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课堂教学中的主客体关系
让课堂少些物质的诱惑
亟须建立教师退出机制
动了感情,用对了方法
在简约中走向丰富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8 月 20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动了感情,用对了方法

□ 杨志强 

 

    暑假期间,一家汽车4S店里有促销活动,想买车的我和爱人就去了销售中心。来看车的人特别多,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在欣赏完几款车之后,没有销售人员来接待我们,我们只好坐在汽车展厅的一隅等候。
  
  “杨老师,您好。您也来买车吗?”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伙子,热情地和我打招呼。
  
  “呵呵,杨老师,您忘记了吗?我是韩庆利啊。我上五年级时,您教了我们一个月。那时候,您还教我怎么写‘多’字和‘中’字呢!您说两个东西摞起来的时候才是多……”小韩微笑着说。
  
  我想起来了,他是那个对汉字情有独钟的学生嘛!
  
  十几年前,那时我刚参加工作,在学校教务处帮忙。后来,学校一位老师因病休假了,领导就让我替她教授五年级的语文课。我是新手,又没有登过讲台,再加上是中途接班,很担心学生们不喜欢我。好在,以前的老师教学水平高,学生们的语文成绩都特别好,自学能力也特别强,很多时候我只是带领他们复习。
  
  在批改学生作文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个叫韩庆利的学生经常把常见的“多”和“中”写错。“多”,明明是上下结构,他总是写成左右结构。写“中”字的时候,那中间的一竖,不是上面的部分写得短,就是下面的部分躲在“口”里不出来。讲评作文,针对此问题,我也特意提醒他注意汉字细节部分的书写,要把汉字写规范。谁知,这个同学的错误的写法,却一直都没有改正。我当时想,这应该是这个学生的习惯性错误,如果我现在不去纠正他,他有可能会这样写错一辈子。
  
  我就找到韩庆利,询问他为什么那样写。他说他觉得写“多”字的时候,两个“夕”左右写和上下写,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左右写更好看些。为了说服他,我说:“对一些物体来说,什么情况是多呢?比如我们班的作文本,一大摞。很多吧,只有一本一本地摞起来,摞高了才让人感觉有很多。如果只是平铺在地上,大家看不到,还能感觉到多吗?所以,两个东西摞起来放的时候,大家才能感觉到多。‘多’字应该上下结构来写,才是规范的。”
  
  对于“中”,我没有讲太多,只是给他了一张作文纸,让他给我撕出来一个“中”字。他把纸张对折两次撕成了一个“十”字,后又撕成了“环形交叉路口”的标志,两次失败之后,他在第三次终于撕成了“中”字。
  
  我的方法,如今看来或许不太正确,但是,却激发了这个学生的学习兴趣。尤其,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星期之后,韩庆利给我欣赏他收集的一些特殊的汉字,如“鑫”“磊”“晶”“矗”“森”“淼”“聶”“犇”等汉字。原来,他听了我的讲解觉得很有趣,回家之后就自己从字典里找类似于“多”的重叠的汉字。他越找越有兴趣,还发现了“土,圭,垚”“人,从,众”“口,吕,品”“火,炎,焱,燚”的这样几组叠字。看到如此有心的孩子,我就在课堂上表扬了韩庆利学习积极主动,探索了这么多有趣的汉字,让我也开了眼界。
  
  没想到十多年后我竟然在陌生的城市里遇到我仅仅教了一个多月的学生,我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还能记得我,并且记得我当初讲授的方法。除了意外,更多的是感动!
  
  “杨老师,我现在是这家4S店的销售经理。由于我爱读书和写作,现在我还是我们老板的秘书。我今天的工作源自我对语文的热爱,喜欢语文完全是因为您当时对我的表扬。是您在我心中播下了汉字之美的种子,杨老师,我一直记得您的。”
  
  播下汉字之美的种子,我有吗?我突然想起苏霍姆林斯基所说的那句话:“如果教师不想法设法使学生产生情绪高昂和智力振奋的内心状态,就急于传授知识,那么这种知识只能使人产生冷漠的态度,而不动感情的脑力劳动就会使人产生疲倦。没有欢欣鼓舞的心情,学习就会成为学生沉重的负担。”我仅仅是动了感情,用对了方法。
  
  (作者单位:郑州市惠济区实验小学)(本版插图:盛凯)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