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别让数字成为一切
要权威,更要民主
从管理鱼鹰说开去
看淡分数的时代该到了
领导者需要做什么
好奇心害死猫,不好奇害死人
教育是为了什么
《管理者》征稿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1 月 12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别让数字成为一切

□ 厉佳旭 


  和校长朋友们谈起办学问题,时常感慨万千。
  一位校长说,他用心开设学生社团,让每个学生在学校里快乐学习、发展兴趣爱好,且学校教风严谨、学风浓郁,自认问心无愧,但有领导轻描淡写地说:关键是看成绩,成绩出不来,老百姓不会认同。
  这位校长在当地有较大的影响力,一所老学校办得有声有色,同行竞相来学习。但是,该校位于农村,没有区位优势,生源以民工子弟为主,成绩的确难以和城区学校比,因此要面临“布局调整”。那位领导对学校的情况应该很清楚,但他就是看不惯和分数无关的办学行为。在他看来,这位校长的做法毫无意义,是花拳绣腿、形象工程。
  这位校长悲愤地说:民工子弟或许考不上好大学,但是,他们发展了兴趣和特长,一样可以自信地自立于社会,这就是我的追求。我不需要领导多鼓励,但是,当我努力做点真正的教育时,希望领导且慢批评甚至是打击。
  类似这样的话,我听过不少。
  教育改革,历来雷声大雨滴小。也有真正想做些实事的有识之士,但他们常常被分数或“老百姓的诉求”束缚住了手脚。
  我对办学也有过一些困惑。我们班子成员一起认真分析学校的定位和发展方向,在教职工的支持下,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收到了较好的效果。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学校的学风明显好了。我对老师们说,评判教学,首先看课堂,而不是成绩——课堂上,多少学生在学习,多少时间在学习,学了多少东西。如果我们的课堂上,少有学生趴在桌上睡觉或者神游天外,那么,我们就获得了初步成功。
  来我校蹲点或考察的同行问我:你们的教学质量怎么样?提升了吗?我说,别急,这个问题我也不好回答,因为成绩提高不是立竿见影的,您先观察我校师生的精神状态、课堂状态如何。
  我历来反对坐在办公室里,看一串数字,然后判定一所学校教学的好坏甚至是“生死”。这是最简单也是最粗暴的教育评价方式。
  教育有着活生生的现场。你到现场看看,看看学生和老师的状态,看看校园环境,看看课堂,看看校园里的一草一木……懂教育的人,就可以感知一所学校的办学品质。
  数字背后是复杂的因素。比如,生源状况、师资队伍甚至班子配备、学校历史、办学条件等,这些都是千差万别的,只看数字,是难以看出来的。
  可惜的是,一些教育官员不喜欢,恐怕也真是没时间深入学校。他们对教育的真相不感兴趣,只对数字感兴趣,因为决定他们命运的领导可能也爱看数字。而那些看起来影响官员仕途的“老百姓”也好像只爱看数字。
  习近平总书记说,要把满足老百姓的需要和教育引导老百姓结合起来。的确,教育既然是一门专业,我们不能单纯以老百姓的感性认识和某些官员的功利评价,来代替对学校教育的专业评价。这样的做法,不仅不客观,也不公正。
  没有分数,万万不行。如果我们的考试命题是科学的,那么,分数无疑可以反映出一些能力。我从来不否认分数和成绩对一个人综合素质的某种评判。但是,评判学校,远比评判个体来得艰难而复杂。不懂这一点,就不懂教育管理。
  一位校长告诉我有这样一所名校:那是一所在当地颇有影响力的学校,凡事总要争第一,美其名曰“追求卓越”。该校校长在大会上明确地说,无论老师还是老师带学生参加比赛,你不拿第一,就不符合要求,你就是不合格的教师。在这样的要求之下,各种荒唐的行为就出现了——
  在各类比赛中如果拿不了第一,就会有教师变相胁迫评委。有的教师在优质课比赛中,明明技不如人,却千方百计要“争”“夺”第一,找准评委或者活动组织中的一点细微疏漏,反败为胜,“终夺第一”。
  这样的“校风”让学生也深受影响,不拿第一就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校长,对不起学校。于是,在运动会中,学生也周密安排,如派人紧盯其他竞争对手,记录任何一丝的犯规行为,一旦超越自己,就状告,而自己则千方百计钻各种规则漏洞。
  这样不择手段地去“追求卓越”“永争第一”的学生,今后到了社会上,会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位校长问我。我不敢回答,甚至不敢想象。看看我们的四周,在成人世界中,就已经充满了这样一些令人生畏的“卓越者”了。
  有的学校,每年的成绩看似在上升,这个成绩如何来的?就是从挖其他学校的优质生源而来的。今年挖5个,明年挖10个,后年挖20个,这样,步步为营,造就了一所“连创佳绩”的名校。而有的学校,学生早晨5点半起床,晚上11点熄灯,周末只休息半天,音乐、美术、体育课程只写在课程表中,学生除了学习,不知道生活有何乐趣,心理问题多发,却也造就了领导和老百姓心中的好学校。
  有的学校,在领导眼中一直是不错的。为什么?因为,关键数字好看。关键数字是什么?就是考上名校的学生人数。只要去年5个、今年6个、明年7个,就是好学校。其他的几百个学生,甚至上千个学生的成绩,是不重要的。因为老百姓也认为这就是好学校了,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其实成了陪衬,甚至是教育的“殉葬品”。我始终认为,专业人员不能坚守专业精神,不能正确引导社会舆论,而是迎合所谓的“民意”,就是一种对老百姓的欺骗乃至戏弄。而老百姓是很容易被专业人士欺骗和误导的。
  有一些学校,靠的就是几位名师在下劲,“为校争光”,而且只在几位关键学生,即所谓的“苗子”身上下劲。这就如同我们的体育——举国体制,专门培养几个项目的几个人才,这样也总能在世界体坛上“夺金取银”,自然能年年得到领导的夸奖。领导还会以为这样的校长“善于抓关键”“干大事”。但是,奖牌大国,并不代表体育大国;体育大国,并不代表体质强国。学校教育不也如此吗?
  总之,数字背后掩盖的东西太多了。一些学生,分数是高了,进入大学或社会后,损人的损人,自损的自损,就像李启铭、药家鑫、马加爵、朱海洋这样的学生,令人痛心。可在一些人看来,这些不足挂齿:教育的事情,当然看今天了,明天的事,谁知道呢?明天的事,怎么能够算到今天的头上呢?
  他们就要今天的数字,不管数字背后遗失了多少不该遗失的东西。
  我写此文,并非有意去打击和讽刺那些名校,因为当今社会,要办好学校,当好校长,凡教育中人,都知道是件不容易的事——上要获得领导认可,下要获得百姓认同,不容易。我只是想呼吁,我们的教育官员们、校长们,能够改变只认数字的癖好,增加一点对数字背后的东西的思考、对数字以外的东西的关注,那么,教育发展或许会健康些。

 


  (作者系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立人中学校长)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