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版: 新关注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寻找河南优质乡村小学
教育在这里拨慢了几刻钟
那道叫做“村小”的光芒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1 月 05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道叫做“村小”的光芒
——写在“村小的突围”开篇之际

□ 本报编辑部 


  “村小”作为教育组群中的一个单元,似乎比和其相对应的城市小学更易触动人们的神经。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村小正在“萎缩”,甚至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比城市小学班额膨胀存在着更多更现实的问题。随着城市化和现代化的推进,乡村教育与乡土文化面临越来越多的困境和挑战。生源萎缩、教师老龄化、办学经费不足等等一个个现实的困难让很多村小举步维艰,琅琅书声在很多农村面临着消失的危险。一位退休的农村教师担忧地说:“一个村庄没有了学校,村庄的公共空间就没有了,一个村庄的文化也就没了。”
  目前,大力促进教育公平,统筹城乡义务教育资源均衡配置是各级政府的主要施政内容之一。在这种情形下,大部分村小的硬件设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从校舍到桌椅再到免费营养餐,政府的投入不可谓不大。甚至有人说,村里离很远看去最漂亮的建筑就是村小。在软件上,特岗教师计划、城市教师乡村支教计划等,也在一定程度上给村小带去了发展的活力。但是种种措施并没有从根本上止住村小“萎缩”的趋势。有相当一部分村小漂亮的小楼里、漂亮的教室里只坐着几名学生或者没有学生。这是一种显性资源浪费。这里自然有时代的原因,但如果把所有的一切问题都归罪于时代,并不是科学客观的态度。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陶行知先生就认为中国教育最大的弱点在农村,他主张把乡村教育作为改进社会最重要之事业。近一个世纪过去了,乡村教育问题再一次成了社会性问题。只是,这一社会性问题真的就是无解吗?
  在本报记者的采访行走中,总有一些村小样本让我们感动。同样的时代、同样的乡村结构、同样的师资、面临同样多的问题,可是他们却在自己的田地里,用自己的努力,做出了令人尊敬的事情。他们可以做到学生很少流失、整体年龄结构偏大的师资队伍依然充满活力、结合乡土资源给学生带去充满乐趣的童年,如此吸引周边乡村的学生都争着前来就读,甚至吸引已经进城的孩子返流。这些优质村小有这样的一些特征——在这里上学的孩子,不因为位置的偏远而落后于城里的孩子,有着快乐和充实的童年;在这里工作的教师,不因信息的闭塞而在教育理念上落后,他们用乡土文化滋养着乡村教育,努力成长着自己,也成就着乡村的孩子。本报征集采访线索的通告发出后,更多这样的优质村小走进了我们的视野,这让我们感动、振奋和鼓舞。本报记者将陆续走进这样的学校,去探寻他们的发展基因,去触摸最基层学校的生命温度。
  本报推出这个系列报道,旨在在这样一个大时代下,画出一条标线,为村小的发展寻找到更多可以参照的样本,为村小这一重要的教育阵地寻找多元的发展空间,让村小这道照亮乡村未来的光芒更加耀眼,为真正的教育公平助一把力。毕竟,只要我们勇于行动,终会有聚沙成塔的那一天。
  让我们共同聚焦村小,共同去面对时代抛给我们的问题!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