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基层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教育是个良心活儿”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7 月 0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育是个良心活儿”

□ 本报记者 张红梅  通讯员 汪重阳 徐良/文图

 

    郭贺驼村是一个只有600人的小村子。这里属浅山区,沟壑纵横,土地贫瘠,农民靠天吃饭。为了能让村里的孩子们都有学上,一位有着22年党龄的教师,在这里坚守了40年。40年来,他淡泊名利,甘于奉献,拒绝“出山”去当校长;40年来,村子里走出了47位大学生。乡亲们说,这都应该感谢他——安阳市龙安区马投涧镇杜贺驼小学郭贺驼教学点的王平只老师。

 

40年凭良心坚守山区

 

  从安阳市到郭贺驼村,记者乘车走了1个多小时。进村前,有一个长约1公里的大下坡,郭贺驼教学点就在这大沟的下面。当记者来到这个只有三间教室的郭贺驼教学点时,有几个工人正在垒院墙、建厕所。王平只带着孩子们在做课间游戏。见到记者,这位平实憨厚的老教师,说得最多的就是:“教育是个良心活儿。”
  
  “王老师,你是哪年到咱村学校教书的?”王平只说:“我高中毕业那年当的民办教师。”因家庭贫困,197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后准备回家务农。恰好,郭贺驼村学校急需教师,他和李新保就被村干部推荐到学校当了民办教师。自己没条件上大学,一定要让自己的学生能够上大学。王平只抱着这样的信念,开始了他的教师生涯,一干就是40年。
  
  在村里的一所寺庙前,乡亲们听说记者是来采访王平只的,一下子把记者围了起来。原来,郭贺驼村小学最早是借用这座寺庙的房子上课的。改革开放后,民间信仰活动增多,村民到寺庙里烧香磕头的也越来越多,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教学秩序,2002年学校才搬到了现在的地方。
  
  村民们给记者讲述了王平只的一次离校出走的经历。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平只结婚有了孩子,小家庭的开支骤然增加。一个月5元钱的生活补助,常常让王平只感到捉襟见肘。会看图纸的他,到建筑工地上当技术员绝对比当个民办教师挣得多。于是,1982年年末,王平只与李新保忍痛离开了学校。他们俩一走,学校80多名学生一年之内流失了60名。乡亲们坐不住了,1984年一开春,40名村民代表召开了会议,代表们一致同意邀请王平只回校教学。
  
  被硬拉回来参加会议的王平只,望着乡亲们恳切的目光,当场表态:“谢谢大家的信任,我就是不挣钱,也要把咱村的教育搞好。”他的话赢得了热烈掌声。随后,王平只又把李新保也叫了回来。从1984年春天开始,郭贺驼村小学又恢复了生机。
  
  从此,王平只每天7:30准时到校,迎接第一个孩子的到来;傍晚,他又送走最后一个孩子。王平只也从老师哥哥,慢慢变成了老师叔叔、老师爷爷。这位老师爷爷居然会教语文、数学、美术、体育,他所带的年级在乡里每年的质量评估中名列前茅。王平只干吼几声,唱支曲子,令孩子们心旷神怡,觉得这就是贺陀沟里最美的音乐。
  
  记者碰到了前来教学点察看围墙修建的乡中心校校长于振江,他告诉记者,这40年来,王平只不是没有机会走出这山沟。2003年安阳市行政区划时,郭贺驼村随马投涧镇一起并进了城,有人建议王平只调进城里工作,可他说哪里都一样。2005年镇中心校校长王贵三次邀请王平只去杜贺驼学校当校长,他都拒绝了。
  
  记者问王平只:“这么好的机会,你为啥不进城,不去当校长呢?”王平只笑着说:“有人愿意来,我就松松肩;没有人来,咱就继续干,因为贺驼、老河沟的百姓信咱,一个‘信’字拴咱一辈子……”

 

30年复式教学成绩显著

 

  在新粉刷的教室里,王平只正在上语文课。记者看到,他一边领着孩子们读《小蝌蚪找妈妈》,一边及时纠正个别孩子的读书姿势。学习生字环节,孩子们积极踊跃上台拼读。王平只对记者说:“教育是个良心活儿,咱不能到国外教外语,在家门口把自己的学生教好了,也是本事。”正是这个朴素的想法,让他在30年的复式教学中创造了奇迹。
  
  王平只1984年回到学校后,学校有五个年级,可教师只有他和李新保两个人。他们不得不进行复式教学。面对挑战,王平只很快摸索出一套有效的“复式教学管理法”来。他充分发挥班组干部的管理作用,四个学生一组,分正副组长。组长在中间学员在两边,便于辅导检查。每个年级设多个班长,有语文班长、数学班长、副科班长、卫生班长,这些学生都是老师的得力助手。王平只给一个班级上课时,另一个班级做巩固练习或到教室外读课文。班组长要负起责任,组织组员学习。每节课王平只都要先认真检查班长的作业,班长无误后再认真检查组长的作业。组长如果有错误,让其指出错在哪里并改正,组长改正后再检查组员。这样,作业经过多次检查和批改,老师再全面检查,就使优等生对知识点掌握更加牢固,学困生也能迅速解除当堂的困惑,掌握当天所要学习的内容。
  
  “我就这样一直做着。后来全国教育界学习江苏洋思中学的先进经验,才知道人家也是这样做的,还起了个洋气的名字——兵教兵。我感到自己的做法与全国先进的理念都合拍了。”王平只很自豪地跟记者说。
  
  在自主、合作式学习理念指导下,王平只的教学成绩提升很快。1984年至1992年,他的教学成绩在本学区7个学校中一直名列前一、二名,1993年后全乡期末联考,他所任教的各科成绩更是连续10年名列全乡第一或第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20年腿病困扰不言放弃

 

  看没有其他人在场,记者悄悄地问:“王老师能看看您的腿吗?”王平只笑呵呵地说着“中!”,顺手捋起了裤腿。记者一下子惊呆了,这么大面积的伤口,该有多疼啊。看到记者吃惊的样子,王平只连忙解释:“现在已经好多了。上次区委高勤科书记来看过我后,安阳市脉管炎医院的院长专程看过我的腿,给开了药,暑假还要为我做免费治疗。”
  
  王平只的腿患有较难治疗的臁疮。1991年夏,王平只突然感觉到右小腿部疼痛不已,医院初步确诊为骨髓炎,需要动个小手术。趁着假期,王平只到医院做了腿部手术。谁知这仅仅只是腿病的序幕,他的腿竟然又患上了臁疮。右脚腕上部内侧是患病区,每到冬、春季节就会生出一层密集的小疙瘩,肌肉肿胀,皮肤溃烂,疼痛难忍。
  
  因为是复式班教学,他要全天站立讲课,每天下来总是累得全身疲软。特别是那只病腿,会肿得明晃晃的,一按一个坑。晚上腿疼得无法入睡时,王平只就平躺在床上,将腿高高翘在床头叠起的两条被子上,使腿部淤积的血液循环快点儿,以待第二天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工作。
  
  一天下午第二节正讲课时,腿疼得钻心,他只好坐在凳子上讲课。后来,腿疼得实在受不了了,他就又搬了一个凳子,把病腿放在另一个凳子上继续讲课。当王平只扭身往黑板上写字时,由于转身太急跌倒了,腿部伤口正好磕破了,鲜血直流,疼得他满脸都是豆大的汗珠。一个孩子叫来了村医生,医生说他必须马上休息。但面对那么多的学生,王平只不忍心,就央求医生用绷带缠住病腿,继续坚持给学生上课。
  
  每年病腿发作时,王平只都需要进行约一个月的输液治疗。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功课,他坚持白天上课,晚上到邻村医生家输液,这一输就是20多年。
  
  即使是腿疼成这样,王平只依然坚守在教学点,从没离开过课堂。王平只的坚守,使得郭贺驼村一代又一代学生接受了正规又优质的小学教育,为他们的成才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正在河南师范大学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读大四的李静静告诉记者:“我能到河师大读书,要感谢父母,更要感谢我的小学老师王平只。他非常敬业,每天早上总是第一个到校。他的腿一直不舒服,但他还坚持给我们上课。他在学习和生活上都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的教学态度是每位老师要学习的,他的教学精神更是我要学习的。”
  
  记者在寺庙门口采访村民时,恰好碰到王平只的妻子刚从外面回来,跟着她去了家里。家里桌上放着一堆作业本。“他回家不干家务,不会做饭,如果我不在家,他只能凑合着下点面条吃。他的心全放在了教学上。”王平只爱人边切菜边跟记者说。难怪一位村民跟记者说:“你不能只写王老师,还要写他背后支持他的妻子。”正是有了家人的支持,王平只在这坚守山村小学的40年里并不孤独。

 

 

王平只老师

 

 

快乐的课外活动

 

 

村民见到王平只都很尊敬、很热情

 

 

王平只在上课

 

 

教学点新来的老师

 

 

办公室新配了电脑、饮水机

 

 

在王平只的成绩里,也有爱人的份

 

 

新学校建好一直没有院墙,一家企业为王平只的精神所感动,出钱为学校垒院墙

 

 

严重的腿病,困扰了他20多年

 

 

只有三间教室的郭贺驼教学点

 

记者手记:
  
  作为一名老党员,王平只生活在这里,乡里乡亲、大人小孩他都十分熟悉,坚守在这沟里的学校,守住这三尺讲台,他非常快乐。“教育是个良心活儿”这句话王平只反复地讲,在他40年的坚守中写满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良心。全省基层教师中,像王平只老师这样的党员还有很多,他们都在以各自不同的坚守与奉献,共同为河南的教育事业奠基。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