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身为教师,不能只是“活着”
做尊重教师的第一责任人
语文教学之“四风”当休矣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6 月 25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身为教师,不能只是“活着”

    编者按:教师的成长途径有二:道、术。术易得,而道难求。教师的精神成长意义重大。自本期开始,连续三期刊发茅卫东老师撰写的关于教师精神成长的文章,期待引起读者更多思考。

 

□ 茅卫东 

 

    有教师经常在做讲座时问同行:“教过你的老师有很多,哪位老师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刻,为什么?”
  
  教师们的答案很多,但难忘的原因大致有:这位老师曾经给过我真诚的关怀;这位老师在我最自卑的时候鼓励了我;这位老师课讲得非常棒,让学生非常喜欢听;这位老师总是认真备课、上课,一丝不苟;等等。
  
  从这些答案中,我感觉大多教师从学生时代到职场生活,他们重视诸如个人情感、生活条件、社会地位等日常生活层面的东西,却缺乏对精神层面的关注和思考。
  
  作为教师群体的回忆,这样回答我以为是值得思考的。
  
  教育学是迷恋他人成长的学问。教师的工作是帮助学生成长。这就要求教师要了解人的成长过程,了解人的生理和心理发展的阶段性及其特点。所教学生的年龄不同,了解的重点自然也不一样。不过,有一些关于人的发展的基本的共性的东西,或者说一些常识,是我们都应该了解的。
  
  这里只说一点:成长是基于本能(自我)、超越本能(自我)的过程。而这一点,我认为很多同行并没有很好地完成。
  
  每个人出生时都是靠生存本能以及成年人的照料存活下来的,稍长大一点,看到喜欢的物品,总想占为己有。尽管那个时候孩子还没有发展出“自我”意识,也不会有“社会”的概念,但孩子具备占有本能,愿望得不到满足,孩子会用他唯一的武器——哭闹达到目的。这时候的孩子非常“自我”,却又强烈地依赖着成年人。
  
  等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他们被训练、被教育接受“这个世界不是我说了算”的事实,开始掌握社交规范。孩子慢慢有了“自我”意识,也开始摆脱本能对自己的完全支配。
  
  从小学到中学,孩子的“自我”意识越来越强,同时也越来越社会化。青春期的叛逆无非是要证明,他不再像婴幼儿那样需要完全依赖成年人。相反,他想要完全独立,不再需要成年人唠叨和指使。
  
  人不成熟的典型特征有三个:一是没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二是无论年龄大小总是渴望得到别人尤其是前辈和领导的肯定;三是始终对未成年时受到的伤害或得到的帮助记忆犹新,想起来就可能引起情感的强烈波动,这和第二个特征是相互作用的。若有兴趣,每个人都能以此衡量自己,看能否对号入座。
  
  说大多数人没有人生观、价值观肯定不对。问题在于多数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不是自己经过体察、感悟确立的,而是听从了父母、老师的意见,受到周围人的影响才学会的。工作稳定、生活幸福的时候,谁也不会觉得有问题。一旦受到质疑,很多人就会觉得自己被骗了。这就好像一个人走在路上,有人非常热情地塞给他一个苹果,他推辞不掉,看着苹果也确实诱人,就带着上路了。走着走着,突然又跳出一个人来愤怒地指责他偷苹果。这个人立即就会交出苹果,严正申明:“这是人家给我的。”
  
  因为没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所以很多人特别需要有人指导,离开前辈指点、离开领导指示,这些人就寸步难行。前辈表扬,心情舒畅;领导批评,郁郁寡欢。这样的人当教师,真的只能是误人子弟。自己最多还只是个司机,去哪儿得由别人告诉他,又怎么有能力去指点学生何去何从呢?对,他可以教学生怎么开车,可是开去哪里呢?有人批评说,中国的学校教育现在已经沦为职业培训了,这也是原因之一吧。
  
  心理不成熟的成年人往往对自己未成年时受到的伤害或得到的帮助记忆犹新。心理学研究已经证明,童年的经历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一生的状态。有些人因为受到伤害的时候年纪很小,长大后已经记不清发生过什么,可是心灵创伤严重影响着以后的生活,因此需要接受长期的心理治疗。
  
  为什么那么多人成熟不起来?
  
  传统的主流文化一向不鼓励人走向成熟。不论系统的儒家经典或佛教思想,还是通俗版本的《弟子规》《二十四孝图》《菜根谭》《曾子家训》……都是教人服从,服从师长,服从权威,服从世俗,鲜有教人质疑、鼓励思考的文字。
  
  几千年这样的文化熏陶,终于成功地放大了人的求生本能。“跟着我,有肉吃!”不听话?满门抄斩灭九族!一代一代走来,曾成功地塑造了大多数国人的生命基因,那就是:“若能跪着生,决不站着死。”能从狗洞里爬出去是有智慧有勇气的象征。最后,谁想直立行走,不劳官差动手,职场同人、邻居路人早已一哄而上将其摁在地上了。
  
  很遗憾,直到今天,很多人——包括教师这个群体——虽已成年但基本上还是完全被生存本能驱使,所有的思考和行动都只是趋利避害,以求自保,精神层面的追求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奢侈到无法想象的事情。
  
  这样的教师,往往不能区分面子和尊严,或者说他们非常在意面子,却忽视了尊严。比如,他们非常在意职称和荣誉,却并不一定愿意认真备课上课。他们非常重视对学生的管理和控制,要求学生绝对服从自己、尊重自己。在领导面前,这些教师可能会像一只乖乖羊,习惯性地流露出谄媚讨好之态。
  
  这样的教师,一般渴望温暖,不愿意讨论独立人格。他们喜欢把学校比喻为“家”,把校长当爹妈,如果校长年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也要认哥叫姐。不少校长也非常受用,大会小会总是要求老师们把学校当成自己的家,自己当然也以家长自居,努力当一个“慈祥的爸爸”。
  
  这样的教师,他们的工作目标就是让学生考出高分,让领导满意。他们不会想到学生的成长问题,也不愿意花点时间去考虑社会和自然的事情,因为没有这个能力。他们只能把视野聚焦在学校,在校长的指挥下努力抓升学率。本性善良一点的,会用些小手段,让学生开开心心拼分数。狠一点的,就直接要求学生“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我曾经说过,很多教师一辈子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却也一辈子没有说过自己的话,没有走过自己的路。如果年轻教师不想重复这样的职业之路,或许可以思考一下:我想过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吗?教师职业的意义就寄托在职称和荣誉上吗?我将会以什么姿态存在于学生回忆中,也和我的老师一样让学生只记得我对他们的好和坏?
  
  身为教师,我们不应该只是满足于像动物那样活着。
  
  (作者单位: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职业教育中心)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