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读书会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教师的独立与研究
余映潮的教诲
最好的语文书好在哪里
校长:给自己一个角色定位
《让学校安静》
《人大附中高考作文取胜之道》
《张占营教阅读》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5 月 28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最好的语文书好在哪里

□ 常亚歌 

 

    得知叶开先生编著的新书《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先是为这个冲击力极强的名字担心,接着在第一时间买回两套并通知我们名师工作室的全体老师,建议购进。之所以对叶开如此信任,是因为之前我读过他的《对抗语文》。
  
  几天后,拿到了这套针对中学生编的“绿字书”,我发现,第一篇就是莫言的《三十年前的一次长跑比赛》。这是莫言的一部中篇小说。读了编者撰写的前言介绍我才知道,我们对小说的分类与国外不同,中篇是中国的“特色”。敢选入这篇3万字的中篇作为开篇,本身就表明了编者的一种态度——给学生提供一次读3万字中篇小说的机会,锻炼学生阅读万字以上长篇文章,使学生在“中长跑”式的文字阅读中发展整体性阅读的感悟能力,把握小说的主旨、品味中篇小说的写作方式,等等。而上述这些“机会”国内众多语文教材几乎都不能提供。如果非要说有的话,也是在推荐书目之中,但大家都知道,所谓的推荐书目,很多时候都是水中月、镜中花。单从这一点讲,这个中国“最好”的“最”,定位是有底气的。
  
  如果我们读完须一瓜的《彩虹总在风雨后》,我们会从莫言那种夸张、肆意的语境中走出来,进入一个名叫黄博浩的“喜欢滥用成语”的小学生的语境之中,并通过这种语境进入一个小学生的精神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可以窥出他的家庭、他的烦恼和他的快乐。这一切都是编者以一种全新的视角和叙事方式给我们上“一堂语文课”。这里既有教师“不能乱用成语”的批语,又有学生被动抵触的鲜活描写,这种蒙太奇的场景转换让我们在阅读中不断调整自己的阅读视角。在会心的微笑同时,我也为编者这种敢把“病句文章”编入教材,编入“最好的语文书”而鼓掌。因为,真实表达、鲜活生动的表达,才是语文学习的根本,而这一点国内众多的教材中鲜有作为。
  
  阅读中,细心的人会发现,入选本套书的文章在一些思想上“有点问题”。比如,莫言笔下那个“腰馋”的蒋桂英,须一瓜笔下那个“不叫小姨夫的人”在处理他家“狗事”的地方,都有些儿童不宜的文字出现。于是,一定会有人认为:“这些的内容不做处理地进入语文书,是很不妥的。”确实如此,因为,作家在创作这些作品时,其预设的读者对象未必就是学生,甚至根本就不是学生,现在把这些文章选入“语文书”确实要冒一定的风险,这就是国家统编教材需要审核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这套书名字虽为《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其实不是教材,它充其量是在告诉读者——编者眼中的语文是什么,并非一定要拿去做语文教材。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我们打开任何一类媒体,儿童不宜的信息还少吗?就说国家主流的电影、电视节目,哪一个不是三五分钟就会跳出一个儿童不宜的镜头呢?这种潜在社会课程早把我们的孩儿给“教坏了”。所以,如果我们与学生一起阅读这些文章,可以恰当处理,不要大惊小怪,更不要如避瘟疫一般。
  
  最后,我们再来说一下这套书的另一个编写特点,那就是编者以自己专业的眼光对选取的文章进行有针对性的阅读提示或分析。这种阅读提示或写作分析是众多教材所不具备的。现行教材的提示总爱问“孔乙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西门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等直白、无味的“相亲式”提问。这种提问方式早晚会把学生对文学作品阅读的胃口给搞坏。反观本套书中编者设计的“阅读提示”和“课后思考”要专业很多,要好懂、好玩很多,更能引发人的阅读兴趣,引导读者思考。
  
  语文要学什么?不就是让学生通过长期的系统学习之后,让他们能读懂、理解他人的表述,并能够准确地使用文字完成自己的表达吗?那么,如何达成这两个目标?这套书的编写意图中已经清晰、准确地表达出来了。
  
  (作者单位:济源市教体局师训科)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