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我的教师梦
杯子碎了
幸福与我手牵手
不完美的幸福感
爱的里程碑
纸袋里的尊严
一次未了的住院
雨中平凡的一天
磨砺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0 月 10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教师梦

□ 李庆红 
  1976年高中毕业后,我下乡到了灵宝市阳店镇的一个小山村,经灵宝市第一高级中学原校长杨彦英老师推荐,在村“带帽初中”当代课教师。
  1977年初秋时节,我接到杨老师托人带来的口信,让我速回灵宝县城见他。见面后,他快人快语地说:“赶紧复习,准备参加高考吧!”从不知高考为何物的我那年仓促上阵,竟然上了河南省中专录取分数线。身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和我都欣喜若狂:终于可以结束“上山下乡”的生活,端上“铁饭碗”了。当我兴冲冲地向杨老师报喜时,他竟然用那特有的嘶哑声音甩过来冷冰冰一句话:“不要去了,继续回去教书,明年再考!”
  1978年高考,我的考分远远超过了本科录取分数线,在我犹豫填报什么学校什么专业的时候,又去请教杨老师。他很当家地说:“学文科就报开封师院中文系吧。”于是,当年的我以“780003”的学籍号跨入了开封师范学院的校门。临行时,在课堂上讲了一辈子灵宝方言的杨老师叮嘱我:“你读的是师范,学的是中文,将来是要做语文老师的,可一定要把普通话学好。否则,贻笑大方事小,误人子弟事大。”
  4年师范院校的学习生活,不但使我系统地掌握了作为教师必备的专业基础知识,而且培养、熏陶、浸润了我终生的教师情结、教育情怀。大学毕业时,本想从此就圆了我的教师梦,但没想到,又被组织上选拔为定向培养生下到了基层。听说我在基层乡镇工作也是分管教育,当时已是灵宝县教育局局长的杨老师专门到我所在的乡镇,带着我一起深入乡村小学走访调研,教我基层的工作方法,教我如何抓好乡村基础教育工作。临别时,杨老师谆谆教诲:“农村教育基础薄弱,设施陈旧,你学的是师范,现在又管的是教育,更应扑下身子为学校、为师生排忧解难,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1987年,正当我在乡镇干得风生水起之时,组织上又调我去灵宝县委党校工作。作为当时后备干部培养对象,我的心里难免有些失落。又是杨老师再次找到我,语重心长地说:“党校虽然不属于国民教育序列,但从事干部教育工作,也算是发挥了师范生的专业特长,也是教书育人的另一种实现途径。”杨老师的一番话促使我在灵宝县委党校坚守了5年。5年间的辛苦自不言说,但取得的成绩也令人宽慰:当年省委组织部把干部培训基地放到灵宝县委党校,就足以证明。
  记得当年杨老师病重期间,我前往医院探望。他跟我说:“你这辈子没当上老师是我终生的遗憾。”闻听此言,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2011年6月,当组织上选择让我兼任三门峡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时,我暗自对自己说:终于可以直接从事自己毕生向往并敬重的教育事业了,终于可以为一线基层的师生服务了,也终于圆了杨彦英老师当年希望我做一个好老师的“教师梦”了。
  而今,在这个我无比热爱的岗位上,我经常默默告诫自己:一定要团结和带领全市广大教育工作者为构建“体系完整、结构合理、协调发展、人民满意”的三门峡大教育格局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以此告慰杨彦英校长的在天之灵,以此答谢我永远的母校——灵宝一高过去、现在和将来的老师们。
  (作者系三门峡市政府党组成员、市教育局党委书记)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