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教师节特刊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过一种有尊严的教育生活·校长篇——校长的思想是学校的光亮
聊聊校长的乖与不乖
做一个有境界的校长
我力争做最好的自己
做个“五合一”校长
我当校长的“三把火”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9 月 10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聊聊校长的乖与不乖

□ 贾书建 


  现实中,“乖”与“不乖”这两类校长都有,而且跟每位校长都相关联。那有人问了:“你做校长时属于哪一类呢?”我想了想,姑且算“不乖”校长吧。
  我曾在一所企业办的初中做了11年校长。上世纪90年代,学校所在的企业本是一所关系到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的中央直属大企业,竟然濒临破产,要求学校自行承担包括教师工资福利、办学经费等在内的所有费用,致使学校陷入绝境。此时坐在校长位子上的那个苦命人,就是我。
  摆在我面前的有两大难题:学校生存问题和教职工“吃饭”问题。自己养活自己,谈何容易。坐等,只有死路一条;突围,还可能赢得一线生机。为此我实施了三大举措。
  一是招生改制谋出路。按规定,当时学校只能无偿招收本企业职工子弟,没有招收自费生的资质,而且要取得这个资质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办到的。管不了那么多了,企业不是不管吗,政府不是不问吗,既然如此,学校向社会提供“有偿服务”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学校上下都意识到了生源就是学校的生命线,就是全体教职工赖以“活命”的粮食。经过奔走呼告,上级终于给了我们一个“企有民营学校”的名分,在保证本企业职工子弟就读的前提下,可以名正言顺地面向社会招收自费生了。学校成功改制,正式更名为“明珠中学”。
  二是多种经营求发展。为了学校的生存,为了让老师们有饭吃,而且尽可能吃饱、吃好,我,一介书生,也被逼无奈走上了“经营”之路、念起了“生意”经。
  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终于来了!学校所在的企业原有三所幼儿园,一所突遭大火给烧掉了,一所因政府拆迁被取消了,另一所地处偏僻郊区。一时间,企业职工的孩子入园成了一个大问题,百十号幼教人员待岗,闹得企业领导无计可施。我瞅准了这个时机,利用学校闲置资源创办了“明珠幼儿园”,而且特事特办,边招生边办手续,等手续齐了,园也开了,我把这叫做“先生孩子后登记”。此举取得了丰厚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举办“明珠餐厅”是我的另一个“得意”之作,为教师提供免费午餐以外,还对外提供快餐服务。我还有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拟举办“明珠学团”,兴办“明珠集团”,后因政府启动了接收企办校的进程而作罢。
  三是大力改革除积弊。学校要生存、要发展,就必须轻装前行。征得企业的默许和有限度的支持,学校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三项”制度改革,以解决制约学校发展的根本问题。第一项是领导干部任用制度改革,校长由企业总经理聘任,副校长由校长聘任,恭恭敬敬地把校级领导请下了“铁交椅”;第二项是用工制度改革,实行定岗定编,全员竞聘上岗,落聘人员由企业负责统一安置,实实在在地砸碎了“铁饭碗”;第三项就是分配制度改革,实行绩效工资制,彻底打破了平均主义的“大锅饭”。
  就这样,学校不但在绝境中生存了下来,而且还得到了很大发展,校容校貌、师生精神状态焕然一新。
  以上这些做法都不能算“乖”,但实为情势所逼。究竟应当如何看待校长的“乖”与“不乖”呢?
  通常以为,“乖”校长指那些听吆喝、没有主见的校长,甚至跟懦弱、平庸画等号,他们认准一门——跟着上级屁股后面走,看上级的脸色行事,“服从”是其显著特点;而“不乖”校长是指那些不听话、特立独行的校长,他们有些叛逆、有些另类,不喜受制于人,“抗上”是其主要标志。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中,“乖”校长常含有贬义,而对“不乖”校长则褒奖有加。
  我以为对此应该辩证以观。首先,“乖”与“不乖”是校长个性的体现。校长的个性,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其办学的价值取向、思维方式与领导风格,进而影响着学校的文化与走向,以至于师生的心理结构上也免不了要打上其鲜明烙印。实际上,在每位校长身上都存在“乖”与“不乖”两个方面,只不过一方面表现得更为突出而已。
  其次,“乖”与“不乖”是校长素养的反映。单纯地用“乖”与“不乖”来论校长英雄与否,不足为取。是否善于平衡“乖”与“不乖”的度,这才是一位优秀校长与一个平庸校长的差异所在。
  校长是学校的主心骨,是学校之魂,要有主见、有思想,不能随波逐流、趋炎附势。一个没有个性的校长、一个没有风骨的校长,他所主政的学校也难有特色可言,即便好也好不到哪儿去。


  (作者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教师进修学校副校长)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