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我与焦裕禄有着解不开的情缘
呵护童真
蒲公英的智慧
女儿的理想
  “汉之星杯”第六届河南教育名片发布仪式暨“如何摆脱分数束缚,让评价绿色起来”主题研讨会通告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5 月 16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与焦裕禄有着解不开的情缘

    1989年,她在电影《焦裕禄》中扮演了焦裕禄的大女儿焦守凤。2004年,她是我省“纪念焦裕禄逝世40周年”大型诗歌综艺晚会的总导演。2014年,她在省内7所高校做了“焦裕禄就在我们身边”的巡回报告。她说——

 

□ 本报记者 靳建辉 通讯员 潘称意 

 

    在影片中,她高高的、瘦瘦的,扎着两个大辫子,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当被同学嘲笑时,她委屈地低下头,让人心疼;当看到“父亲”带病工作时,她一边抱着“父亲”一边喊着“爸爸,您歇一歇吧,您会被累死的”,不知让多少人落了泪;当“父亲”下葬时,她撕心裂肺的哭喊,更是唤起了一代又一代人对“人民的好公仆”的深切怀念。这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儿叫芦珊,在1989年拍摄的电影《焦裕禄》中,她扮演的是焦裕禄的大女儿焦守凤。
  
  今天,全省都在深入学习焦裕禄精神,芦珊也没有闲着。近段时间,她一直在忙着为几所高校做“焦裕禄就在我们身边”巡回报告。5月13日,记者在中原文化艺术学院见到了她。时隔25年,如今她已经是一名大学教师,但她的模样跟荧幕上的形象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当天,我们就坐在她的办公室里,把一盏清茗,静静地听她讲起了那段过往
——

 

    结缘——我被挑中在电影中饰演焦书记的大女儿

 

    这事说起来时间有些久了,一晃已经过去了25年。现在要我说,确实需要好好地回忆回忆。
  
  我父亲是省话剧团的演员,我自小是在话剧团的大院儿里长大的。没事儿的时候,我就跟着父亲去看他们的演出,天天听、天天看,都把话剧烙进骨子里了。所以,初中毕业后,我就开始了以团代课,到省话剧团学习。那个时候,就只喜欢话剧,也想像父亲一样做个话剧演员,是没想过有机会去演电影的。
  
  1989年,电影《焦裕禄》在兰考拍摄,当时主要演员剧组来之前都已经定下来了,但是焦书记大女儿焦守凤的角色还没定。他们有意在河南找个演员。于是,我的老师就推荐了我。一切都太顺利了,因为我扎着两个大辫子,焦守凤在我那个年龄也是,她的脸圆圆的,我也一样。所以导演见到我后很快就拍板定了下来。
  
  我那年18岁,懵懵懂懂地被带入剧组、被拉到兰考、脸上被涂上黝黑的油彩、身上被穿上破烂的小花袄……一切就像做梦似的开始了。但是,那时对于还是孩子的我来说,焦裕禄的名字是遥远的、模糊的。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我的压力特别大。
  
  看过这部电影的人知道,里面我的戏份多数都是哭戏。当时导演要求我,必须透过眼睛传递出一个女儿对父亲深深的敬仰和眷恋之情。我甚至都有了逃跑的念头。
  
  不但是我,当时饰演焦书记的李雪健老师压力也很大。在此之前,他因为在《渴望》中饰演“宋大成”而一举成名。但是,宋大成那个憨厚木讷,甚至有些窝囊的角色类型,怎么可能和大家心目中焦书记的形象合二为一呢?那个时候,就连焦裕禄的妻子徐俊雅阿姨对这个选择都坚决反对,甚至我们前去拜访时,她老人家竟然几次闭门不见。可是李雪健老师并没有放弃,他每天的饭菜永远都是千篇一律的“清水煮白菜”。一个月下来,他竟然瘦了近20斤。当徐俊雅阿姨再次见到李雪健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他清瘦的面容,冷峻的眉宇,都投射出自己丈夫焦裕禄生前的影子。此情此景,睹人思人,徐俊雅阿姨不禁潸然泪下,她紧紧地握着李老师的手说:“这些日子你受苦了!”李雪健老师的眼圈也红了,哽咽着说:“和焦书记当年吃的苦相比,我这又算得了什么……”
  
  续缘——在演绎中读懂了一个共产党员为民生、为民死的决心

 

    作为著名演员的李雪健老师为了能把焦书记的角色演好,付出了那么多,确实给了我很多的鼓励。当时,恰好全剧组的人也都在学习焦裕禄,让我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兰考的群众、焦书记生前的同志和家人。随着深入了解,我才知道,他生前其实是一个非常平易近人的普通人。他心里不仅装着老百姓,同时也装着自己的亲人,只不过他把更多的时间给了工作,而无暇照顾好自己的家人。
  
  我懂得了他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树下的为民生、为民死的坚定信念,也时时刻刻被他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震撼着、感染着。再拍戏的时候,我就把剧中的焦裕禄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所有的真情实感便自然而然地流淌了出来。
  
  记得,在拍摄我在雨夜去给父亲送饭的那场戏时,当我透过被雨水打湿的门窗,看着父亲被繁重的工作和病痛折磨得几近脱形,但是他仍然一边用茶杯盖紧紧地抵住自己疼痛难忍的肝部,一边继续咬着牙坚持工作的时候,我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不顾一切地哭喊着:“爸爸,爸爸……”便一头扑到父亲的怀中痛哭起来。那个瞬间,我突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焦裕禄对家人的爱有多愧疚,他对老百姓的爱就有多深厚;而焦裕禄的家人在他离去后有多悲痛,兰考县人民对他的怀念就有多深切!
  
  在拍摄中最让我难忘的一幕,是我们在拍“焦裕禄病重送往省城医院”的那场戏。当时,兰考县的百姓听说后,成百上千的人完全是自发地从四面八方跑来了。他们在街道上把我们团团围住,有的大爷大娘竟然把李雪健老师当成了当年的焦裕禄同志,他们紧紧地握着李老师的手,流着泪说:“焦书记啊,你可回来了,俺们兰考的老百姓都想念您、盼望您,俺们不能没有您哪……”
  
  当时,演员们都不由自主地跟着他们默默流泪,我们早已忘记了是在拍戏,而是随着当地的父老乡亲重温了他们这些年对焦书记的深切怀念。那一刻,焦裕禄的名字就化作一种精神,深深地根植在我的心间,定格成为了一个永恒的瞬间。从那个时候起,“焦裕禄”这三个字便镌刻在了我的心底,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
  
  再续缘——10年前,10年后,我两次以女儿的身份又把他深深怀念

 

    生命中真的是有许多无法预测的巧合。2004年,我又再次与“焦裕禄”不期而遇。咱们省举办的“纪念焦裕禄逝世40周年”大型诗歌综艺晚会,由我担任总导演。
  
  为了能把工作做好,我关上门,把《焦裕禄》看了一遍又一遍。在焦裕禄冒着暴风雨亲自勘探水情时,在焦裕禄深夜忍着病痛坚持工作时,在焦裕禄总是第一时间赶到最需要帮助的老百姓眼前时,在焦裕禄躺在病床上还念念不忘兰考的灾情时……我坐在空寂幽静的黑暗中,任泪水肆意地滑落我的脸颊,焦裕禄精神再一次彻彻底底地震撼了我这个曾经的“女儿”。此时,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懵懂的小姑娘,十多年的历练,十多年的沧桑,十多年的成长,对焦裕禄精神,我有了自己更深的思考和感悟。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他平凡中的伟大,感受到一种榜样的力量。那一刻我坚信,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付出、奉献、无私、奋斗的品质永远不会过时,焦裕禄精神永远不会过时。所以,那次我怀着对焦书记的深情与崇敬,将晚会定名为《榜样》。
  
  一晃,又过去了10年,也就是在今年的4月份,省委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第22督导组邀请我为省内7所高校做“焦裕禄就在我们身边”的巡回报告。报告会上,我把自己这些年的所知所感讲给了更多人听。我告诉他们,我在生活和工作中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只要想起焦书记那把破损不堪的藤椅时,我就觉得所有的困难和困惑都不值得一提。
  
  直到今天,我仍然认为自己很幸运曾经在电影中饰演过焦裕禄的女儿。从某种意义上讲,焦书记就是一部时代的大电影,不管任何年代,只要有良知存在,只要有道德存在,只要有理想存在,只要有信念存在,这部电影就永远没有停机的时刻,而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个角色,每天都在上演。

 

芦珊(右)和焦裕禄的大女儿焦守凤合影

 

 

芦珊(左二)在和学生排练话剧

 

 

芦珊出演电影《焦裕禄》时的剧照

  (本文图片由芦珊提供)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