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版: 要闻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共青团河南省委、河南省青年联合会追授张伟“河南青年五四奖章”
  刘延东在接见“践行焦裕禄精神的好校长”张伟家属时强调深入开展向张伟同志学习活动在教育系统大力弘扬焦裕禄精神
  书写的文明传递 民族的未雨绸缪
标 题 新 闻
生活中的他:孝亲、佑子、爱妻
张伟事迹报告会在郸城开讲
  没有终点的爱心接力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4 月 1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生活中的他:孝亲、佑子、爱妻
“践行焦裕禄精神的好校长张伟”系列报道③   

□ 本报记者 靳建辉 苏江召 

 

    4月1日下午,在郸城县秋渠乡第一初级中学教师宿舍里,张伟的妻子韩春英、妹妹张瑞、舅舅李景文一起回忆了张伟生前生活的点点滴滴。采访结束后,记者又赶到了郸城县第一高级中学,见到了张伟的女儿张晗。从他们的讲述中,记者渐渐了解到了一个工作之外的张伟。
  
  对长辈:做再多都心甘情愿

 

    因为家贫,张伟自小就被过继给了大伯。大伯去世后,他又地回到了生身父母的身边。2009年,张伟的父亲离世。之后,母亲又患上了乳腺癌。
  
  母亲患病住院期间,学校正处在发展的攻坚阶段,各项工作都很忙。既要忠于职守,又要尽孝老母,无奈之下,张伟只好和妻子分了工。白天,韩春英在医院照看。晚上一放学,张伟就骑着摩托车往医院赶。在医院里照顾一夜后,第二天早上再返回学校。虽然他还有两个弟弟,但是他们的家境也都不是很好且都在外地打工。再苦再累,他从来没有抱怨过谁。
  
  “从秋渠到县人民医院有30多里路,我问他:为啥不坐车啊?他说:晚上去的晚,赶不上;早上回的早,又坐不成。还不如骑摩托车方便。你想想,大冬天的,来回六七十里地,光风刮得人都受不了啊!他都坚持下来了。”李景文说。
  
  据李景文回忆,张伟的母亲自患病之后,前后做了四次手术,但结果都不是很理想。为了给母亲治病,张伟向亲戚朋友借了四五万块钱,直到他去世前这笔钱还没有还清。“张伟不单单对母亲孝顺,对亲戚也一样。我有一个老嫂子,一辈子无儿无女,现在孤身一人。每次走亲戚,张伟总会塞给她一些钱。这孩子的孝顺是挑不出毛病的。”
  
  对子女:宠爱又有些感性

 

    提起张伟的孝,女儿张晗说:“爸爸在做人上,对我和弟弟要求很严。他曾跟我们说,教育子女对父母孝顺,其实是取决于父母对长辈的态度。这句话,爸爸做到了,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我和弟弟树立了榜样。”
  
  直到现在,张晗都不敢相信爸爸走了。她还记得爸爸最后一次骑摩托车送她上学的路上,她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爸爸嘴上经常提起的他班上的一个女孩儿。那个女孩儿不但学习好还特别懂事。于是,她就问:“爸爸,如果我各方面都和那女孩儿一样,你是不是更喜欢我?”当时,爸爸就跟她说:“不要胡思乱想,你做好自己比啥都强。”
  
  在张晗的心里,爸爸对她和弟弟宠爱而且比较感性。张伟对姐弟俩没有特别严格的要求,只要不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一般很少批评。星期天,只要张伟有时间,都会陪着姐弟俩在校园里打乒乓球、打篮球。实在忙了,就把他们带到办公室,他们在旁边玩,张伟就在一旁工作。
  
  张晗高中期间并没有住校,而是借住在爸爸的一个同事家里。每逢星期天,爸爸总要骑摩托车接送她。有时候因为学习任务忙,张晗可能几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爸爸便隔几天就给她打一个电话,甚至有时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到学校去看她。最多的一次是在刚升入高中的时候,爸爸趁休息或到县里办事的间隙,一周去了三次。
  
  对妻子:柔情且不失小浪漫

 

    张伟每个月的工资只有2000多元,这笔钱既要支撑母亲住院,又要兼顾子女上学,十分紧张。为了能够减轻家里的负担,韩春英很早就在学校里帮忙了。起初,她是为学校的老师烧开水,每个月300块钱,除却烧水用的煤球费用外,几乎不剩下什么钱。后来,她就到学校的食堂帮厨,工资还算高一些,但是因为工作都忙在饭点上,所以张伟下班之后只能自己做一些吃的。夫妻俩虽然辛苦,但是这两年生活慢慢好了一些。
  
  在韩春英的记忆里,张伟是一个柔情而又有些小浪漫的人。说是柔情,夫妻如果因为什么产生一些小分歧,不管自己怎么说,张伟就是一个表现,总是笑眯眯地看着她。韩春英每次都是说着说着被他气乐了。说是浪漫,每年韩春英的生日,张伟不管多忙、不管在哪儿,总要给她买一些礼物。今年她的生日正赶上张伟在武汉学习,回来的时候,张伟专门为她买了一套化妆品。
  
  “我没什么文化,他是个大学生。结婚之后,我们俩分工很明确,他管外面和孩子,我管家里。这么多年了,我们几乎没有红过脸。原本还说,等俺大妮儿考上大学好好庆祝一下,谁想到还没等到她高考呢,他就走了。”说起张伟,在亲戚朋友的劝慰下慢慢平静下来的韩春英,眼泪又一次溢出了眼眶,“我每天饭点都要在学校的餐厅里干活,特别忙,没有时间给他做饭。走的那天晚上,他自己回家做好饭,吃了一点。然后下楼的时候,我看见他了,就对他说,要他去操场散散步。他说,手上还有点事儿,等忙完再说。晚上快8点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说‘不得劲’。我跑到办公室的时候,他就跟我说了两个字‘头疼’,就再也没说啥。我看他的衣服从上到下都被汗浸湿了。人送到医院就不行了。我咋也没想到,除了‘头疼’外,他是一句话都没来得及给我留下啊!”

 

 

张伟走后,妻子韩春英含泪收拾他们在学校的家              学校供图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