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读书会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因为跋涉,所以成长
风声雨声,资情资政
教师的幸福并不缥缈
别误解了儿童
《教育应该不一样》
《带着目的教与学》
《救忘录》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0 月 29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风声雨声,资情资政

□ 唐益舟 


  农家子弟郭一清大学毕业后,在政坛上摸爬滚打多年,凭着他的笔杆子和智慧,官至京汉市常委办主任,可谓少年得志、风光无限。但郭一清内心却常常痛苦孤独,他送走了市委书记于中柳高升,又迎来了新的市委书记苗不居,伴君如伴虎的生存状态,在政治斗争和官场网络的夹缝中求生存及案牍劳形的艰辛,使他进之无路,退之无门,常常有夜半临池、命悬一线之感。他时常影响或左右别人的命运,但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洛阳人张建伟的长篇小说《风声雨声》(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描写了这样一个官场故事,让我兴趣盎然,不忍释卷。
  官场小说里常见的人物,不好也不坏,也好也坏,没有“高大全”式的脸谱化,也没有全坏的坏人脸谱化。可以说,这样的人物符合社会现实,《风声雨声》中有许多这样的人物,郭一清就是这样的人物。苗不居和高风浩等人,在作者笔下是不错的书记、市长,但在和黄双龙等坏人的斗争中,夹杂着维护个人私利的情感,还有任人唯亲等缺点,离为党的利益、群众的利益而工作的境界远了些。但总体看,小说中正面的和反面的形象写得较明显,泾渭比较分明,正气得到弘扬,坏人则被惩罚。比如,黄双龙、郁明被处极刑,东川县磁河大桥垮塌、龙峡县鸳鸯煤矿尾矿库溃坝、孙洼煤矿事故责任得到追究,京汉市端掉朱社栓、樊小娃黑势力团伙,等等。
  小说中有几个场面描写,让人拍案叫绝。城中村改造,倪向前的工作方法是“一骂二喝三拍”,对待“钉子户”则“以拖治拖”,作者通过人物活动写出了政府执政能力的欠缺,甚至还有些流氓行为,道出了社会离“政通人和”的理想还很遥远的现实。法古寺申遗,岳宪士“放鸭子”令人忍俊不禁,却得到市委书记苗不居的认同,可见政府和高官搞政绩中的邪气。倒是《京汉精神》一节中,郭一清的邻居王老师夫妇省吃俭用,郭一清先是不理解,王老师去世后他才知道他们夫妇二人默默资助乡下孩子上学,读来令人潸然泪下。应该说,这才是真正的“京汉精神”。郭一清也深受感动,捐上了一万元的非法收入。《脱“衣”而出》一节中,秘书们写材料,苗书记解说写材料的“三种境界”,揭示了高层决策的一些内幕,文字游戏是重灾区。
  张建伟写的官场,是“黑”与“白”交织的官场,是正义和邪恶较量的官场,作品弘扬的是正能量,贬抑的是邪恶势力。作者的忧患意识、正义感以及正气永远压住邪气的乐观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张建伟曾说,他反对花里胡哨的情节和没有内涵的文字,要让人在阅读中资情也资政。读完此书,我可以肯定地说,他做到了。情节固然是虚构的,但作者对政坛的熟悉程度让人叹为观止,他揭示的官场常态和潜规则让人震撼。同时,作者对民间生活的细枝末节的洞悉,对世情人情的练达让人佩服。比如对煤矿事故、尾矿溃决、拆迁风波的描写,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真是十年磨一剑,厚积而薄发。
  和写官场“生硬”的事件相比,作者情感所酿造的“雅”贯穿其中。比如,作者赋予了主人公郭一清对中国古诗词的钟爱,关键处,吟咏几句,并且每次吟咏的诗词恰好适合他此情此景的心情。再如,副市长古景线时不时引用一两句鲁迅的话,官场知识分子的形象跃然纸上,这也增加了作品的文学色彩,很有意境。
  小说中“雅”的最高境界是哲学思考和人生思考,这通过郭一清反映出来。郭一清大学时对王充的《论衡》颇有研究,对王充讲的气有清浊之分,人的病有许多是气出来的观点很认同,因此,他抱定,今生不生气。他从母亲的一句话“人死如灯灭,死后一把灰”中,得到启发,发出了“为什么不能认认真真过好每一天,还要为争名夺利而蝇营狗苟,头破血流呢”的感叹。对郑板桥“难得糊涂”有真知灼见,处世的原则应该是“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郭一清父亲去世,他回到家乡,遇到小时候的同学、现已成为上清宫全真道士的王强。王强的话耐人寻味:“法无定法,缘无定缘,因势而已。海阔舳舻飞,溪清小舟行。微雨竹窗时,可清茶论道。甘霖滂沱时,湿身亦坦然。柳荫护堤,不妨赤身戏水,清流濯足,移居下游。倦时午休成大觉,烦时彻夜也难免。”
  小说中的高雅情调令人深思,俗语故事也让人轻松愉快。比如,领导讲话中的种种洋相,同娟红讲的韩寿偷香的故事,同向阳讲的研究生和处女的故事,郭一清去越南给王玉算命的事,以及流行的段子,等等,这些“俗”与“雅”相映成趣,共同构成了小说的精彩。


  (作者单位:洛阳市第59中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