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特稿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永远走在“走基层”的路上
写出好新闻 助力中国梦
汇聚成长的正能量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1 月 07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永远走在“走基层”的路上

    新中国的第15个记者节就要到了。每当这个时候,我们最先想起的,总是那些采访过的老师、学生,以及在基层学校度过的日日夜夜、记录的点点滴滴。有一个信念,已经成为教育时报记者共同的方向,这就是——

永远走在“走基层”的路上

 

□ 刘肖 


  2012,我们在通往基层的路上迈开大步


  其实,《时报记者走基层》栏目早在2011年夏天就开始了,起初是在综合新闻版。“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总感觉力度不够,效果不很理想,于是在教育时报编委会研究2012年报纸的改版方案时,我提议在四版开辟《走基层》专版。提议得到了同事们的一致认可。以整版的篇幅、大量的文图刊发原本属于一个栏目的内容,这种创意、这种力度在时报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2012年适逢党的十八大召开,又恰逢《教育时报》创刊25周年,作为视角不断下移、关注教育民生等办报理念的着陆点之一,《走基层》专版的推出无疑有着标志性的意义。“走基层”要求新闻媒体全员参与,以全省31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为采访对象,报道固定在新闻版四版,结合彩色印刷,每一个县推出一个图文并茂的整版。
  选题策划之初,我想,作为总编辑,教育时报的“走基层”就从我开始吧。那个寒冷的冬日,我一路向西,向西,再向西,走到郑州西边的洛阳市,走到洛阳最西边的洛宁县,走到洛宁县最西边的长水乡,走到长水乡最西边的西街村……于是,在《教育时报》的首期《走基层》专版中,我的长篇报道以《一对特岗教师的选择》为题刊出,从而拉开了全年时报记者走基层的序幕。
  于是,在2012年全年,从《一对特岗教师的选择》《一所县级艺校的文化坚守》,到《被网络改变的乡村小学》《被爱浸润的移民小学》;从《留守孩子的寄宿生活》《上学路上的车船接力》,到《“老民哥”的最后一班岗》《老赵和他的“天下第一寝”》……时报的《走基层》推出了20篇报道,在社会各界产生了较大影响。树人网对《走基层》专栏进行同步报道,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教育广播每周二推出《走基层》的音频版。教育广播综合节目部主任潇晴还特意撰文《电波里的正能量》,畅谈听时报记者讲述走基层故事的感动。《中国新闻出版报》则以《教育时报:全员走基层,记录原生态》为题,推介时报走基层的做法。河南省新闻出版局报刊审读室主任王新义对时报的《走基层》也给出了高度评价,他说:“在《教育时报》精心编发的20个图文并茂的专版里,我们能看到时报记者走基层的足迹,能闻到泥土的芳香、听到群众的声音、找到百姓的身影……”


  2013,在走基层中提升职业的幸福指数


  转眼到了2012年的年底,在年度工作会上,时报全体编辑、记者围绕“走基层,如何走得更深更远”这个主题,不说套话,不念稿子,展开了深入的研讨和互动交流。
  在研讨会上,赵鑫认为,要深入了解教育改革的进程,找准教育者的关注点,多维度看问题,多角度解问题,承担媒体的责任。张利军认为,要关注教育生态的问题,聚焦小人物,可以预设角度,但不预设态度,避免主题先行。杨磊则提出,走基层重要的是目光和脚步的朝向,关键是态度、作风以及文风的转变。黄杰从职业与事业的界定出发,提出走基层要想深入,“需要刺激”,即要解决内驱力和态度问题,要从有价值的报道中找到成就感、价值感……
  说实话,研讨会上同事们关于走基层从不同角度的解读让我很感动,这是一群有朝气、有思想的年轻媒体人,时报因为有他们而大有希望。我也同大家交流了对今后采访走基层的四点意见:策划上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采写上要有感同身受的意愿,表现上要有以小见大的视角,报道后要有细水长流的关注。
  唐泽仓社长也参加了这次年度研讨会。他在为结集成册的《走基层》作的序中总结道:“在过去的2012年,在编辑部几乎全员参与的‘走基层’活动中,我们似乎找到了25岁的教育时报青春与生命的源泉和命门,找到了教育新闻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我是谁?依靠谁?为了谁?也找到了提升教育时报人成就感和幸福指数的最佳路径。”
  由于《走基层》的广受好评,2013年,它以《基层》为名,作为一个专版,每周刊发一期,继续保存下来。在时报编辑部同志全员“走基层”的同时,我们又向18个记者站的同人发出号召,邀请他们加入“走基层”的队伍。
  在2013年,《基层》版共刊发30篇报道,除报道10个“我们身边的‘张丽莉’”外,《幸福成长中的男幼儿教师》《村小里的党代表和娘子军》《和白天鹅有个约会》《田径冠军执教在乡村》《接力:救助孤残儿童》等文章深受读者好评。
  以更宽广的报道视野、更强大的采访力度、更密集的报道频率,关注教育的基层生态、还原教育的生命本真、见证教育的改革进程,这无疑对时报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14,让走基层走得更实更深更远


  2014年已经过去一多半,我们不断在《基层》报道上投入大量人力、扩大报道题材、创新报道方式和方法,已刊发20余篇图文并茂的稿件,延续了走基层的热度。尤其是省教育厅朱清孟厅长亲自点题、唐泽仓社长倾力策划的《大学生就业加速度》,为日益严峻的就业市场吹来一阵阵创新之风。
  回顾时报3年来走过的基层报道经历,我和同事经常讨论走基层的报道为何如此受读者欢迎,原因就是我们真正贯彻了中央提出的“走转改”的方针。我们走出了基层感情、转出了群众意识、改出了清新之风。
  在采访中,我们用心去感受基层师生的冷暖,走出了有“温度”的报道。有“温度”的报道体现在对特岗教师的柴米油盐、结婚生子的关注上,也体现在对“失依儿童”的无限同情中,这种“温度”还体现在对近半年跟踪采访的师范毕业生能否从教的担忧中。正因为有了这种种“温度”,我们的走基层报道体现出采访者和被采访者因为心灵距离的缩短而累积的深厚情感,从而让读者感受到温暖。
  群众的声音最朴实最深厚最恒久,百姓的生活最新鲜最真实最深刻。人口大省、经济弱省的省情,决定了河南的教育现状不可能处处阳光普照。作为河南唯一的教育专业报,我们没有回避这个事实。我们的编辑记者秉着记录真实、建设性报道的态度,从群众关心的问题入手,如实为读者展现了教育大省解决的一些教育难题,如师资短缺、师资专业水平、大学生就业难等问题。在《特岗教师:扎根农村教育的“小白杨”》《21名山区小学生省城游学记》《乡村女孩的足球梦》,以及《大学生就业加速度》系列报道中,这些问题均被涉及。我们的走基层报道不唯先进与优秀,不回避问题,不遮丑,《一所乡村小学的伤痛与修复》及时、全面、客观报道了光山“12·14”小学生伤害案。
  走基层还改出了清新之风。走基层,到底该怎么走?有的记者人虽去了基层,但心不在基层,走马观花一趟;有的记者到基层采访,陪同太多,采访时陪同人员呈“包围之势”。我们的编辑记者没有让别人的脚底板“陪”着走,而是“一竿子插到底”,直接和采访对象面对面,有的甚至同睡一张床,秉烛夜谈。可以说,正是这种离得近些再近些的“脚板子”作风,读者才从一张张照片中、一行行文字中,感受到这群关注教育新闻的编辑记者们对于教育、教师以及被给予希望的孩子们的浓浓深情。
  我曾在与时报年轻同事交流时说过,“基层”是一个比较宽泛的语汇,郑州街头风吹日晒的环卫工人、南阳偏远山区坚守教学点的教师无疑工作在基层,高校长年潜心实验室的学科带头人,乃至央视《新闻联播》亿万人瞩目的主持人岗位未必不是基层。问题的关键不仅仅是看采访对象的身份和所处位置,而是你以什么样的眼光、什么样的做派,来对待正处转型期的社会中的每一个独特的个体,并通过对这些个体的真实描述以及对其生态的客观展现,来为整个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尽可能丰富、尽可能准确的参照。
  《基层》走过3年,其实不止3年,教育时报的记者近年来秉承“做中原教育崛起发言人”的定位一直在走基层,只是这3年走得更真实、更扎实、更稳实。走基层目前已经成为教育时报的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已内化为我们创作的基点,将一直贯穿于我们日常的工作之中,潜移默化到每一次采访中、每一篇报道中、每一个版面中,并促使我们在这条路上走得更深、更远。
  “基层”,不仅在我们走着的脚下,更在我们虔诚的心中。
  走基层,永远不会过时。
  (作者系本报总编辑,题图为其在洛阳山区学校采访)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