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读书会.广告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了解大脑对教师意义重大
把教育的视野引向人脑
用脑科学重构职业生命
商丘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南阳师范学院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6 月 25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对大脑如何学习越能了若指掌,就越容易在教育教学中取得突出业绩
了解大脑对教师意义重大

□ 本报记者 吴松超 

 

    6月20日,由本报发起成立的河南教师读书会在郑州市文化路第三小学举行了一次读书交流会。来自四所学校的十位校长、教师分享了读《教育与脑神经科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收获与感受。
  
  郑州市文化路第三小学的耿素素老师说,第一章介绍人脑结构和功能的专业概念不容易记忆,但接下来的阅读“越来越有感觉”,有了很多启发。
  
  修武县第二实验中学的薛志芳校长认为,教师是“大脑的变革者”的定位很准确,但当前绝大多数教师对脑神经科学接触不多,“其实,教育教学工作不仅需要我们具备丰厚的心理学知识,而且更需要我们懂得脑科学,了解教与学发生的生物学机理”,而这本书能够“重构我们的大脑”。
  
  郑州市文化路第三小学徐艳琴老师在发言时,记者发现这本书上她密密麻麻做满了批注,还专门用一个本子做摘抄。她说,自己感受最深的就是教学中遇到的许多问题,都可以从这本书中找到答案,而且都有科学依据。“以前给学生讲要早睡,并没有想到底为什么,现在知道人脑中的海马对巩固学习成果起关键作用,具有长时记忆功能,海马具有产生新神经元的能力,叫作神经生成,神经生成的形式对学习、记忆有重大影响。神经生成的能力可以通过日常的饮食锻炼而增强,会因长期的失眠而削弱。所以,睡眠很重要,日常锻炼也很重要,这样给学生讲,学生很自然就接受了。”关于多动症学生的教育、男生女生的学习特点、学习小组中女生数量安排,徐老师都有了很多感悟。
  
  郑州市文化路第三小学的徐静老师对这本书中《学习与善读者》一章有很多共鸣,因为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培养学生读书的习惯,读了之后,以前有些迷惑不解的现象终于有了答案,对于学会阅读的过程有了比较系统的了解,现在她更有信心了。
  
  河南省实验中学思达外国语小学的王勇老师认为,这本书极像是一个科普读物,信息丰富,又留给我们很多探索的空间。他从“机会之窗”“舒缓大脑的策略”“男性女性之脑的差异”等角度分享了对教育教学的启示。
  
  修武县第二实验中学全校教师去年在薛校长的推荐下曾共读过《适于脑的教学》,所以王志芳、常利峰两位老师对于脑科学并不陌生,但这本书还是给他们带来很多思考。常利峰从青少年大脑中额叶的发展、神经生成等十个方面切入反思了自己教育教学改进的策略。王志芳由于担任初三班主任,就从工作需要出发,重点读了其中的两个章节《青少年之脑》和《识字之脑》。原先,她把学生“只说不做”归因为自己的教育方法不当,现在认识到,这原来是青少年的认知特点。书中对此的建议是“开展实践活动,让学生深入了解生活”,还有具体的实施方法指导,这给她了很多启示。从2011年9月开始带的这一届学生,她做得最多的工作是引导读书,但自认“以失败告终”,读了这本书,王老师有了很多策略上的改进思考。另外,镜像神经元、“一心多用”、反馈、有效的应考策略等内容,也都让她受益匪浅。
  
  河南省实验中学思达外国语小学的赵彬老师教低年级段的学生,而且自己的孩子也还小,因此,她对书中《儿童的神经元发展》《追新求奇的人脑》等章节的内容很感兴趣。她认为,作为父母,应该了解“机会之窗”的内容,在幼儿发展的关键时期,在情绪控制、词汇、语言习得、数学逻辑等方面,为孩子的发展创造条件;作为教师,就要在幼儿已经建立的大脑发展基础上,增强其神经元。让孩子多运动,课堂上多一些游戏、比赛和表演,学校多开展一些实践活动,是她比较深刻的感悟。
  
  郑州市第九十四中学正在践行“友善用脑”理论推动教学改革,所以读到这本书,师保林校长和徐新玲老师都感到非常欣喜。徐新玲将这本书中的各种观点和教学策略一一整理,做成了思维导图,以便更系统、更全面地掌握。她说,在学习友善用脑理论的时候,对诸如思维导图、小组学习、营造课堂氛围等,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在课堂上实践之后也发现效果真的很好,可为什么要这样,却又说不出个道道。读了这本书,发现都是脑神经科学在做支撑的,读到相关的论述,都会忍不住感叹,和同事分享、讨论。
  
  读完这本书,她感到,教育首先要接纳学生,尊重学生不同的大脑和不同的认知模式。另外,书中关于“规范”的描述,也让她对人脑的认知模式有了清晰的认识,坚定了构建课堂模式的信心。
  
  师保林校长则把脑神经科学的启发运用到领导学校发展上,他提出,应该思考以什么文化影响学生——无论是课堂还是校园,应从关注学生的情绪出发,营造和谐的氛围;以什么理念定义教育元素——学生、课程、教材等,需要从脑神经科学角度重新认识;以什么态度对待教育教学——要形成一些规范,但不能压制;以什么策略完成教育目标——基于脑神经科学,以科学的策略,尊重教育规律。
  
  在分享完各自的阅读收获之后,大家还就读书中的一些问题,如“教师与其把自己当成一个教书的人,不如把自己看成调节课堂氛围的人”“规范不等于压制”“英文与汉字是两种不同的文字,识字之脑的理论对于汉语学习和阅读,是否适用”等,展开了研讨。
  
  在交流研讨中,老师们达成了一个共识:脑神经科学的研究成果应更多地运用于教育教学,而这个前提就是教师去认识人脑。对于教师而言,“对大脑如何学习越能了若指掌,就越容易在教育教学中取得突出业绩”。

 

 

 

 

 

读书会交流现场 本报记者 代修鹏 摄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