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基层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民航生:为了明天能飞得更高远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4 月 22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民航生:为了明天能飞得更高远

□ 本报记者 靳建辉 见习记者 黄发强/文图 

 

    提起飞行员,多数人都会把他们归结为两个字——神秘。人们往往也会想到,他们每天都是和蓝天白云为伴、与高空风雨抗争,是真正俯瞰大地、仰望星空的一群人。然而,人们多是看到了他们的光鲜之处,却鲜有人了解他们在这光鲜背后所付出的艰辛与努力。4月14日,记者带着探秘的心理走进了我省第一家开设飞行技术专业的安阳工学院飞行学院,近距离感受飞行群体的不同之处。

 

“我的梦想是在天上,即便风吹雨淋也要振翅飞翔”

 

  4月14日下午,阳光晴好,记者在安阳工学院见到了该校飞行学院的学生。
  
  第一次见面,记者有些吃惊。他们都在20岁左右,看上去却远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得多。相比其他专业的学生,他们身上稳重、严谨、乐观、自信的气息很浓,而且对于现在的学习状态和将来毕业之后的生活就业有着十分明确的目标。
  
  来自新乡的大二学生杨国威,是学院的副区队长,也是大一新生的教练员。每天的晨跑和训练,以及学生的其他日常事务,都是由他来管理的。他在学生中间很有威信。谈起自己报考飞行员的经历,他说:“我从小就有一个飞天的梦想。当时我报的是空军飞行员,体检、审查都通过了,但最终因为分数没有达到要求的本科一批线而落选。当时,我只有一个信念:我的梦想是在天上,即便风吹雨淋也要振翅飞翔。”
  
  虽然没能实现自己的空军梦想,那一年,杨国威却意外得知了安阳工学院飞行学院招收民航飞行员的消息,他第一时间就报了名,并且接到了录取通知书。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该院学生当中,像杨国威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他们大多经历过招飞的落选,却始终没有放弃,始终坚持着自己的蓝天梦想。
  
  据飞行学院院长杨庆祥介绍,其实学院招飞与空军招飞的流程基本上都是一样的,中国民航局对学校在学生的选拔、录取、政治审查、入校学习训练等都有严格的规定。即使已被录取的学生,如果中间身体或者学习上出现问题,也会面临淘汰。安阳工学院飞行专业2010年报教育部审批通过,2012年实现招生。招生的第一年录取学生19人,现在剩下16人。第二年招收22人。两届相加共有学生38人。学校对他们实行的是准军事化管理。

 

“别人只看到了我们的寂寞,我们却知道自己有多快乐”

 

  15日清晨5点半,记者就起床了。因为再过两天就是学校一年一度的春季运动会,所以全校的学生都在紧张排练。飞行学院的学生也不例外,平时他们都是在这个时间吹哨、起床、跑步,今天他们要穿着整齐的制服练习队列和入场式。
  
  一出门,昨天还是晴好的天气,今天却下起雨来了。记者沿着曲折的校园小径,往操场的方向走。阴雨的天气里,路灯虽然亮着,但是整个校园还是一片朦胧,路旁竹林、灌木的枝叶不时扫过脸颊、手背,一阵阵凉意袭上心头。
  
  近了,记者依稀看到操场上站得笔直的身影。再近一些,38张稚嫩的脸庞上满是水珠,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今年其实特别高兴,以前学校举行运动会,我们只有16个人,进场的时候队伍显得特别单薄,心里会不经意间闪过孤独的味道。比赛中,每个人至少要参与两个项目。今年,我们的队伍终于壮大了,再入场的时候在气势上一定不输给其他学院。”大二学生陈兵高兴地说。
  
  孤独,应该是两届学生共同的感觉。偌大的校园里,每天只有他们跟着哨声准时睡、准时起,在其他学生惊喜的目光中一遍遍地走队列、喊口号,雷打不动的2000米长跑、抗眩晕训练、协调性训练、交叉步训练、小步走训练,除了正常的上课时间,还要自学两个小时的航空英语……而他们在做这些时,其他学生则可能在寝室内悠然自得地玩着电脑,或在阳台聊天,或在湖边的垂柳下说着情话。
  
  杨国威把记者带到了他们抗眩晕训练场地,里面有固滚、旋梯等器材。旋梯就像我们经常在游乐场里见到的摩天轮,不同的是旋转到最上面时人是直上直下的倒立,完全需要靠自己的臂力和腿部力量进行支撑才不至于摔下。十几圈下来,记者看到,他们的胳膊内侧和小腿肚上已经磨出了血红的印记。
  
  就是在这么勤奋的情况下,他们却还要面临着随时被淘汰的命运。学校每年都要对他们进行一次体检,如果体检不通过就要转专业。2012届学生中就有3个同学因为体检不过关而被迫转入安阳工学院的其他学院。
  
  “其实每天的训练、学习对于我们来说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无所谓辛苦,也无所谓轻松。和其他大学生一样,我们也是风华正茂的青年,也想痛痛快快地去玩,见到漂亮的女孩也会怦然心动。但是,谁让我们选择了这个专业了呢?现在所经历的、付出的,就是为了明天能飞得更为高远。别人只看到了我们的寂寞,我们却知道自己有多快乐。”大一学生韩文天的话,至今还在记者的耳边回响。

 

有订单无生源,飞行专业的冰火两重天

 

  据了解,目前全国共有11所开设飞行技术专业的学校,但是普通高校只占两所,安阳工学院便是其中一所。由于培养飞行员的费用较高,安阳工学院的飞行员实行的是订单式培养。在“2+2”的模式下,学生前两年在学校学习理论课程,后两年将根据英语成绩选择在国内或者国外培训驾驶技术,费用则由企业全部承担。
  
  “我们学院的38名学生现在都已经跟顺丰速运有限公司、昆明航空有限公司等用人单位签订了就业协议。再过两个月左右,我们的第一批学生就要到美国的航校做飞行训练,12个月就可以把所有的训练过程都进行完。回国之前拿到美国FAA执照,然后回到国内之后再进行换照、改装训练,就可以上飞机做副驾驶这些工作了。”提起学生将来的就业问题,杨庆祥的脸上满是喜色。
  
  在飞行技术专业就业火爆的前提下,杨庆祥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学校目前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难题,就是有订单无生源。这两年,学校的生源地仅限于我省的新乡、濮阳、安阳、商丘4个区域。一方面是由于学院刚成立,影响力还不是太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专业的特殊性,录取考生时很严格。现在订单越来越多,招收的人数却增加得不是特别明显。学校为弥补生源的不足,不得不实行“养成生”(高中毕业生)、“大改架”(在普通高校中招收大学生改飞行技术专业学生)、“大毕改”(在大学毕业生中招收改飞行技术专业学生)的同步招生,然而,这样还是无法满足源源不断的市场需求。
  
  记者还了解到,飞行学院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还将开设交通运输、航空电子电器、民航物流等专业。在未来的招生中,该校表示也将对省外的一些地市进行招生,但是我省的生源各方面更符合学校的择生条件,还是更愿意将更多的招飞目标生源地定在省内。

 

 

    飞机模拟飞行实验室虽然是学生最喜欢来的地方,但是,在正式开始飞行训练之前,学院对此有严格的限制,怕他们在将来的飞行中养成坏习惯。图为大二学生马帅兵在进行模拟飞行

 

 

    深蓝色的航空制服穿在这些未来的飞行员身上,更衬托出他们的卓尔不群。图为杨国威(左一)带着大一、大二的学生在进行队列训练

 

 

大一新生,每天要坚持观看新闻联播,接受政治教育

 

 

飞行学院对学生的英语学习和应用要求很高,所有的英语课程都实行全外教教学

 

 

学生们在飞行系统分室里认识飞机的部件结构

 

 

 

大二学生刘南南在进行固滚训练

 

 

杨国威在做卧推举训练

 

 

陈兵(右一)和同学一起做骑单车训练

 

 

学生们在飞行系统分室里认识飞机的部件结构

 

 

学校买来的一架旧飞机刚刚组装完成,正在进行修缮

 

记者手记:
  
  采访结束,回到郑州,面对窗外的雨点,我一直不能忘记在采访中与他们相处时的两个细节:一个是与韩天文一起走着上楼。他穿着深蓝色的民航飞行员制服,腰背一直挺立着,有着学生稚嫩的面庞,却处处透着一股军中男儿的英气。另一个是晚上9点多了,38名飞行技术专业的学生整齐地在宿舍楼下的空地上,进行队列训练。那个场地没有灯,只有别处的路灯光透射过来。当他们整齐地喊着“一二三四”的时候,许多路过的学生都会驻足看上一会儿,他们成了这座青春之城中最为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目前,我省已拥有新郑国际机场、郑州通用航空实验区以及全国首个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郑州航空港区,未来的河南将着力发展通航服务、飞机制造等高端产业。河南航空业的发展需要强有力的人才支撑,这些都催生了对民航飞行员的极大需求。在采访中,杨庆祥说出了两个愿望:一是把招生政策在省内彻底放开,在订单充足的情况下,培养更多的高素质、高能力、具有本土特色的实用性人才。二是能够把学校对民航生的培养和本省的航空经济发展结合起来,使这批人才能够为本省的航空经济发展服务,为中原经济区建设服务。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