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课堂教学中的主客体关系
让课堂少些物质的诱惑
亟须建立教师退出机制
动了感情,用对了方法
在简约中走向丰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8 月 20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课堂教学中的主客体关系

□ 贾书建 

 

    午后,友人打来电话与我探讨课堂教学中的“主-客”体关系问题。这是教育学要研究的一个基础问题,具有理论与实践的双重价值。
  
  主体、客体及其相互关系

 

    主体与客体是认识论上的一对范畴。在哲学上我们所秉持的主流观点应当是唯物辩证法的观点,(但不排斥其他哲学流派的合理内核)这是我们立论的哲学基础;如果丧失了这个基础,就必然导致教育理论与实践的全面混乱。《现代汉语词典》上解释:主体,哲学上指有认识和实践能力的人;客体,哲学上指主体以外的客观事物,是主体认识和实践的对象。
  
  既然主体与客体是一对范畴,那么二者就是共生互存的关系。没有主体便无客体,没有客体亦无主体,抛开客体讨论主体,或者抛开主体讨论客体都是没有意义的。主体与客体是通过认识和实践活动联系起来并确立起关系的。例如,“我教你”,“我”是主体,“你”是客体,“教”是把“我”与“你”联系起来并确立起关系的认识和实践活动。再例如,“你学我”,“你”是主体,“我”是客体,“学”是把“你”与“我”联系起来并确立起关系的认识和实践活动。
  
  我们还有必要辨识一下“人”与“物”。“物”指物质、生物或事物等等。人也是物,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物,而是具有认识与实践能力的特殊的物。人们不是说“人是万物之灵”吗,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认识和实践是人所特有的能力与属性,而除了人以外的物只能作为人认识和实践的对象。因此,认识和实践的主体只能是人,而不能是除人以外的物;而作为主体认识和实践的对象的客体既可以是人,也可以是除人以外的物。换一个角度来说,人既可以是主体,也可以是客体,即人作为认识和实践的主体的同时,也可以充当其他人认识和实践的对象——客体;但除人以外的物只能是客体,而不能反客为主来充当主体。搞清楚这一点至关重要,否则必然导致理论与实践上的混淆。
  
  课堂教学中的“主-客”体关系说

 

    关于课堂教学中的“主-客”体关系,说法有多种,较为流行的有以下几种:
  
  “教师主体”说。此说认为,教学过程是教师教、学生学的过程,教学的主导是教师,教学的对象是学生,因此课堂教学的主体是教师,客体是学生。请大家注意,每一种教育学主张,其背后都有一定的教育哲学支撑着。“教师主体”说源自以德国大教育家、“现代教育学之父”赫尔巴特为代表的“教师中心论”:强调教师在教学中的绝对权威,一切教育活动的基础都应以教师为中心。
  
  “学生主体”说。此说认为,教学过程是学生进行认识活动从而获得发展的过程,显然这种认识活动的主人是学生,而不是教师。因此学生是课堂教学的主体,教材作为学生认识的对象处于客体地位。教师干什么呢?指导学生进行认识活动。“学生主体”说的理论基础是“学生中心论”(“儿童中心论”),代表人物是与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的“自然主义教育”主张一脉相承的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
  
  “双主体”说。此说认为,既然教师与学生都是具有认识与实践能力的人,那么教师与学生都是课堂教学的主体(即所谓“双主体”),而教材是教师与学生所认识的共同对象,即为课堂教学的客体。具体又有三种观点。(参见崔允漷主编的《有效教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以上各说各有各的道理(合理性),但都存在一定的问题甚至是避不开的悖论。
  
  我与友人的分歧

 

    我与友人讨论的焦点或者说分歧还不在于上述几种说法,而在于他提出的一个“新观点”:课堂教学的主体是“伟大事物”(“大问题”)。这不是他的原创,而是他读《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帕克·帕尔默著)一书的心得。
  
  《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这本书所要探讨的核心问题是“学习共同体”的建构问题。帕尔默认为理想的学习共同体,不是“治疗模式”,不是“公民模式”,也不是“市场模式”,而是“为伟大事物魅力所凝聚”的共同体——“真正的共同体”。作者指出,“这个共同体并不只是借着我们个人思想和感觉的力量结合在一起,亦因‘伟大事物的魅力’而结合在一起。”“我所指的伟大事物,是求知者永远聚集其周围的主体——不是研究这些主体的学科,也不是关于它们的课本或解释它们的理论,而是这些视为主体的事物本身。”我们可以称之为“‘伟大事物’主体”说。
  
  明眼人一看就晓得帕尔默的哲学跟我们应当秉持的主流哲学不是一个路子,他受到了黑格尔哲学的影响。黑格尔主张“实体即主体”,具有“超验”的性质。而在我看来,比黑格尔等更深刻、更彻底的是佛家的“自性说”。我们可以理解帕尔默,我们可以吸收帕尔默观点的合理内核并加以“中国化”改造,但却不能把帕尔默的观点直接变成我们的言说。前已述及,认识的主体只能是人,而不能是除人以外的物;迄今为止,市面上流行的各种课堂教学的“主体说”,还没有一说超越了人——教师或学生的范畴,这就是最好的明证。因此,“课堂教学的主体是‘伟大事物’”的表述是不合适的。抛开学理不谈,一个简单的理由,它极其容易造成教育理论与实践的混淆,比如,它完全有可能被用来制造“见物不见人”的课堂。
  
  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表述呢?“伟大事物”或者“大问题”是课堂教学所要关注的核心问题。
  
  课堂教学的“主-客”体关系之我见

 

    关于课堂教学的“主-客”体关系问题,我在拙著《说课论要》(东北林业大学出版社出版)中进行了一些探讨,这里再简单说上几句。
  
  课堂教学的基本要素。即构成课堂教学的最基本成分,国内比较流行的有“三因素”说(教师、学生和教材),“四因素”说(教师、学生、教材和环境)等。我以为课堂教学的基本要素是教师、学生和课程等三个要素。
  
  “三方四重主-客体关系”。课堂教学的“主-客”体关系不是别的,而是教学系统中诸要素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反映。如果我们运用系统思想和辩证观点做整体分析和动态考察,会发现教学系统中存在着“三方四重主-客体关系”。“三方”,即指教师、学生和课程等教学的三个基本要素;“四重主-客体关系”,即指在教学系统中存在着四重“主-客”子系统:教师→学生,学生→教师,教师→课程,学生→课程,等等。这四重“主-客”子系统是有机联系、不可分割的。如图所示:
  
  研究课堂教学的主体活动,就是研究教师和学生在每个子系统中对自己的客体对象的作用过程。教师作为主体,学生和课程都成为他的认识客体,并以一个“学生→课程”的“主-客”子系统共同反作用于认识主体——教师;学生作为主体,教师和课程则成为他的认识客体,并以一个“教师→课程”的“主-客”子系统共同反作用于认识主体——学生。师生双方上述的主体活动并不是简单地分属于施教过程和学习过程,而是通过师生间互为主、客的双向反馈“主-客”体关系结为整体,具有互动性、连锁性、反馈性等特点。师生双方各自的主、客体地位和彼此关系的不断转化,形成了复杂的辩证运动,并由此决定着教学过程。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教师进修学校)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