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倾听,不可或缺
老师,你是否三句话不离本行
课堂是允许出错的地方
教师的精神“三变”
“小米”手机对教育的启示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9 月 0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师,你是否三句话不离本行
——关于教师精神生活丰富性的问题(下)

□ 林高明 


  在教育及文化艺术活动中“歪打正着”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在数学概念上,两点之间的距离是直线最短,而从生活文化教育的角度上来看,两点之间的距离是曲线最短。有时看起来不务正业,其实就是最务正业。
  教育是一种综合性、创造性的文化活动。在考察不少名师的成长历程中,我发现这样的一种现象:跨领域、跨学科成就名师。特级教师支玉恒体育学校毕业后,大部分时间任体育教师。年近四十,才开始教语文,正式上语文课,仅七年时间。但是,凡是听过他上课的老师,都说他的课上得好。他面对教材,能找到与众不同的切入点,设计出独特的教学过程,选择新颖的教学方法,取得应有的教学效果。窦桂梅老师刚毕业时留校做行政工作,在不懈努力下,她被改分到吉林市第一小学。五年里,她只是个代课教师,先后代上过音乐、数学、美术等。五年后,她才真正成为一名语文老师。此后,她在语文教学中如鱼得水,并渐渐创立自己的教育教学思想,尤其重要的是,多年来游学英国、美国、乌克兰、韩国、日本,对其他国家教育教学中的所见所闻所思,不断开拓了她开阔的“教育视界”。多年来,她不断地超越与创造,并构建“‘1+X课程’体系”,成了教育界中的一个奇迹……
  在现行的教育教学工作中,一般而言,学校里各学科之间有了明确的楚河汉界,有了泾渭分明的阵地,互不往来、互不干涉,各自的生命境界与求知的境界被箱笼化、分割化了。于是,教师的知识结构、求知方式就变得残缺不全。长此以往,教师的知识不断地被窄化、孤立化,缺乏整体性和联系性,就自然而然缺乏思想的品质与创造的活性。
  其实,教育教学实践如此,教育教学理论的创造也是如此。单一性必然走向单调,单一性中不可能诞生创造性。
  1975年,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上天,促使美国朝野达成共识:要振兴美国教育。这一共识使许多有识之士赶到伍兹霍尔,参加由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布鲁纳主持的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共35人,而教育学家仅有3人,其余为:心理学家11人,数学家6人,生物学家5人,物理学家4人,电影摄制者2人,历史学家2人,医学家1人,古典文学家1人。这是一次教育理论讨论会,会议的成果便是布鲁纳撰写的《教育过程》。这不仅是一本对美国教育实践有重大影响的教育学著作,也成了有世界影响的教育名著。这部名著是诸多领域专家集体智慧的结晶。20世纪90年代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了一个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专门思考21世纪的教育和学习。这个委员会的主席由当时的欧盟主席雅克·德洛尔担任,其余14名成员中,大多数是政治家、科学家、经济学家、社会活动家和行政人员,只有少数来自教育界,其研究成果《教育——财富蕴藏其中》成了当代影响深广的名著。
  综合、多样、丰富,会为超越与创造提供肥沃的土壤。在生物学上有着“杂交优势”的原理,在文化上也是同理可证的。
  著名的教育家夏丏尊先生在《学斋随想录》谈到这样一个观点,真是发人深思:吾人于专门职业以外,当有多方之趣味。军人只知军人之事,商人只知商人之事,彼此谈话至无共通适当之材料,其苦何堪?为将来之教师者宜注意及之。酱之只有酱气者,必非善酱;肉之只有肉气者,必非善肉;教师之只有教师气者,必非善教师也。当一个人终其一生只守死于自己的研究领域,除自己的专业之外一无所知,那么,他的所谓的专业眼光也是值得怀疑的。只有学问淹博,我们的视野才会开阔远大,我们的生命才会自由灵通,我们的专业才会走向精深,走向独到,得到创造。杜威说得好,教育即生活。教育对于师生来说是一种生活,而教师生活的丰富性与体验性决定了他创造教育教学生活的品质与品位。一位生活枯燥、了无趣味的教师在课堂生活中很难有开放的思想、活泼的情趣。一位生活窘迫的教师,很难传递出思考的悠闲与求知的快乐。一位足不出户、缺乏持续的精神生活追求的教师怎么可能将世界的生动性、精神的深刻性投映于学生的心灵世界之中?总之,好的教师往往不是就一说一、就此说此,而是由一而十、由此而彼,能近取譬,取之左右逢其源!专家的大境界不在于囿于“一亩三分地”自耕自作、自娱自乐,而在于突破自我,超越囿限,“挫万物于心间,笼万物于形内”,万事万物皆得理谛,随时随处皆有感悟。就是所谓的“青青翠竹皆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教育的最大使命就是培植出心智健全、通达开明、活泼健康的新人。而要培养这般新人,首先教师要融通情理智趣,成为一个身心两健的人。这就喻示着,教师的生活不能仅仅是每天都固守在“三句话不离本行”之内,否则,整个生活及人生就会显得窄、小、浅、短。不少教师在课余时间中,一谈到国家大事则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一谈到其他领域则是所知甚少甚浅,什么风土人情什么经济文化,基本上是属于一问三不知。他们的兴趣点就在于学校,而谈论学校的兴趣点就在于如何更好地把控学生,让学生沿着自己的既定思路亦步亦趋,跟着自己的教学打转。他们谈论的中心与焦点,以校长为圆心,以学校为直径,甚至是以班级为直径。他们只关注某个学生家长的家长里短,班级学生的分数的高低多少,学校的优秀评选考核如何找关系拉票……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埃里克森说:“如果他把工作当成他唯一的任务,把做什么工作看成是唯一的价值标准,那他就可能成为自己工作技能和老板们最驯服和最无思想的奴隶。”超出教育看教育,超出学科看学科,超出自我看教育,这样就不会产生“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局限与遗憾。困守在某一专业之内,就是将无限丰富的生命与人生窄化为逼仄的方寸之间,没有任何情趣与梦想。生活简单乏味的人,内心的精神生活也是淡然无味;没有开阔的视野,自然没有高远的人生格局;没有丰富的想象力及生活力,自然也不可能有敏感的心灵和创造性的思维。美国国家教育学会主席尼尔·诺丁斯建议,教师要多接触教学工作之外的事物,“让灵性生命的寻求获得满足”。正是基于此,叶澜教授在《教师角色与教师发展新探》写道:“没有教师的生命质量的提升,就很难有高的教育质量;没有教师精神的解放,就很难有学生精神的解放;没有教师的主动发展,就很难有学生的主动发展;没有教师的教育创造,就很难有学生的创造精神。”
  我们一方面要提倡“三句话不离本行”的敬业精神,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辨析这句话内含的一些“副作用”,要开阔眼界与心胸,才能拥有专业创造力,创生出更美好的教育教学生活。


  (作者单位:福建省莆田市教师进修学院)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