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超越才能成就卓越(中)
独立,成长中的自主探索
理想国
直观中得来学数学的兴趣
不能、不屑、不敢讲的教育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1 月 12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超越才能成就卓越(中)

□ 林高明 


  不断超越自我。老子在《道德经》中说,胜人者力,自胜者明。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优秀与平庸的分界点就是能否战胜自我、超越自我。每个人的成长都是在不断地寻求自我、确认自我、改善自我,而这种改善是一种持之以恒的过程。“进,吾进也;止,吾止也。”一旦不再反思、不再调整、不再改变,人便僵化不动、停滞不前。生命如一股活泼的溪流,不断地穿越山涧而下,勇往直前,遇石则漫,遇泥则冲……当它静止不动时,便是一潭死水。
  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在回顾人生时写道,我已经厌倦了安全和确定。我有时在准备一次演讲或一篇文章时,知道它会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这说明我可以对20批不同观众进行20次同样的演讲,而且我肯定它们会大受欢迎,但我不能这样做。如果我将相同的内容重复演讲三到四次,那我就会对自己感到厌倦。我无法忍受再次这样做。我能挣到钱,能获得积极反应,但我不能这样做。我对早已知道的结果感到厌倦。我对自己总在说相同的话感到厌倦。我的生活必须进行新的尝试。
  当许多人在鲜花与掌声中迷失了自我、迷失了超越的勇气与力量时,只有“志存高远”的人选择“不断出发”与“永在路上”。
  德国教育家雅斯贝尔斯认为,(不断超越的人)他已清楚地意识到要成为完整的人全在于自身的不懈努力和对自身的不断超越,并取决于日常生活的指向、生命的每一瞬间和来自灵魂的每次冲动。任何优秀的教师、名师都会敏感地感受到这一超越的冲动,由学习自创新生。钝学累功,积思成智。彼得·圣吉在《第五项修炼》中提到,自我超越的人永不停止学习。自我超越不是你所拥有的某些能力,它是一个过程、一种终身修炼。自我超越的人,会敏锐地警觉自己的无知、力量不足和成长极限,但这绝不动摇他们高度的自信。
  不断超越名利。曾见过某地一些所谓的“名师”,他们个个自以为气宇轩昂,自视甚高,目空一切。他们谈论的多是轿车的造型、款式、价位……他们心灵的空间已经没有精神的气息与超物质的存在。在他们看来,物质就是一切,就是生命的所有。至于学术与精神追求那只不过是骗人的幌子而已。“诗意的栖居”在一些“功成名就”的教师团体中成了一种高不可攀的空中楼阁,一种可望不可即的海市蜃楼。教育的理想被狂热的物欲追逐取代,读书的快乐被金钱的攫取取代……这是一个不断向下沉沦的过程,生命在其中悄然无声地消逝,悄然无声地湮没,正所谓的“生于草芥,死于草芥”。
  谁能击碎尘世的喧攘、固守生命中的宁静?盘点无数个过去的日子,真正听课的时间是多少?真正读书思考的时间是多少?真正潜心教育教学研究的时间又有多少?我深深地明白了朱光潜在《谈美书简二种》中所说的,摆脱得了世情与俗念。文学作品不能“脱实”则不能“脱俗”。一个人如果不能“脱实”,也一样不能“脱俗”。正如李白在诗中写的,高才脱略名与利。一个人要摆脱得了,方可找回自己。否则,我们只能效阮籍作穷途之哭。
  生命需要重新澄澈,这意味着归零。把自己放到一个“不自以为是”的位置,回到本来的自己。本来的自己,可以是无知无识,没有任何的头衔与光环,没有任何的陈见与预测——浑然真朴,复归于婴儿。没有任何名利的色彩。这是一种生命的反向运动、心灵的运动:追求一种纯粹的教育教学的乐趣。斯霞老师年近90岁,应邀参加了广东省顺德市的教学会。在会上她听了支玉恒讲的《高粱情》一课,仍然对支玉恒老师进行了谆谆教诲。在会上,斯老师从早上第一节课开始,一直到下午散会,始终端坐会场,认真听课做笔记。她说:“我最喜欢听老师们上课,最喜欢听大家讨论教学了,我要好好学习。”——这是怎样的一种执着、怎样的一种情怀、怎样的一种纯粹!
  能够持守自我,不随波逐流,不盲从,不在尘俗中瓦解与涣散,是我们的造化与命运。不去追问是否有光荣与梦想,我们的脚步坚实地踩着人类灵长目动物的足迹,不去衡量名利得失,那么就足矣。现今之世态缺乏在权势的威压之下昂起灵魂头颅的人,太缺乏能自重自立的人。只有许许多多的斯霞和于漪们坦然地弃绝世俗的名缰利锁,默然地沉浸在教育教学的天地之中,悠然自得、泰然自处,从某种意义上讲,才能为教育立心,为文化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作者单位:福建省莆田市教师进修学院)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