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我曾带着学生们“打游击”
约 定
菜色青青
  老师,请您慢点走
残缺的小花
一起来加油
父亲去打工
“微”观人生
“微”观人生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年03月2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父亲去打工

□ 张雪鹏 

 

    父亲打工走了。我呆呆地站在房间里,一床,一桌,一木箱,一帧母亲的遗像,一面盛满全家留影的相框,在一个人的房间里,这些是父亲全部的精神所在。
  
  记忆中,这是父亲第二次外出务工。第一次是20年前,在一个夏日午后,我接到了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父亲沉默良久,卖了20多袋麦子,又向亲戚朋友筹借了一些,最后还是决定去火车站做装卸工。
  
  这些年生活有所好转,我和弟弟也相继成家,不需要父亲再去出那样的苦力。只是我们从事的都是清贫的职业,拿着微薄的薪水供孩子、供房子,在经济上对父亲并无多少接济。这加深了他对养老问题的担忧。他常说要趁自己还能动弹的时候,积攒一些养老钱,将来减轻我们的负担。
  
  可是,父亲老了,找点事儿做并不容易。本打算干绿化、保洁一类不算太累的活儿,可老板一看他年龄太大都不用。一个本家的叔叔在外地搞建筑,念在亲戚的情分上勉强同意父亲当小工。为了一天110块的工钱,父亲不听劝阻,随一群年轻人去了北京。虽然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但我们仍然有一种抛弃父亲的愧疚感。
  
  想想父亲一生的两次打工生涯,第一次是为了圆我和弟弟的求学梦,纵然劳累,但由于怀揣着责任和梦想,虽苦尤甜;如今,子女都已成家立业,却无法给老人一个安详、富足的晚年,父亲的内心该是多么苍凉。我常想,如果我是一棵可以遮风避雨的大树,如果父亲有了一个强大的指望,或许就不会背井离乡。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爱,只是心的需要,只是轻言、细语、喜悦、欢笑。如今才懂得,爱,是一种承担,这承担也需要能力和物质做基础。
  
  (作者单位:宜阳县赵保镇南窑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