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烙“面月饼”
老家
月圆之夜
特别的礼物
山里的月亮
陪你过中秋
今秋月饼分外香
城市“美容师”的中秋节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9 月 05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山里的月亮

□ 卢俊霞 


  山里老家有16棵核桃树,3棵石榴树,一棵梨树。这些树使得爸妈每年接近中秋节,都像庄园主一样坐卧不安:“你们不回,我们自己租车回!核桃要打,石榴要摘,再不回去,就该坏地里了。”
  好吧,今天送爸妈回家。放下电话,我头发还没梳好,他们老两口儿已经提溜着小包袱在楼下叫我了。呵,这速度。
  两个小时后到了老家。开了大门,爸牙疼似的吧嗒着嘴:“唉,不住人的院子旺草啊!俩月不回来,草又铺满地了。”来不及“收拾”这些草,我们赶紧拿了几个编织袋去核桃树地。
  到地里一看,呀,大大的核桃乐呵呵地挂在树上,有好几个还邀功般地崩开了皮儿,哪一棵都不甘示弱地捧出一对对的核桃!再看地边儿的那棵梨树,虽没人给它疏果,可还是被压折了枝。妈心疼地轻轻扶着那根枝丫:“憨包,结这么多,使死了!”此时,爸正拿着镰砍去崖头边儿大枣树上的藤蔓。这棵当年小叔嫁接的枣树羞答答地垂下无数个刚红圈儿的大枣。
  突然间,我觉得这些果实好似亲人一般,无论我们回不回来,都默默地带着企盼、带着收获笃定地等着。
  妈没有着急摘核桃,而是吆喝对面沟畔的小双嫂子:“双哩,来摘核桃嘞,再叫叫小枝。梨都变甜发虚了。”
  妈的呼唤颇有成效。双嫂和小枝还有英婶说话间就到我家地头儿上了,都没带篮子,却带来一大筐话。小枝比我大10多岁,但见面从来都是叫我“小姑”。嘿,农村里,辈分可是大事,不能乱。
  “今年你不在家,我看核桃结得喜人,黑里把我家黑狗拴你家地头儿,一个核桃也没被糟蹋。你看你成城里人儿了,往年咱还一起上山拔韭菜,现在我可没伴儿喽。”
  “别笑话我了,憋得心难受,没法儿,等孙女上学,我一定回来。”妈说。
  妈那边说着,我和爸这边赶紧干着。我们先卸了核桃,又挑大的摘了两篮梨。石榴因为爸早早塞了农药,长得那叫一个“红富美”,也要摘。
  中午时分,上山打酸枣的女汉子们回来了。看到我妈在家,拉话儿那是必须的。说话间,她们有的回家掂来半兜辣椒,有的拿来鸡蛋、花生、南瓜,还有的拿来韭菜……
  后坡地里锄了草,院里收拾干净,核桃地儿的草也清理干净,房后的土往外挑了几担,梨和石榴摘后送了乡邻……
  坐下喝炖鸡蛋水时,已到夜里9点多。蓦然一抬头,月亮,正在天上,那么亮。惊觉今晚已是农历八月初九,离八月十五还有一步之遥,可现在,它已经以无比隆重的仪态迎接这个团圆的节日了。
  我敢说,没有人能在城里看到这样明清干净的月亮。这样的月色独属于山区的夜晚,深蓝的夜空,月亮还不太圆,但亮得舒展、坦荡、干净。
  这是我的老家啊,让我内心柔软、内心湿润的老家!任何时候,只要我要,只要她有……
  (作者单位:济源高级中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