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每堂课上的“五分钟”
教师三不
尊重学生更要注重知识引导
会看兄弟学校的风景
我不想老气横秋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09 月 17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教师三不

□ 王维审 


  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我们的教育对教师的评价似乎仍是保持了惯有的姿态,体制下的被评定和被赋予仍是教师向上的正道。但是,社会的多元和生命成长的多姿,也确实给普通教师提供了更多展示的机会和通道。我时常深思的是:我是什么样的教师?
  不服从于困苦
  人都会遇到困苦的事情,无论多少、无论大小。很多人就是在困苦面前妥协了、退缩了,甚至选择了放弃。人又大都具有悲悯之心,无论亲疏、无论远近,若是看见在困苦面前转身离开的人,总会给以原谅、同情。这就让很多人选择服从,并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人的安慰。这是至善的溺爱,人一旦习惯了接受这种对弱者的同情,也就将自己的命运沦陷在了平庸之中。
  我坚信困苦不是自己获得抚慰的依据,只有挣扎才是人生的真正意义。两年的代课经历,让我品尝了其他老师未曾有过的人生经历,轻视、不屑以及透在角角落落里的那些嘲笑与讥讽,不但没有把我击垮,反倒是给我倾力一搏的动力和勇气;大学毕业被安排到校办工厂刷洗编织袋的经历,虽然让我有了一段昏暗的生活,但也恰是那段经历让我沉迷于阅读,执着于文字,也让我对教育有了一种不一样的向往和感受;两年多的“贬斥”经历,确实一度让我触到了生命的低谷,并有过长久的徘徊,那也可能会成为一个人沉沦的理由,但是不习惯于低头的我,在教育的边缘地带,保有了一颗不服输的心,既没有随波逐流,也没有忘了方向。
  很多人以为我有什么样的特殊力量。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像历史上那个美国黑人女裁缝帕克斯一样,我只是讨厌屈服罢了。
  在每一个地方讲课,我所津津乐道的,无非就是两个故事,一是讨厌屈服的帕克斯,二是陷入枯井的那头驴子。原因很简单,帕克斯让我看到了不屈服的力量,而那头跌入枯井却又踏着纷沓而至的泥土跳出来的驴子,则让我学会了怎么样面对厄运和曲折。
  一路走来,辛酸苦辣、磕磕碰碰,我都可以试着把这一切垫在脚下,让它成为我不断成长的土壤。因为,我是一个不愿意服从于困苦的人。
  不迷失于寂寞
  人的寂寞大约有两个来源:一是本性所致,骨子里就没有寻找热闹的想法;二是痛彻的遭遇,不期而至的沉痛打击往往也会让人的热闹戛然而止。这其中的任何一种,都可以让人固守或者衍生寂寞,而我却是两者均有,所以我是一个在寂寞中越陷越深的人。如果硬要找出我的一点“样本”价值的话,那么我对寂寞的享受和应对也许可以勉强算是。
  我是那种胆怯的人,外面的人和事对我来说都存在着巨大的恐惧,害怕陌生是我对自己一贯的认识。小时候,只要家中来了客人,我必定是躲进内屋,大气不吭地一直等客人走后才会出来;及至稍大,每当放学回家,看见家里有了“外人”,我的选择一定是蹲在门外,等着父母送点吃喝便一溜小跑赶回学校;等到工作,最怕见到的就是领导,路上相逢,我宁愿绕开或者躲进胡同,也不愿意打声招呼,这并无半点不尊敬的意思,实在是没有勇气面对;直到今天,我对陌生环境的应对仍是十分的拘谨,很多人邀我去给老师们讲课,只要不是万不得已,我一般会选择拒绝,这并不是别人传言的清高或者傲慢,只是因为我无法面对那些讲完课后的应酬和客套。
  从小到大,我就是这样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兄弟姐妹之中,母亲对我的评价最高,因为我是一个从没有给她惹事的孩子。按照母亲的话说:“俺这个儿子,从小就让人省心,不招惹是非,还听话乖巧。”也许,就是从母亲的话中,我体味到了寂寞的朴素价值:一个生活在寂寞中的孩子,他的世界永远是清澈澄明的,他的生活也必定是安详而稳定的。
  教育,在除却表面的繁杂之后,骨子里是一种很寂寞的事情。太多的年轻教师,从教没几年就开始觉得教书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既不喧嚣也不热闹,既没有明星艺人的繁华,也没有成功者的鲜花和掌声,甚至都没有一点点生机和活力。这种年复一年的重复和面对,会让人感到一种恐惧的寂寞,而大多数人是不能承受这份寂寞之苦的。于是,很多人就陷入了“一心逃出寂寞”的状态:有的人选择了随波逐流、吃喝玩乐,用一溃到底的沉沦庸俗自己的生活;有的人沉浸在对物质的追求之中,办学办班,涉工涉商,以忙碌麻醉自己的生活……事实上,摸到内心的最深处,无论何种方式的麻醉或者逃避,都不可能把隐匿起来的寂寞彻底揪干净,这只能让一个人越来越累,越来越迷失。
  因为骨子里那份对寂寞的先天认同,我踏入教育以后就直接进入了寂寞的第二种状态。只要是读过我的文章的人,大都很熟悉我所经历过的挫折和打击,也都会理解我所处的那种深深的寂寞。幸好,我渐渐习惯了寂寞,也学会了用读书、写作来驱逐寂寞。可以说,是寂寞给了我隐忍的勇气和成长的力量,也让我在寂寞中收获了他人所疏忽的、舍弃的很多东西。寂寞的价值并不止于此,我希望的是能够走进寂寞的第三种状态,让我所坚守的寂寞更有诗意,更有成长的价值。
  不安驻于重复
  我是一个很不喜欢重复的人。
  上学时考试,虽然老师一再强调要认真检查、反复验算,但是我每次都宁愿呆在一边发呆,也不会回头看一眼自己的答案。做练习题,只要是见到了曾经做过的题,我甘愿等着老师的惩罚,也不会再去做一遍。我写文章,从来都是一气呵成,已经写出来的东西,既不会去重读,更不愿意去修改,这也是我一直不习惯替别人修改稿子的原因之一。我为老师们讲课,每次的讲座内容很少重复,我喜欢的是每一次的新鲜。
  有一位朋友说,他为了参加一次课赛,备课反复修改了30多遍,试讲进行了20多次,以至于自己学校的班级不够用,还要到邻校借班试讲。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在表达自己所受的煎熬和折磨,而我想得更多的是这20多个班的孩子到底收获到了什么,这些孩子在试讲的过程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我们的课赛到底是为了什么。当我终于明白了课赛的实质,我选择了远离,不仅因为我惧怕那几十次的重复打磨,我更不忍心用那么多孩子的美好时光,去验证自己虚假的表演。
  也正因此,我失去了很多,包括最现实的职称和绚丽的光环。
  在很多人看来,教师的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很多老师也不由自主地认同了这个想法。一个班级的同一伙学生,一面对就是三年或六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一本教材,一教就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枯燥得不能再枯燥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处理就是大半辈子,无聊得无法再无聊。教育似乎就是儿时的磨盘,一旦套在身上,就只需要绕着磨坊转,无需动脑,也不必费多大的力气,需要的就是一圈圈地转下去。
  没有新鲜的风景。对于大多数老师来说,教育的枯燥或许就在于此。
  其实,只要你愿意,教育的每时每刻都是新的:同样的一个学生,他此时的欢笑和彼时的沉思都是一种不同的教育,我们需要的是一双发现的眼睛;同样的一伙学生,生命拔节的声音在每分每秒都会不同,我们需要的或许只是倾听的能力;同样的一场教育,每一段都会有不同的生动,我们需要的就是一份愿意感受、能够感受的教者之心。
  因为不喜欢重复,我会欣赏每一个学生的独一无二,这就是我的教育的开始。在我的文字里,有对同一个学生的持续关注和引导,有对同一件事情的不同思维视角。就是在这样的持续思考和反思中,我触摸到了教育特有的细腻和温暖,也让我体味到了职业的幸福。
  困苦、寂寞以及重复,在教师成长中的阻力是巨大的,一个教师教育精神的挺立或者矮化,大都与此有关。
  (作者单位: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教体局教研室)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