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基层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若木书院:城中村孩子心灵的庇护所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7 月 22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若木书院:城中村孩子心灵的庇护所

□ 本报记者 黄鹏举/文图 

 

    不久前,记者拿着自己选购的一些图书,到一所位于郑州城中村里的书院捐赠图书。之前跟书院的主人胡圣年已经联系过,可城中村错综复杂的道路和凌乱的建筑布局还是让记者颇费周折。最终,向几个街上玩耍的孩子问路,才算找到了这所位于一家超市二楼的书院。楼下路口,书院主人胡圣年已在不远处迎接。
  
  这所书院名为若木书院,是一个致力于流动儿童教育的民间公益组织。书院通过在城中村建立社区活动室的形式,为城市外来务工者子女提供图书借阅、课后作业辅导等免费服务。
  
  A 阅读连接起胡圣年和孩子们

 

    “来书院看书的孩子们,大多来自农村,他们的父母在郑州打工忙于生计,没有时间照顾他们。这些孩子跟随父母一下子来到陌生的环境,失去了安全感,失去了正常的人际关系,很需要照顾。”说这些时,胡圣年正站在书院6000多册略显杂乱的图书和一排排桌椅之间。在记者来访之前,他正在整理书籍,黑色的上衣上还残留着些许灰尘。“若木书院通过这些书,通过义务教课的老师、大学生志愿者,以及我和我的妻子,希望能够给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提供一种陪伴,给他们营造一种安全的环境。人与人之间正常交流的氛围是最重要的。”
  
  若木书院所在的庙李村,是郑州有名的都市村庄,人口密集且流动性大,人员构成复杂。这些孩子如果放学后不能在书院看书学习,就只能在这嘈杂的城市边缘生长。“有了这个地儿,孩子们至少有个被看顾的地方。”胡圣年说道。
  
  边整理书籍,胡圣年向记者讲起了自己的阅读故事,“在郑州上学的那两年,每到周末我都要去河南省图书馆读书,我还记得在图书馆借的第一本社会学的书是《当代社会学理论》”。胡圣年说自己对社会学、历史学方面的书籍非常感兴趣,“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看完了《孙中山全集》,钱穆的书百分之七八十我也都看了,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社会学之父孔德、斯宾塞,还有胡适,梁漱溟的《乡村建设理论》……”胡圣年一口气说出了许多自己喜欢的作者和代表作品,如数家珍。很难想象,站在面前的这个矮瘦男人只是一个蜗居城中村、在市井讨生活的外乡人。“这些书我都看过,现在书院里也有,不过孩子们是不大爱看的,他们爱看《查理九世》《淘气包马小跳》,有的孩子把这两套书都看完了。”
  
  B若木的孩子们可以很快乐

 

    下午4点10分左右,附近放学的孩子们蹦蹦跳跳地来书院签到了。一个刚上四年级的小女孩,还没在座位上坐稳,就抽出一个盒子,里面是四五个塑料绳编制的手环,“胡老师,这个手环送给你。”接过手环的胡老师示意孩子也给我这位“老师”一个。“他是谁啊?我不认识,这几个还要给志愿者姐姐呢!”显然孩子们对记者这个陌生人有些排斥。可没过多大会儿,小女孩就把手环递到了我手里,“这个手环不好看,就给你吧。”孩子们的天真在这个狭小空间里肆意展示着,不见传言中城中村孩子的孤僻与冷漠。
  
  “打扫卫生,值日排班我也被排进来,在若木书院孩子的眼里,我不是一个大人,我跟他们是平等的。”胡圣年说,“他们干了一些‘小坏事儿’愿意跟我说,而不会跟自己爸妈说。”
  
  “我老家是商丘的,我有两个姐姐,我爸妈在古玩城摆摊,要是这里关门了,我们只能去超市卖书的地方看书了,但那里没有这儿好玩。”一个四年级的小男生说,他是第三次来若木书院。“我老家是封丘的,我们都是庙李小学的学生,我们俩一个班,在这儿可以看书,可以交朋友,还有老师帮我们辅导作业,有时候英语、数学难得很,胡老师可以帮我们。”一个姓潘的男孩子还没等记者发问就迫不及待地插话道。
  
  C众人的扶持 若木走到现在

 

    “书院能走到现在,多亏一帮书友的支持,从构思到落实他们都帮我出了不少主意!”据胡圣年介绍,这帮书友有来自胡圣年摆书摊卖二手书时结交的朋友,也有后来参加黄河青年读书会认识的人。当谈到书院的成功创建该归功于谁时,胡圣年笑称应该归自己的“智囊团”。“崔晟老师是资深公益人士,是公益组织自然之友河南小组工委,韩青老师原来是郑州一家都市报的记者,现在是自由撰稿人,投身公益事业,还有其他朋友,都给了书院很大的帮助。”
  
  和大学生志愿者团队的合作,也让胡圣年感受到来自校园的暖暖正能量。“这些大学生看到媒体上对若木书院的报道,就主动地与我联系,每逢周末就来书院给孩子们辅导功课,陪孩子玩耍,跟孩子交流谈心。”据胡圣年介绍,郑州几乎知名高校的学生都来这里做过志愿者,“有郑大的,有轻工业学院的,有河南中医学院的,特别是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志愿者协会的几个同学我印象很深。”在去年暑假,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志愿者团队为若木书院服务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孩子们跟这些大哥哥大姐姐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在分开的时候,孩子们和很多志愿者都哭了,他们舍不得。”今年暑假来书院义务支教的是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蒲公英暑期支教团队,他们从7月1日就开始筹备支教活动,“我们这个团队包括我在内有6名成员都是财大的学生,今天是我们正式展开支教的第一天,效果还不错,希望我们的行动在给孩子们带来快乐的同时也让他们能学到知识。”团队负责人万亚博说道。
  
  现在胡圣年夫妇通过网络,扩大了若木书院的影响,引起了媒体和社会公益人士的关注和扶持,加上自己义卖眼镜的收入,本部的经营已不成问题。
  
  D若木书院要坚持 再难也不会放弃

 

    “今年5月25号,张家村分院的房租到期了,因为没有找到其他支持,这个点儿目前已经撤掉了。”2013年6月,若木书院在临近庙李的张家村开设了分院,这是胡圣年团队实现自己公益事业的一次大的跨越。“一开始的效果是很好的,每天都有三四十个孩子过来。”胡圣年肯定地说。
  
  但是随着与支持张家村分院合作的公益基金到期,加上自己时间和精力上的局限,胡圣年渐渐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房东很早就来催了,说要是我提前搬了,可以补给我一个月的房租,我没有同意,还想再等等有没有好的公益项目来支持”。胡圣年表示,从去年12月份开始,他就感到同时经营两家书院的压力太大,“不仅是资金上的,若木书院专职的志愿者只有3个,我自己也不是学管理出身,同时看顾好两个书院好几十个孩子真是个问题”。胡圣年作为若木书院的发起人确实承担了很多可能已经超出他能力的责任,既要做好两个公益书院的管理者,又同时经营好眼镜店,还要尽到照顾妻子、女儿的责任,这是一项艰难的任务。
  
  据胡圣年介绍,张家村分院的两千册图书已经搬回庙李本部,前几周一直忙着整理书架给书腾地儿。而据记者了解,书院所在的庙李村已列入郑州城中村改造计划,书院本部在未来几年也将面临搬迁。
  
  “若木书院不论多难还是会坚持下来的,做公益是做良心,有些人做一件事做不成就放弃了,我不是那样的人,若木书院是一步步做起来的也会继续坚持下去。”

 

位于城中村的若木书院

 

 

胡圣年和孩子在书院

 

 

胡圣年在整理图书

 

 

胡圣年展示刚申请的微信公共账号

 

 

孩子们在书院的借阅记录

 

 

对孩子们来说,在书院看书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

 

 

大学生志愿者在辅导孩子们

 

 

书院是孩子们心灵的港湾

 

 

若木书院

 

 

记者手记:
  
  在采访回来的路上,突然觉得胡圣年跟清末一个做善事的人很像,那个人叫武训。武训自己目不识丁,一生孤苦无依,21岁开始立下誓愿要修建义学给穷人家的孩子免费读书,经过30多年的行乞和卖艺的积攒,修建起了三处义学,购置学田三百余亩,积累办学资金达万贯之多,创造了教育史上的奇迹。
  
  “若木”一词来自屈原《离骚》中的“折若木以拂日兮”,意思是说折若木枝条打扫太阳上的灰尘,寓意追求光明和真理,在这点上武训和胡圣年都自觉不自觉地延续了一种尊重文化、尊重知识的传统。不同的是,在现代社会,人与人的关系割裂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紧张的生活节奏让静心读书思考成为一种奢侈,通过在若木书院的活动,孩子们获得了另一种形式的心灵庇护,同时若木书院能够在浮躁的都市边缘存在,生发正气,服务底层教育,她的象征意义可能已经超过了她实际发挥的作用。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