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读书会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把学校交出来,如何?
  于细微处见精神
不做“博学的无知者”
敬畏儿童、敬畏教育是一种责任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3月19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于细微处见精神
——感受王开东《深度语文》之美

□ 杨艳丽(河南教师读书会U025号会员)

 

    一篇美文,总有一个精彩的结尾;一堂好课,也离不了一个完美的结语。窥一斑而知全豹,从课堂的结尾处即可感知王开东“深度语文”的教学艺术之美。
  
  深度语文之美,美在言有尽而意无穷。一节课,无论多么充实丰富,能教给学生的都是有限的,而意犹未尽的结尾会引人深思,能吸引学生去思考、去探究、去阅读。如《蛮子大妈》一课的结尾,在师生已经完成对小说主题的探究之后,王老师的一个问题将学生的思维引向深入:假如蛮子大妈是一个东北大妈,那四个人是四个日本鬼子,你会怎样评价?当学生认识到战争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后,老师又问:那么是否正义的战争就一定是我们欢呼的?接着,老师引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史怀哲的话以及弗洛姆《爱的意识》中的话。没有定论,课到这里戛然而止,但思索一定回旋在每个学生的头脑中。也许会有人去读《爱的意识》,会有人去查史怀哲的资料,也许有人什么也不做,但种子已经播下,合适的时候它总会发芽、生长。
  
  深度语文之美,美在用文字之美来展现思维之美。一堂课的结尾虽然占时不长,却是一幅好画的点睛之笔,点得妙了,整张画就活了;点得不当,画也跟着失色。课堂的收尾亦如此。当教师用精美的语言来对一节课的主旨做诗意的总结或阐发时,打动学生的不仅是思维之美,更是语言之美。同题异构《窗》一课,前一篇王老师引用了顾城的《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中的一段话结束课堂,后一篇则以周国平和康德的名言来收尾。而在《想北平》一课中,王老师不仅引用了老舍的一首七律《乡思》,更读了一段自己离乡时写的一段文字和一首诗,相同主题的文字在这里交相辉映、相映成趣,带给学生的启发和震撼当然也就格外强烈。
  
  深度语文之美,美在自然而不造作。王老师对文本的解读皆是自然生发,毫无牵强附会之感。结尾当然也不例外。在《项脊轩志》一课的实录中,在结尾处学生谈到以景结情的手法时,王老师很自然地给学生讲到毛主席晚年最喜欢吟诵庾信的《枯树赋》,并以此收束全文。在《窗》一课中,除了引用顾城的诗歌之外,还借下课时的音乐铃声——萨克斯曲《回家》阐发:它呼唤我们回归灵魂升华的家园——求真、求善、求美。找遍课例,全都那么自然,没有为深刻而深刻、刻意拔高的例子。
  
  深度语文之美,当然不仅于此。满目苍翠,我只撷取一枚绿叶;沧海之大,我只获得一滴清露。然于结尾之细微处,已窥见精神之丰赡华美。
  
  (作者单位:济源市第四中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