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版:新关注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名家成长寄语
  带着孩子们一起去追梦
当学校成为“梦工厂”
  兴华杯第五届河南最具成长力教师评选颁奖典礼暨“跟名师一起在课堂上成长”观摩研讨会通告
热议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3月19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当学校成为“梦工厂”

□ 王立华 

 

    学生时期,每一个人都拥有诸多梦想。这些梦想,学生们未必都能实现。但是,学生们追梦的精神主张以及探索行为却是高贵的,值得成年人去呵护、支持。
  
  面对学生的梦想,作为一名教育者,我们应该怎样看待?我们的空间在哪里呢?
  
  2013年3月27日,课外活动结束后,远儿把我忘在教室里的课本、教案送到了我的办公室,简单地跟我道了声“再见”就离开了。望着远去的远儿,我有些感动。要知道,远儿既不是语文科代表,也不是班干部,帮老师准备上课事宜一般不应由他来完成。但仔细分析了一会儿后,我知道了其中的原因:这源于我对他的特殊关注。
  
  远儿在班里并不突出,离成人眼中的“好学生”的标准相距太远:个头不高、长相一般、表达不流畅、书写混乱、性格内向、学习成绩落后。但他认真完成作业,模范地遵守纪律,及时打扫卫生……换言之,他是个不需要老师和家长操心的学生,因为尽管他落后、不显眼,却不给老师和家长惹麻烦。
  
  对远儿,我把能用的方式尽量用上:有时抚摸他的头,有时鼓励他写好字,有时批评欺负他的女生,有时和他开玩笑,有时提问他很简单的问题。我也提醒其他同事关注他。
  
  在我们的关注下,远儿每天到校后学习很认真,尽管学习成绩没有多大起色。直到现在,远儿仍旧在艰苦地努力着,不计结果地努力着。
  
  西方有句谚语提到,如果你想要造一艘船,先不要雇人去收集木头,也不要分配任务,而是去激发人们对海洋的渴望。对于远儿也是这样,我先不谈他能“干什么”,先鼓励着他“坚持干”。远儿在初中追梦三年,并坚持不懈,尽管他未必成功,但是,追梦的过程体验,以及由此而积淀下来的人格力量,终将会让他受益。
  
  在校的几年间,由于每个学生面对新生活的接受能力快慢不一,加之基础教育阶段的班额普遍过大,教师对个体学生的成长需求关注不到位,因此,总有些孩子在入学不长一段时间后,就开始落在队伍的后边,而且也没有希望能赶上去。这时候,作为教师,我们应该也给孩子一个梦想,并鼓励他们完成在校的追梦旅程。
  
  作家刘墉就是因为一位老师的发现和鼓励才走上写作道路的。刘墉上高中时,学习不用功。高二时,一次英语、数学考试都不及格后,他写了一篇短文《总有一天我要站在彩虹上》来抨击这件事,有些语句还是很狂傲的:“我是丰盛,我是美好,我是不回顾地一味向前飞。我要写诗,我要作画,我要的是什么都不在乎!”“像你们吗?像煎干的灵魂吗?凡将来我不需要的,滚他的蛋!”文章交上去后,刘墉有些后悔,他以为会挨骂。没想到的是,刘墉的导师庄瑞英老师反倒大加赞美,并建议刘墉把它登到校刊上。从此开始,刘墉先做校刊的作者、编辑,进而又成了其他刊物的作者。后来他越写越多、越写越勤,一路走来,竟成了一位作家。如果没有庄瑞英老师的“造梦”,可能没有现在的作家刘墉。
  
  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世界上没有才能的人是没有的。问题在于教育者要去发现每一位学生的禀赋、兴趣、爱好和特长,为他们的表现和发展提供充分的条件和正确的引导。”我想,沿着苏霍姆林斯基的话语内涵延伸:作为教师,要给学生“造梦”;作为校长,要把学校打造成“梦工厂”。
  
  (作者系全国知名班主任、山东省临沂市临沂光耀实验学校副校长)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