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教师培训:以问题为中心
守住常识办教育
教师要教学生去探究
呼唤带“土气”的教育研究(下)
生命课堂靠啥出彩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6 月 1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呼唤带“土气”的教育研究(下)

□ 林高明 

 

    日本著名的教育家佐藤学先生认为:“学校只能从内部展开改革,学校改革倘若不以课堂教学为中心,就不可能有丰硕的成果。尽管看起来是绕道,然而,每所学校和每间教室从内部展开的改革才是近路。”正是本着这种认识,他自1980年在地方大学的教育学部谋职以来,坚持每周两天造访学校、观察课堂,与一线教师合作,致力于推进改革。这种“行动研究者”的立场,在15年前转任东京大学以来,一直没有变化。迄今为止,他造访的学校(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特殊学校)已经累计超过1500所,所观察的教学案例超过8500项。教育学者造访学校,通常是去做演讲和咨询,而他恰恰相反,从一线教师的工作中得到学习是他造访的目的,从课堂的事实中得到学习是他观察的目的。借助这种方法并坚持了22年,他最终认为“自己的教育研究的思考与阐述,终于能够触及学生和教师直面的现实,无论在实践上、理论上更臻具体的反思性了。”正是佐藤学先生以如此丰厚的实践阅历与探讨,他才获得了教育教学研究的敏感力、理解力和实践力,从而创造出细致入微、深刻动人的教育教学理论,如“创建以学习为中心的课堂”,如创造“润泽的教室”等等。佐藤学先生的经历使我再一次坚定地相信,任何教育教学研究的智慧必须在实践的召唤与淘洗中才可能真正获得……理论与心灵相通的根系就在于实践的沃土。只有带着浓厚的土气,理论及研究才会有生气,才会有活力。德国教育家布雷岑卡注重教育实践,认为教育实践是教育理论的出发点和归宿,是教育科学的重心所在。因为不管其理论如何完美、天衣无缝,都需要实践的检验。所以,在他的理论中,教育实践占据着突出的地位,这与那种仅重视纯粹思辨、喜爱概念游戏的理论家有天壤之别。
  
  任何理论与学术研究都不能凭空而降,而是在思考、行动、使用创新之间不断地生长与发展的,尤为重要的是,学与术不能截然分开,否则学将不学、术将不术。梁启超在1911年写了一篇文章《学与术》其中说道:“学也者,观察事物而发明其真理者也;术也者,取所发明之真理而致诸用者也。例如以石投水则沉,投以木则浮。观察此事实以证明水之有浮力,此物理也。应用此真理以驾驶船舶,则航海术也。研究人体之组织,辨别各器官之机能,此生理学也。应用此真理以疗治疾病,则医术也。学与术之区分及其相关系,凡百皆准此。”此外,梁启超又有“学者术之体,术者学之用”的说法。严复在翻译苏格兰经济学家、哲学家亚当·斯密所著的《原富》时,对学与术的关系也写道:“盖学与术异。学者考自然之理,立必然之例。术者据既知之理,求可成之功。学主知,术主行。”学与术的分离,就是理论脱离实践,就是两者之间离心离德,两败俱伤。教育教学更是一门实践的学问。
  
  教育教学的实践性决定了教育教学及研究的泥土气息与实践特征。马克斯·范梅南在谈到他的教育现象学写作宗旨时指出:“一个优秀的教育家是如何造就的呢?有人可能学了所有课程开发方法和所有教学技术却仍然是一个拙劣的教师。善于思考的教师是怎样做的呢?哪些知识有助于反思性的教育学呢?本书不只是用头脑而且用心,更确切地说是用整个身心来表达,不是从理论上而是在实践中来讨论这样的问题。”
  
  教育理论界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于从书本到书本,从理论到理论,从想当然到想当然……教育理论对课堂教学实践的隔膜不能说是“形同吴越,势如水火”,但也绝对可称是“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其最大的原因在于什么呢?而理论界则是不践土壤,凌空飞翔,不知所以。那么,如何在理论与实践之间找到适合的接口?据我观察,只能由“读、思、研、教”的教育者及研究者来承担这一“历史性的使命”。
  
  实践出真知,实践出智慧。在布卢姆的目标掌握教学实验中,他提出的这个观点让我深受震撼。我们传播一种教育教学理念与精神,到底是用怎样的一种方式呢?是自上而下,居高临下的“传经布道”,还是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接受实践的检验呢?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布卢姆说得非常明确,应用掌握学习策略,让教师感受到大多数学生都能在学习上十分成功,就会使他们改变那种认为某些学生将学不好、某些学生的学习潜力达到中等水平的看法。布卢姆指出,“要求教师对其学生的学习潜力怀有更充足的信心,用研究成果、讲演和命令都不很有效。只有在课堂内发现了这一点,教师对于每个学生学习能力的信心才可能有所改变。”没有课堂与实践做基础,一切教育教学的研究就如同离根弃土,注定是华而不实或是徒劳无功的。对每个教育者而言,我们的整个教学研究生涯就是不断地向课堂逼近,向实践靠拢的过程。这正好验证了杜威所指出的教育研究本来就是以实践为价值导向的观点。他说:“无论是一般原理的探讨,还是直接以改进实践为目的的研究,最终的指向都是面向实践的。”芝加哥实验学校是杜威预先拟订严密的计划并按照计划,有步骤、有组织地进行的一个实验。杜威的一部极重要的著作《学校与社会》一书,就是对这个实验的经验总结。
  
  我们需要的是带着“土气”的教育理论及研究,它常常具备大地般的品质:朴实、厚实、踏实。这样的理论如同英国小说家乔治·吉辛所说的:“这些语言带着万物生长的大地的湿润味道,带着那些无法离开土壤的生命的味道!”
  
  (作者单位:福建省莆田市教师进修学院)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