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超越才能成就卓越(中)
独立,成长中的自主探索
理想国
直观中得来学数学的兴趣
不能、不屑、不敢讲的教育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1 月 12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不能、不屑、不敢讲的教育

□ 本报记者 杨磊 


  高万祥老师从教35年,今年是他60岁退休的年龄。做过农村代课教师,做过几所名校的校长,获得过很多教师难以企及的荣誉……而今,他抛却了世俗的眼光和功利的目的,凭着一位老教育人的赤子之心发言——《学校里没有讲的教育》这本书,可以说是他人生上半场的一份真诚的报告。
  那些不能讲的教育。一些教育常识,在很多学校却不能讲、不能做,为什么?并不是当下的教育人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所在,而是“患上了可怕的群体短视症”,教育发展“遇上了一个最大的天敌——急功近利!”
  高老师在做校长时,常对老师们说:“应试教育是现实的生存需要,而人文素质教育才是我们追寻的真正的教育。”“当下中国最缺少也最需要大讲特讲的是关于‘人’的大教育。”在人文教育的体系中,艺体教育更是高老师所最看重的,他疾呼“让艺体成为高贵的大学科”。70后、80后、90后,有多少人有音、体、美方面的特长和素养?当我们走上社会,忘却了数学、英语等“大学科”的知识,又没有艺体方面的“小学科”的爱好和特长,生活便很容易无聊和无趣。这成为一代人心中永久的难以弥补的遗憾。读到高老师书中的一段话,我深表认同:“按我的设想,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到高三,每天都要开一节音乐课、一节体育课、一节美术课……也许,中国基础教育的美好未来,乃至中国社会和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都在我这一设想中!”
  那些不屑讲的教育。这本书的开篇,高老师没有讲什么大的教育理念,而是从“拉家常”开始——《慈母是堂上的活佛》《哭父亲——并感恩亲友乡邻》等等。我明白他的用意——生活本就是教育的母体,学校教育是一种教育,而生活教育、做人的教育更是本质的教育。我们的教育理想、职业信仰、工作热情,最初可能就是在母亲慈祥的目光中、在父亲担当责任的双肩上产生的。
  那些不敢讲的教育。高老师十分崇敬梁启超、康有为、严复、张伯苓等近现代知识分子。因为,他们都是真正的读书人。我认为,高老师也是真正的读书人。60岁的他还怀着“书生报国”的热忱,在教育这块关乎国家、民族前途的田地里守望、疾呼——
  “一点都不夸张地说,现在不是校长在办学,而是局长、厅长甚至部长在办学校,还有什么特色办学?还有什么个性教育?多么可怕啊!”
  “现在的校长和教师最讨厌、反感的就是名目繁多、应接不暇的各种检查、评估、考核、验收……一般都是教育主管部门之外或其他部门和教育主管部门联合下手的。教育主管部门,对学校的各种骚扰也花样迭出……干扰!严重的教育骚扰!”
  ……
  最后,高老师呼吁:“为教育尊严立法,还校园一片宁静!”
  高老师的这份“人生上半场的报告”,并不是一本正经地为自己写传记,没有用严肃的论文写法,而是在讲述故事、经历,甚至是在家长里短中表达自己的教育见解。这些“学校里没有讲的教育”,也许正是教育最本质的内容。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