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基层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32岁的他,已坚守大山14年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6 月 10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32岁的他,已坚守大山14年

□ 本报记者 黄发强/文图

 

  一个人的青春到底有多长?而一个人又能在青春时期做些什么?在博爱县寨豁乡,一个山区小学教学点的教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从18岁开始坚守大山,至今已经14年。不会有人想到,一个年轻人会将自己一生当中最美好的时光留给大山,留给山区的孩子;更不会有人相信,这一坚守就是14年,而且坚守仍然在继续。
  
  5月19日,记者来到太行山区的寨豁小学小底村教学点,带着敬畏之心走近这位用青春书写山区教育大爱的教师——刘涛。

 

一个决定,为教育的希望坚守大山

 

  当记者乘车走过太行山数十里的盘山公路,来到小底村教学点的时候,不禁为眼前的情景所震撼:偌大的校园竟然只有10个孩子在这里上课,10个孩子还分属不同年级。
  
  小底村依山而建,而教学点又依山村而建。山区的闭塞让不少农民选择走出大山,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现在学生流失、教室荒废的情况。教学点唯一的教师刘涛一边和孩子们做着游戏,一边用手为记者指示着校园内其他荒废的教室。
  
  从小在山村长大的刘涛对大山有种特别的情结。2000年,18岁的刘涛从焦作师范学校(现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当时他面临两个选择:留在城市还是回到山区。“我当时就想,如果连自己都不愿意来家乡教学,那就更没有人愿意来这里了。”刘涛说,正是由于对家乡教育的热爱,他毅然回到寨豁小学成为了一名山区教师。
  
  出身于山区的刘涛对大山的一切都感到自然,但唯一让他不习惯的就是刚开始工作时的回家与返校。“记得那年下雪,大雪封了山,我只好徒步走路回家。当时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剩下鸟鸣声在山里回荡,尽管已经很小心,但还是在一段靠近悬崖的路段摔倒,当时恐惧感一下子涌上心头。”刘涛边说边挽起衣袖让记者看当时摔倒留下的疤痕。
  
  虽然条件艰苦,但刘涛从没有后悔过当初的选择,相反则是用心教学。2008年,学校招聘了一批新教师,为了能让新来的教师在镇上安心工作,刘涛便主动要求将自己调到教学点工作。
  
  因为工作踏实、用心,2012年的时候又恰逢小底村教学点的教师退休,于是刘涛便被“委以重任”,到了小底村教学点,所教的学生也一下子从之前的几十人变成了7个人。“刚来的那段时间,我的情绪很低落,课余时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感觉自己似乎处在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刘涛坦言,“但是后来随着和孩子们接触逐渐增多,孩子们越来越喜欢自己,让我体会到了存在的价值。”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刘涛也成为目前整个寨豁乡在教学点教书的最年轻的教师。他的付出也得到了学生家长的认可,学生人数在逐步增加,这也让刘涛坚守的信念更加坚定。

 

一个承诺,对学生就像对自己孩子一样

 

  5月20日一大早,记者便乘坐刘涛的摩托车,从镇上往小底村教学点赶。因为山路起伏很大,有的坡度甚至达到了三四十度,所以一路上记者都牢牢地抓住刘涛的衣服,心里始终捏着一把汗。
  
  在教学点,寂寞也许是对刘涛最大的考验,所以,刘涛总会给自己找些事情做。一进校园,刘涛就开始打扫。尽管校园不脏,但刘涛扫得依然起劲,一番下来他已是满头大汗。“虽然现在就剩一个班了,但我一定要让这里干干净净有个学校的样子,努力给孩子们营造一个洁净的学习环境。”
  
  除此之外,刘涛的举动还处处体现着他对孩子们的爱。上午的课堂上,一个孩子递给了刘涛一支铅笔,而正在记者感到疑惑时,刘涛早已接过铅笔来到垃圾桶前削了起来。“有些孩子年龄小,不会削铅笔,所以我就帮他们削。”刘涛说,“其实从接触这群孩子的那天起,我就曾许下一个承诺:对他们一定要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
  
  刘涛的努力付出,也被许多孩子记在心里。就在早上刘涛打扫校园的时候,学前班的孩子吴明辕就提着一兜樱桃跑着递给了刘涛。吴明辕告诉记者,刘老师对他们可好了,他特意把家里种的樱桃给老师带来一些。“孩子们会经常送给我一些礼物。其实你对他们好,他们都懂得都记得。”接过樱桃,刘涛不好意思地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校园的一个角落还有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面办公桌、柜子、床一应俱全。“冬天山里气温低得厉害,风又特别大,所以一遇到特别恶劣的天气,我就会将孩子们一个一个送回家,自己则在办公室里将就一晚上。”刘涛指着角落里的床铺说。
  
  一个班,三个年级,十个学生,复式教学。这是刘涛对小底村教学点的总结。“因为这些孩子是一年级、学前大班和学前中班的学生,年龄比较小,所以上起课来也比较麻烦,特别需要耐心。”此时的刘涛正站在教学点的大门口迎接学生,而这也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孩子们上课比较吵,一节课的话前半节我会给一年级的学生讲课,让学前班的孩子练习前一天所学内容,而后半节则会反过来。”

 

一个愿望,希望更多优秀教师能来

 

  “小心点,慢一点,别摔倒了……”校园内,刘涛正用矿泉水瓶子制作的“长尾巴瓶子”、易拉罐制作的“高跷”、奶粉桶制作的“梅花桩”和孩子们做着游戏。
  
  在游戏的过程中,记者能看出,刘涛对这些游戏器材还不太熟悉,显得有点笨拙、有点忙乱。“其实这些都是焦作市一家幼儿园捐赠的,希望能改善孩子们的学习娱乐环境。”似乎是看出了记者的疑惑,正扶着孩子们过“梅花桩”的刘涛说。
  
  看着活动室那些制作精美的游戏器材,记者不禁问道:“你们以前没有这些游戏器材,课外活动是怎么进行的?”刘涛说:“以前玩得最多的游戏就是老鹰捉小鸡,偶尔有孩子从家里带来几件新玩具,就能让这里乐翻天。”
  
  刘涛的话其实是整个寨豁乡教学点现状的一个缩影,因为全乡其他8个教学点都和这里的情况类似。“山区闭塞,许多人都迁移到了城里,所以学生流失严重,这让本来正常的教学秩序显得有些混乱,加上没有相应的游戏设施以及专业的幼儿教师,就更加重了教学点教学的困难。”寨豁小学校长司鹏鸿这样说。
  
  “虽然现在的环境不是很好,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会遇到不少问题,但我仍然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自己对家乡、对山区的那份感情永远不会放下。”在谈到自己愿望的时候,刘涛这样说,“我希望山区里能多来一些幼儿教师,以便让孩子们能全面健康成长。”
  
  记者还了解到,现在的刘涛,已经结婚5年,孩子也已三四岁,所以他会每天往返于镇里与教学点之间。聊起自己的家人,刘涛告诉记者,目前母亲和他们都住在镇上的学校教师宿舍里,他的爱人就在寨豁乡的幼儿园当老师,母亲则帮忙照看孩子。“对于我的工作,妻子和父母其实很少干预,因为爱人也是教师,所以比较理解我。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所以也一直为我能成为一名教师而感到光荣,并没有因为在教学点工作而有怨言。”
  
  在采访结束的时候,当记者问及以后是如何打算的时候,刘涛信心坚定地说自己还是要继续守在大山,守在孩子们的身边。“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山区教师,像所有正在寨豁和曾在寨豁工作过的教师们一样,不为名不为利,只为了山里的孩子。”

 

 

由于学校体育设施不健全,在平时的课外活动中,刘涛和孩子们玩得最多的游戏就是老鹰捉小鸡

 

 

刘涛在黑板上一笔一画地教,学生在下面一笔一画地学,让孩子们学到更多的知识是他最大的快乐

 

 

年龄小的孩子写不好字,刘涛就手把手地教

 

 

学校有了崭新的活动室,刘涛带着孩子们在舞台上进行经典诵读表演

 

 

刘涛每天早上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扫教室和校园

 

 

山区吃的用的水都储存在水窖里,刘涛经常要到水窖提水

 

 

到校门口迎接上课的孩子已经成为刘涛每天的“必修课”

 

 

每天放学,刘涛都要送孩子们回家

 

记者手记:
  
 
 说起山区教育和山区的教学点,大多数人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白发苍苍、颤颤巍巍、几近退休的老教师的形象。然而,在寨豁小学小底村教学点,记者看到了不一样的情景:32岁的刘涛已经在山区坚守了14年,他将自己青春全部奉献给了大山,而且还在继续。
  
  其实,刘涛的经历只是山区教师的一个缩影。在寨豁,还有不少像刘涛一样的年轻人坚守着山区教育,他们从大学一毕业就选择留在山区。他们的经历让我想到了近代作家柳青的一句话: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但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不错,刘涛他们在人生紧要处选择了坚守大山,这不仅仅让我们看到了这个群体对山区教育的爱与坚持,也让我们看到了山区教育的希望、中国教育的希望!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