上挤着七八个孩子,我和李军保是既担心又着急,于是便萌生了找块地盖一所正规的幼儿园的想法。殊不知,就是这样一个想法,让我们有了人生之中最为刻骨铭心的一段经历。
  
  为使幼儿园走向正规,夫妻俩没少作难

 

    2002年的8月,我和李军保拿出家里仅有的5000元钱,又把亲戚朋友借了个遍,总共凑了10万块钱。要想把幼儿园建起来,这些钱无疑是差得太多了。这事儿起初我没敢告诉父母,但还是被他们知晓了。我娘家离这有40公里,那个时候交通也不便利,父亲骑着自行车就来了,把家里所有的积蓄一股脑儿全都交给了我。住了一夜,第二天他又蹬着自行车回去了。送父亲走时,看着他身上那件旧得都不像样的衣服,我的眼泪一下子没止住,淌得满脸都是。
  
  接下来,我管着幼儿园的教学工作,李军保就去跑建园的事情。村委也挺支持的,特意批了一块宅基地给我们。谁知道,房子刚建成,正要装门窗,一群人却气势汹汹地来了。他们手里拿着钢钎铁棍,到了之后不容分说撬的橇、推的推,顷刻间,我们的房子就变成了废墟。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我们交罚款。我当时抱着一岁多的儿子哭着和他们理论。没多久,我们村委的干部来了,村民也来了。眼看着人越来越多,我们没有占用耕地,他们不占理,也唯恐把事情闹大,就上车走了。但最后我们还是交了钱才了事。那个时候想想,办个学校咋就那么难呢!
  
  也就是在那一年,我和李军保有缘看到了《教育时报》,并开始跟着时报学习学校管理各个方面的知识,受益颇多。这话不是因为面对着时报的记者才这样说的,而是实打实的,现在我的办公桌上每一期报纸读完后都码得整整齐齐的。
  
  后来,我又专门从之前的同事那,借来了刘肖总编的《为了一句无声的诺言》和时报编的《一切都给你》,这两本书给了我莫大的鼓舞,每当心灰意冷的时候就拿出来翻翻。其实,我为村子里这些孩子办一所与城里幼儿园无别的接受学前教育的场所,又何尝不是在实现自己办园的诺言啊!
  
  然而2006年的一场意外,却差一点把我们击垮,我们的第一个儿子没了,我和李军保都觉得活不下去了。我们俩都是爱孩子如命的人,这也是我们当初办幼儿园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来劝我们。后来,我俩也感觉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就想着人越来越多了,把园里的房子、活动场地再扩建一下,分散一下注意力。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时可不比最初的时候,两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老师工资、维护费用等,都需要钱。最后一琢磨,作为一所农村的民办幼儿园,要想为孩子创造一个和城里孩子一样的生活和学习环境,想不扎紧裤腰带干上几年还真弄不出个样儿来。
  
  2007年到2009年,我和李军保在收益中扣除了日常所用和教师工资,其余的资金全都投进了建设当中。说句话,不怕你笑话,有两年手头紧巴得连年都过不成。就这样,收一年盖一年,现在这学校由原来的11间增加到现在的21间,才真正有了个学校的样儿。
  
  虽然这个过程是苦点累点,但是上苍还是眷顾我的,又给了我们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我们真的要感谢上苍的恩赐!
  
  刚涉一水又遇一山,夫妻紧跟国家政策渡难关

 

    这几年,国家越来越重视学前教育了。在国家政策的引领下,农村地区掀起了一股办园热。这本来是一个可喜的现象,但是随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却让我和李军保始料不及。
  
  到2013年,我们镇就有大小幼儿园5所。镇上的人就那么多,生源就那些生源,幼儿园多了,竞争也多了。一所幼儿园添置了一件新玩具,另几所幼儿园也赶紧添置一件同样的玩具;一所幼儿园如果开车接送孩子,另几所幼儿园即使负债也要买车接送。
  
  起初感觉还挺好的,有竞争才有进步嘛!谁能想到这种竞争竟然愈演愈烈。争到最后,他们竟然打起了幼教课堂的注意,大家开始争相在幼儿园里教加减乘除法、教读书、教写字。有天晚上,李军保心事重重地跟我说,我们临镇的一位幼儿园园长去世了。那是一位小学退休老校长,为了发挥余热办了一所幼儿园。没过一个月,她的幼儿园对面就又出现了一所幼儿园。因为老校长不愿意把小学的东西教给孩子,对面幼儿园的人竟然偷偷地从她那挖生源。老校长身体本来就不是太好,知道这事儿后,气得卧床不起,没多久就过世了。两家人因为这事儿闹得不可开交,最后都动手了。
  
  我问李军保,咱们要跟他们一样吗?李军保说,咱跟国家的政策一样。就这样,我们俩一直坚持着,不管别人怎么样,我们就跟着国家的政策走。我想,这样总是没错的,孩子跟着我们也总不会错的。
  
  风雨办学14年,我和李军保经历了师资、经费、竞争、素质教育与小学化等问题,但我们的信念一直不变:为农村的孩子创造一片和谐的天空。也正像我们的祖先说的那样: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第一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让我看到了农村民办幼儿园规范化、科学化的希望,我也在期待着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触角能够延伸到这里。我相信,农村民办幼儿园的春天已经来到了!


 

喜爱孩子的陈玲,用她自己的话说,一天不和孩子在一起她就感觉浑身都不得劲儿

 

 

陈玲夫妇和小儿子在幼儿园里的合影  
  (本文图片由陈玲提供)

 

  1000个教师,1000个故事,你或许在遥远的地方,或许近近地就在身边,而我若知,定会来到你的面前,静静地聆听,并用手中的笔为你擦亮生命的意义。如果你愿意,请与我联系。
  
  联系人:靳建辉  联系电话:0371-66370662  邮箱:jysbrs@126.com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