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基层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击剑:用身体下一盘优雅的棋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4 月 08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击剑:用身体下一盘优雅的棋

□ 本报记者 梁慧 赵鑫 刘红雨/文图 

 

  在想象中,击剑总透着那么一股神秘与浪漫的气息。人们会想起在中世纪欧洲决斗的绅士,会想起身披黑斗篷的剑客佐罗用纤细的剑在敌人胸前飞快地画出大大的“Z”,会想起中国古代“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仗剑天涯的侠客,会想起奥运赛场上“扬眉剑出鞘”的栾菊杰……然而在郑州市第十四中学,击剑队的一群年轻人把我们拉回现实,他们在用身体下一盘优雅的棋,用手中的剑挥洒出英雄豪情,成立5年来在全国青少年击剑各项赛事中豪取20块金牌。
  
  4月1日,记者走进郑州十四中击剑队,近距离感受击剑这项素有“剑尖上的芭蕾”之称运动的独特魅力。

 

教练:虽属小众运动但能多方面塑造孩子

 

  晚6点,下课铃刚响,郑州十四中高一(5)班的8名击剑队员来到3楼击剑队更衣室,迅速有序地穿上击剑裤后去操场跑步。
  
  “这是热身,每次都要跑20圈,再压压腿,拉拉韧带。”击剑队员秦治有告诉记者。这时,又有四五名初中部的队员赶来。20圈跑完,队员们满头大汗,但他们没有一丝抱怨,个个精神十足,身体中还潜藏着更大的力量等着释放。回更衣室换上完整的击剑服,队员们便开始了晚上的训练。
  
  训练场面积比一间教室略大些,原先是学生餐厅,白色墙壁有些已斑驳,有些还带着深深浅浅的黑色脚印。场地虽简陋,但训练场面却异常壮观:10余位击剑队员头戴黑色威武护面,手持闪亮长剑,身穿一袭白色厚重击剑服,手戴专业防护手套,或两两在1.5米宽、13米长的剑道上,时而持重待机、相机观变,时而健步如飞、动若脱兔,每赢得一分,获胜者都会发出兴奋的呐喊声,另一方也不甘示弱,调整好姿势,准备卷土重来;或充当裁判,手拿遥控器计分;或摘掉护面在旁观中学习击剑技巧,不时发出“漂亮,好剑法”的赞叹。
  
  动与静、攻与守,击剑不仅是体力与意志的比拼,更是智谋与技巧的较量。在整个对抗过程中,剑手始终保持抬头挺胸、丁字型步伐和屈膝的姿态。一手将剑伸向前方,另一只手自然摆放于身侧,保持上扬状态。
  
  “抬头挺胸是为了避免给对手留下攻击的机会,一只手后扬是为了将身体的侧面保护好。击剑讲究的行礼体现了人们谦和大度的风范。对手无论何种原因摔倒在剑道上,均不可追击对手;比赛结束,原地静止不动,用剑向裁判行礼,裁判员宣布比赛结束后,必须先用非持剑手除去护面,把护面夹于持剑手臂的腋下,用非持剑手与对手握手致意,并向观众行礼。”曾入选国家击剑队、获得亚洲击剑锦标赛亚军等多个奖项的季文川教练告诉记者,“击剑是一项非常优雅、绅士的运动,可以提升孩子的气质、培养思维、锻炼勇气、增强体质等。此外,大量的运动还能起到减肥的效果。”
  
  据季文川介绍,击剑是用剑一对一进行攻击和防御的运动技术,发源于中世纪的欧洲。至近世纪,因剑身的构造及剑术改进,击剑便由武技演变成为一种体育运动,分为花剑、佩剑和重剑3种,重剑由于可攻击全身,更难学一些。我国击剑运动启蒙于20世纪50年代,由前苏联专家赫鲁晓娃引入。
  
  “助教”张君在休息时告诉了记者一件发生在她生活中的趣事:“一次和朋友聊天,说起自己业余时间喜欢击剑时,朋友竟以为我喜欢搞基建盖房子。”
  
  “虽说击剑运动在我国已占有一席之位,但是目前,全国只有约3万人从事这项运动,省内接触这项运动的不足200人。”深爱击剑运动事业的季文川有着深深的忧虑,“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拥有10余家击剑队,我省只有3家,省内大学至今没有击剑专业。”
  
  “学这项运动不宜过早,6岁以后学就不晚。”针对有些家长过早让孩子接触、学习的现象,季文川说,“这是个大运动量的项目,过早学习会影响孩子的身体发育。目前,7岁左右的小剑客有3个。”

 

家长:击剑让孩子成为更好的自己

 

  “班里只有我一个人练击剑,同学们知道后,我在班里有了权威,当上了安全委员。”河南省实验小学一(8)班的孙煜镔告诉记者。
  
  “孩子今年才7岁半,以前比较胖,站姿也不好看,自去年夏天学击剑后,孩子慢慢瘦了下来,身体更健康了,体型更美了。”孙煜镔的爸爸孙林说,“现在孩子还小,只要他愿意,我就支持他学下去,日后能在全国甚至全世界击剑比赛中拿到冠军就更好了。”
  
  剑道上,一位有着1.88米修长身形的队员明显比其他人的击剑动作要娴熟得多。
  
  “我是范傲,高一(5)班的学生,学习击剑差不多4年了。”在一场对决结束后,这位有着帅气脸庞、富有朝气的阳光男孩告诉记者:“算下来,我平均一年两次到北京、西安等城市参加击剑比赛,拿了很多奖。”
  
  问及对未来有何设想,范傲说:“希望将来能进入济南军区击剑队,那里的队员实力都很强,我被他们在赛场上打败过。”这位血气方刚、不服输的少年对未来有着更清晰的目标。
  
  范傲的家长谷红艳很健谈,提起孩子学习击剑的初衷,她显得有些激动:“我和季教练的爱人是发小,在我结婚20周年纪念日时,邀请他们来参加。当时,季教练看到范傲,一眼认定他是练剑的苗子,此后就开始让孩子学习。学习击剑需要一套专业的击剑服,虽然可以和厂家直接订购,但最低也要4000元,每月的学费还要另交400元,出去参加各种赛事也完全是自费,每次差不多花费2000元。不过,我们这样的三口之家有能力支付这笔开支。孩子取得二级运动员称号后,在高考中还可以走单招,国内不少大学都有击剑项目。”
  
  问到范傲刚开始练剑时的情景,谷红艳历历在目:“那时条件比现在要苦得多。大热天,别的学生都坐在教室里,他或在操场上跑步,或蹲马步、练步伐,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身上都是汗,仅实战姿势就练了半年。没有剑,他就想象手里握着一把剑,天天思考要出怎样的招式才能制服对手,有时对着镜子练,有时在洗漱中练。”
  
  “朋友家的小女孩儿,5岁左右,看到击剑很酷,就嚷嚷着要学,两个月不到就放弃了,受不了这份苦。没想到范傲会坚持下来。有时看到他因为忘记穿击剑袜大腿被刺伤,手由于长时间握剑柄磨出茧子、水泡,我也会心疼,但看到孩子在身体素质、自律性等方面都有很大提升,又很欣慰。”谷红艳告诉记者。

 

学校:击剑撬动共赢杠杆

 

  郑州十四中从2012年开始租用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的校区。目前,老校址共有3栋教学楼,一栋正在兴建,另一栋仅简单粉刷过外墙,碎砖头、钢管、瓷砖杂乱地堆放在操场上,尘土满地。
  
  在体艺楼里,记者见到了校长原永明。问起击剑队,他感触颇多:“2004年,我从省级示范性高中郑州四十七中来到十四中这个市级示范性高中任校长,第一感受就是该校在学生成绩、师资力量等方面与之前的学校反差太大。学生基础薄弱,很多学生都面临考不上大学的危机。对学生进行摸底调查后我发现,他们文化课虽然不占优势,但不少学生上过特色班,掌握了不少技能。如何在渠道越来越多的高考中抓住机遇,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出路?于是,学校把‘扬长教育,办学特色’提到首位,走多元化的办学道路,积极为学生的兴趣爱好搭台子、铺路子。”
  
  “我们2009年就成立了击剑队,是省内第一家。”提起击剑队,闻讯赶来的学校体育教师、击剑队教练王斌无比自豪,“我省在校内创办击剑队的学校仅两所,另一所创办不到一年,是季教练的学生在任教。”
  
  问及击剑队成立初期的情况,原永明说:“开始时学生很多,但在学习过程中由于学生身体条件、经济条件等诸多因素,不断有学生放弃。但也陆陆续续有新生加入进来,总数一直能保持20余人。”
  
  “新体艺楼今年秋季开学将会投入使用。届时,击剑训练场地也会好好装修一番,为学生提供更好的训练环境。”原永明带着记者来到操场,指着在建的楼房,胸有成竹地说,“此外,对于现代五项运动中除击剑外的游泳、马术、射击、越野跑,我们也打算尝试引进两项或三项,让学生掌握更多的技能,为他们提供更优质的教育。”

 

 

 

优雅的身姿,年轻的击剑队员展现出非凡气质

 

 

剑道上,击剑队员在一张一弛间把击剑的魅力发挥到极致

 

 

威武的季文川教练

 

 

训练场也是比赛场,一招一式教练都耐心指导

 

 

击剑是速度与力量的较量

 

 

对练是提高技术水平的重要途径

 

 

孙煜镔穿上击剑服像个小侠客

 

 

热身后,虽然很累却痛快淋漓

 

 

每次训练前,击剑队员都要在操场上进行热身运动

 

 

击剑训练使队员生活更加有条理

 

 

参加全国青少年击剑锦标赛       学校供图

 

 

 获得奖牌后的喜悦 学校供图

 

  记者手记:
  
 
 采访中,季文川教练说,我省曾是击剑强省,在全运会击剑项目上屡创佳绩。然而目前,与上海、辽宁、江苏等省市相比,我省击剑人数少,水平相对较落后,已位于全国后几位。其主要是因为我省击剑运动教育落后,普及度不高。因此,在基础教育中普及击剑运动对于提高我省的击剑水平至关重要。
  
  随着社会的发展,学校在寻求特色发展之路过程中,一定要为学生越来越多样化的兴趣爱好搭建更多的平台。比如可让类似击剑这样优雅、绅士的运动走进学生的视野、走入学生的生活,使学生也具备西方击剑运动所蕴含的高雅气质。而家长,更应结合孩子的兴趣,尽可能多地让他们尝试各类运动项目。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