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基层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标题导航
陪 读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3月1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陪 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 本报记者 孙俭 通讯员 徐宏星 赵学风 王小丽 张新安 杨国强/文图 

 

    开学以来,本报连续收到多个有关农村家长“陪读”的稿件。农村家长进城陪孩子读书是近年来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村家长为追求更优质的教育资源,离开原来居住的偏远农村,选择到集镇上陪读,居住在镇上的居民,又选择进城陪读。陪读的家长们是怎样一种生活状况?陪读所带来的影响又有哪些?近日,本报联合各地通讯员对此进行了调查。

 

陪读家长:“孩子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2月20日,吃罢午饭,44岁的马彩凤开着三轮车把女儿刘萍萍送到学校后,又急忙赶往她打工的一家饭店去刷碗洗碟子。从“家”到学校,再到饭店,这样三点一线的生活,马彩凤已度过了两周多。
  
  “家”,是马彩凤在县城一个破旧的院落廉价租来的,面积不足20平方米,每年2300元钱。就是这么一个“家”却寄托着马彩凤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与向往。
  
  马彩凤是新蔡县棠村镇人,最近十几年一直奔波在外面的城市打工,把年幼的女儿丢在农村老家上学。远离了父母的疼爱,又没有人管教,女儿刘萍萍14岁了连小学都没有念完。今年过罢春节,马彩凤决定不再出去打工了,她说:“就算挣来了金山银山,要是把孩子的前途丢了,我这辈子都会后悔,不会原谅自己的。”于是,把房子租好后,她决定陪着女儿在县城读书。
  
  和马彩凤不同,武陟县的李棉荣从女儿小若雨到武陟县育英学校读小学一年级起,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门面房,开了一间学生用品商店,一边陪读一边做生意。“这两年周围店铺越来越多,房租逐年增加,利润越来越少。虽然赚得少一些,但我还是愿意留在这里。孩子在哪儿,我就在哪儿陪着他们。”李棉荣说,“去外面打工可能会多赚些钱,但付出的代价是把孩子丢给老人。我不想把孩子留在家里当留守儿童,孩子的健康成长才是我最牵挂的事。”
  
  “村里学校只有一、二年级,孩子该上三年级时就得到邻村去上学,每天从家往返于学校之间,一趟就得走好几里路。虽然现在交通方便了,车多了,可是孩子们在路上也更危险了。为了能让孩子们更安全地上学,家长们都是又接又送,啥事都干不成。关键是村里学校教学质量也不太高,所以我就把孩子送到县城学校,过起了陪读的生活。”汤阴县伏道镇小贺屯村的王艳敏告诉记者,随着偏远农村学校不断被撤销或合并,大量农村适龄儿童只能到集镇学校就读。由于孩子年纪小,一些家长只好在集镇租下简陋房屋,陪伴在孩子身边,既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又督促管理孩子的学习。像她这样,把孩子直接送到县城学校的也不在少数。

 

陪读代价:农村家庭负担加重

 

  “我初中毕业,文化水平不高,从孩子一出生,就下定决心要让孩子好好学习,将来有点出息。孩子一到入学年龄,我就为孩子上学的事仔细考虑,虽然村里有个中心小学,但师资水平、硬件设施还有其他教育资源和城里相比,都有一定的差距,经过再三考虑,我决定把孩子送到县城来上学。”浚县王庄镇刘沙地村村民池俊枝说,来城里陪读已经4年了。去年,丈夫的工地需要一位保管员,工资待遇也不低,丈夫多次给池俊枝打电话,说孩子现在已经大了,想让她去干那份工作,一是可以增加家庭收入,二是夫妻可以在一起生活。“说实在的,小夫妻的甜蜜生活,我何尝不想过呢?但我去了,孩子怎么办?”池俊枝说,经过再三考虑,为了孩子的学习,她还是放弃了这次团聚的机会。“这几年我付出了很多很多,但我觉得值。过年回家,看到自己孩子比邻居家孩子学得多、懂得也多,感觉很自豪。”
  
  像池俊枝这样为了孩子,不惜放弃工作,放弃和家人团聚的机会,是很多陪读家庭普遍存在的问题。“要说陪孩子在这儿读书,付出很大代价是必然的。到县城掏钱租房住,不仅条件差而且很不方便。最重要的是现在社会压力这么大,我却不能干一份正常的工作,只能抽空时打个零工补贴家用。”王艳敏说,为了她和孩子的生活费,丈夫长年在外地干建筑活,即便这样,一年到头还是“存不住钱”。
  
  方城县的焦涛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以前在集镇上开有童装店,生意不错,但为了孩子上学,她在2011年关了店,带着女儿、儿子来县城上学。“说实话,这两年我们家的生活水平比以前差了,一是没有以前赚钱多,二是在外租房生活,什么都要花钱。”焦涛说,一年下来,各种支出得1万多元,这对农村家庭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支出。
  
  针对“不惜代价陪读,造成一些家庭生活困难”的说法,濮阳经济开发区第二初级中学教师张继国认为,对学生的教育,不能完全依赖学校,家庭的管理也很重要,尤其是当前思想、文化多元化发展,社会复杂,孩子容易受到一些不良思想的影响,有家长陪读并非坏事,虽然生活会暂时艰苦些,但对孩子的成长有益。

当务之急:合理调整 统筹安排

 

  在经济并不发达的农村,村民为什么要不计成本、背井离乡租房陪读呢?记者采访发现,虽然陪读的缘由多种多样,但几乎所有人都持同样观点——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
  
  2012年两会期间,针对近年来农民进城陪读现象越来越普遍并逐年增多的现实,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章可满呼吁,社会应多关注为子女接受良好教育而做出自我牺牲的农村妇女陪读群体。同时,他也指出这其中虽有父母“望子成龙”的成分,但核心问题是城乡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在城市化进程不断迈进的今天,加强对农村劳动力陪读现象的研究,统筹配置城乡教育资源是当务之急。
  
  方城县基础教研室教研员张伟宾建议,政府要用发展的眼光制定城乡教育规划,合理调整农村教学点,提高建制镇中小学校教学质量,避免农村生源过于向城市集中。
  
  一些教育部门反映,这几年政府加大对农村教育的投入,新建了一批学校,在校生却不断减少。而城市新建学校很少,随迁子女大量涌入,造成资源紧张。在以后的规划中,应该对这一现象加以重视。
  
  另外,针对农村陪读现象所带来的城镇学校超负荷运转、经费吃紧等问题,一些基层教育部门则建议,必须对教育经费拨付方式进行改革,最好按学校实有学生数量拨付公用教育经费,既可保证城镇学校不会因生源剧增出现运转困难,又能避免学校以运转困难为借口乱收费。
  
  据了解,农村陪读现象已引起我省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新蔡县出台了一系列举措来帮助“陪读妈妈”。该县政法、公安部门加强社会治安防范,确保“陪读妈妈”生活稳定、平安;县工会、劳动就业、城管部门想方设法给她们提供公益岗位,确保她们生活有收入保障;县妇联、金融部门大力支持她们就业创业,从家庭维权、技能培训、小额信贷等方面进行帮扶。

 

 

温县70岁的“陪读外公”职成祥在出租屋陪外孙李星辰做作业

 

 

温县城区一所小学附近的“陪读妈妈”张秋霞在陪着孩子们玩游戏

 

 

  李星辰今年7岁,上一年级,母亲去世。在温县城区一所小学附近,70岁的“陪读外公”职成祥租了一间房陪读半年,每年房租1700元。图为2月25日,职成祥在出租屋照看外孙

 

 

  在温县城区一所小学附近的出租屋,住着今年33岁的董玉萍一家。女儿12岁,上六年级,儿子3岁,上幼儿园,她陪读了一年半。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两间房子,每年租金3300元。图为董玉萍和两个孩子在吃晚饭

 

 

    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学习,从女儿小若雨到武陟县育英学校读一年级起,李棉荣就在学校附近租了门面房,开了一间学生用品商店,一边陪读一边做生意。图为李棉荣在自己的小店里

 

 

  马彩凤,是新蔡县棠村镇人,最近十多年一直在城市打工,把年幼的女儿丢在农村老家。如今,女儿刘萍萍14岁了连小学都没有念完。今年过完春节,马彩凤决定不再出去打工,陪着女儿在县城读书。图为马彩凤在为女儿洗衣服

 

 

    程四银今年40岁,女儿原雨欣9岁,上三年级。程四银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两居室的大房子,每年租金6000元。图为程四银在给女儿梳头

 

 

汤阴县的王艳敏在狭小的厨房为孩子做饭

 

 

新蔡县的马彩凤在一家饭店打工

 

记者手记:
  
 
 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村家长开始追求更优质的教育资源,他们不惜财力、精力,动用一切关系,让孩子进城镇上学,希望孩子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农村家长“陪读”,已经成为社会的一种普遍现象。
  
  一些“陪读”农民用城里人无法想象的毅力与忍耐,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坚持着信念,一心一意陪孩子在城镇上学,实现他们望子成龙的梦想。他们的“陪读”不同于其他唯成绩论类型的“陪读”,而更多体现的是这些农村学生家长为追求优质教育资源的一种无奈。这是在当前城乡教育差距巨大的情况下,农民对未来的幸福守望,其中饱含了农民子女成长的辛酸与困苦,值得社会更多地关注和理解。“陪读”现象只是农民子女上好学校难的一个缩影,也是农村学生家长重视教育的表现,相信随着国家助学政策的不断完善,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陪读问题能够逐步得到解决。

 

放大 缩小 默认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