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视点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更难就业季:家庭贫困毕业生出路何在
不妨开通学生公交专线
重拾劳动带来的快乐和尊严
京华时报:去暮气取锐气 青年应有沉潜理性
新京报:“听话者死”不足以推翻教育常识
校长吻猪传递的不只是诚信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5 月 06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京华时报:去暮气取锐气 青年应有沉潜理性

  我们所纪念的“五四”学生运动,其实并非一个突发的事件,而是从晚清到1917年白话运动以来一系列思想启蒙运动的结果。
  
  在“民主”和“科学”的大旗下,“五四”成了青年的黄金时期。理想和激情,是他们共同的标志。但当时许多知识分子,对青年的看法其实是有着很深的忧虑的。鲁迅说:“现在青年的精神未可知,在体质,却大半还弯腰曲背,低眉顺眼,表示着老牌的老成的子弟,驯良的百姓。”朱自清在《论青年》一文中则说:“但是看看这时代,老练的青年可真不少。老练却只是工于自谋,到了临大事,决大疑,似乎又见得幼稚了。”
  
  历史经验是充满智慧的。在新的世纪,我们依旧能看到青年身上暮气和锐气的分歧,甚至较一个世纪前更为尖锐。因此,面对“五四”遗产,当今的青年其实需要切实地反思:在一个容易急功近利的环境里,我们应葆有梦想,要多读书,多思考,多力行;要去暮气取锐气,同时在锐气中形成沉潜的理性。这才是青年之福、国家之福,才是纪念“五四”的最佳方式。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