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别让数字成为一切
要权威,更要民主
从管理鱼鹰说开去
看淡分数的时代该到了
领导者需要做什么
好奇心害死猫,不好奇害死人
教育是为了什么
《管理者》征稿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1 月 12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看淡分数的时代该到了

□ 魏娟 


  我们县有一所小学,各项工作都很先进——老师分秒必争,学生披星戴月,每年的小学毕业会考中,成绩都是稳拿第一。然而,老师们并不愿让自己的孩子在此读书,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学生到了初中鲜活不了几天,半学期就被落了下来。”有一年,该校培养出来的优秀生竟没有一个考上大学的。村委会和全体教师召开会议专门研究了这个问题。可是,若干年过去了,他们的教学成绩依然遥遥领先,学生到了初中依然鲜活不了几天。而该乡的一些小学校,山高皇帝远,管理很散漫,成绩不争先,然而他们的学生到了初中不乏尖子生,整体成绩并不差。
  这种现象让我想到了流传很久的一篇谈中美教育的文章《25年前两个错误的预言》。记得读完这篇文章后我彻夜难眠,而且突然间不会上课了。那时我想,我们班的纪律好是全校有名的,可是这有意义吗?孩子们那么辛苦,老师又是多么勤奋,难道我们拼了命拉的竟是倒车?
  其实我们都知道,孩子的全面发展比分数更重要,然而没有好成绩就上不了好中学,上不了好中学就难以考上大学,考不上大学,农村孩子还有多少出路?这样,升学率不高的学校就不是好学校,成绩不好的学生就不是好学生。孩子歌唱得好,没人关注;孩子做了一件好事,没多少人关心;孩子的作业多得写不完,少有人会心疼。孩子成绩好便可以以一美而遮百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若成绩不好,老师、家长轮番训,同学们也会另眼相看。这就是我国畸形教育的现实。
  与此同时,对老师的评价也是唯“分”独尊。我教过一个二年级,因为是“包班”(除了体育,其他课程全由我上),我的教学时间很充足。于是,每天下午我都会给学生上一节阅读课和一节瑜伽课。那一年,我讲了一节公开课,听课的老师说我们班的学生思维很活跃,词汇很丰富。然而这有什么用?而且,我从不这样限制学生——考试时组词一定要组课本上的词,造句要造课本上的句子。这样的结果就是:我的教学成绩一直都是中等偏上,并不拔尖。于是,评先靠边儿站,晋级更没我的事儿。
  评价一个老师,学生学习是否轻松、愉快,对学习是否有兴趣,其实比成绩更重要,但评价系统中没有这一块儿,或许说制度中有这些方面,但没有落到实处。
  我市有一所高中,广收全市尖子生,然后进行高强度训练。不断有学生在这里“精神失常”——见书撕书,见试卷撕试卷。即使这样,每年仍有大批家长掏高价把孩子送来。
  我曾组织了一个小学生才艺展示秀活动——梦工厂,旨在给学生提供一个展示才艺的平台,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及良好的心理素质,激发学生为梦想而努力的精神。预计间周活动一次,每一期都通过海选,评出冠军、亚军及季军。年底再从各期的冠军中竞选出年度总冠军。能够想象出,这样的活动能把梦想的种子埋在孩子的心田,对孩子的成长有着积极深远的影响,可活动刚进行了一次海选就面临着停办的尴尬——学生热情太高了,校长担心影响教学成绩。而我,这个活动的创办者,也确实担心:如果因为我一个人的想法影响到全体师生的利益,我岂不成了罪人?
  我想,不止我一个人这样被分数捆住了手脚。
  每次参加培训,都会听到专家、名师用好狠的话批判教育。教育的出路我想应该摸着病根儿想办法,从高考和分数崇拜入手。
  现在,新高考已经向我们走来,对于高中毕业生的评价,将不只是高考成绩,高校招生的依据也将不仅仅是高考成绩一项。所以,看淡分数的时候已经到了,关键是看新高考对学生综合素质的评价能否真正得以落实。
  如果真的能实施,我国的教育将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教师不会再拼了命地抓教学,学生也不再拼命地争高分。没有了追求分数的高压力,我们会有时间和精力真正去关注学生的全面发展。上课不再拖堂,放学不再布置海量的作业,学生在学习中出现一些差错我们也会以平常心对待,而不是河东狮吼、暴跳如雷。“体音美”不再是课程表上的点缀,“减负”不再是空洞的口号。我们可以放手去组织各种活动:环保讲座、体育比赛、才艺展示、实践活动等。我们的校园生活将变得丰富多彩,每一个学生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合适的位置,不再因为考不了高分而受歧视。
  中国的教育像是我们搬了一块好重好重的石头砸在了自己的脚上,我们已经痛了几十年了,还不该把它搬下来吗?让“第一名”“高考状元”从神坛上走下来,不再接受人们的膜拜,真正重视孩子的素质发展。我想,这样我们离诺贝尔奖的距离也就会近一些了吧!
  (作者单位:获嘉县冯庄乡冯庄小学)
  (本版插图:李庆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