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基层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拄着双拐上课的“中国好老师”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1 月 18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拄着双拐上课的“中国好老师”

□ 本报记者 刘红雨/文图 

 

    9月22日,一条微博在郑州大学校内外快速传播,微博照片中有一位两鬓斑白,拄着双拐,背微佝偻,微微屈膝,单肩挎一个黑色公文包,正前倾着身子下楼梯的老教授。照片所附文字说:“今天下课在北核(心教学楼)看到这样一位老教授,你还好意思逃课吗?”短短24小时内,他的“背影”被转载340余次,浏览量突破8万次,并引起热议,先后被人民网、新华网等数十家媒体转载或报道。许多人看了都被深深感动,称其为“中国好老师”。
    照片上的老师名叫宋家友,是郑州大学信息工程学院的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听说记者要采访,宋家友谦逊地说:“不用采访啦,我做的都是平凡人的平常事,仅仅是正常教学而已,很普通、很正常的事情。”
    记者从9月底至今,多次到郑州大学采访,在和宋家友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深深地被他的敬业精神和忘我的工作热情所感动,为了更集中反映宋家友的生活状态,在本文中记者只选取了一天来记述。

 

“我做的都是平凡人的平常事”

 

    年逾半百的宋家友已在教学、科研岗位上坚守30余年,这位特别严格的老师深受学生爱戴,不少学生亲切叫他“宋爷爷”。
    11月14日早上,记者赶到宋家友家时,家里只有年过古稀的母亲和宋家友两个人。宋家友解释说,妻子在医院上班,工作很忙,早早地就赶着上班去了。女儿在外读研究生,也不在家。“今年老母亲身体不太好,本打算把母亲从老家接来养养病,可没承想自己还要让母亲担心。”宋家友愧疚地说。
    宋家友和母亲一起匆匆吃过早饭后,拄着拐杖为母亲倒了一杯水,双手递到跟前,嘱咐母亲不要忘了吃药。然后,他把公文包斜挎到肩上,拄着双拐到学校上课。
    宋家友的家在三楼,虽有电梯,但最近电梯出了故障,已经停用了好一阵子了,宋家友就每天步行下楼去上课。
    看着他佝偻的身躯,小心前行的脚步,有些谢顶花白的头发,记者的内心也不禁为之一动,感动的不仅仅是他带病拄拐坚持上课的行为,更是一种最朴实的敬业精神。
    走在校园里,不时有学生、老师热情地和宋老师打招呼。得知记者是来采访宋老师的,一位女同学对记者说:“8月22日宋老师刚做完手术不到两周,左腿膝盖还打着支架,他就拄着双拐来学校参加培训总结会。第五周刚取下支架,他就上五楼到实验室辅导我们做实验了。”
    “2006年,已经40多岁的宋家友,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学术水平,更好地教好学生,到东南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读博期间,因为住在双人床的上层,一次下床时,左腿受到挤压,导致左膝半月板撕裂。当时,本应及时手术,但由于学习、工作太忙,一直没有顾及治疗。后来,他总是只顾忙工作,一拖就是七八年,今年暑假病情进一步加重,不得不接受手术治疗。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按医生要求他不能负重必须静养,学院领导也劝他调课或找别人代课,但他却带着支架强忍着疼痛走上了讲台。”宋家友的同事对记者说。
    听同事这么夸自己,宋家友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数字电路课是信息工程专业最重要的基础课之一,我请假不要紧,耽误几个班的学生正常上课,这让我于心何忍。再说,其他老师都有自己满负荷的教学任务,让其他老师代课,加重人家的工作负担,我于心何忍。代课老师的授课方式跟我不一致,影响学生学习,我也于心不忍。所以,我上课是应该的。”

 

“一见到学生,我就进入一种激情投入的状态”

 

    从开学到现在,宋家友每天都拄着双拐一步一步按时挪到教室。为了不迟到,他都提前半小时到教室等学生,哪怕教室在四层、五层。
    拄着双拐,宋家友走过北核心教学楼一段长长的室外楼梯,来到教室时,教室里还没有一个学生。宋家友放下公文包,把双拐放到黑板旁边,整理了一下讲台,用双手按着讲台站定想休息一下。这时一位女同学提前来到教室,径直走到宋家友跟前,向他请教一道难题。宋家友立刻像换了个人似的,容光焕发,侃侃而谈,遇到说不明白的地方,他在黑板上画着、演算着,直到学生满意为止。
    在这期间,学生们陆陆续续来到教室,不一会就坐满了。上课铃还没响,又有一位同学走上讲台,向宋老师请教疑难问题,宋老师又讲了起来。教室里的其他同学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他们或看书,或小声讨论着。
    上课时间快到了,教室里安静了下来,记者也坐到教室后排旁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宋家友竟然点起名来了,每个被宋老师点到名的同学都坐到了前排。每点到一位同学,宋家友都要关心地询问一些很具体的问题,或者嘱咐一些注意事项。
这节课是两个班级合上,记者大概统计了下,近一半的同学被宋家友点了名。看到记者疑惑,旁边的一位学生悄悄地告诉记者,宋老师会亲自批改学生的作业,哪怕助教批改了,他也会重新翻看,掌握每一位学生的学习情况。被点名的都是在测试或作业中有某些知识点掌握得不太好的学生,老师让他们到前排听得更清楚一些,更方便解答他们的疑问。对于课堂上没有掌握的学生,宋老师课后还会约请学生到办公室,问明原因再进行答疑。
    讲台旁边就有一个凳子,但是宋家友从一进教室就放下双拐,把身体的重量集中到右腿上,始终站着讲课。“宋老师从不坐着讲课。”一位学生说。
    课堂上,宋家友讲课很有激情,他打开电脑,打开黑板旁边的电子白板,时而娓娓道来,时而抑扬顿挫,他的手势动作很多,仿佛要把枯燥的数字也赋予生命。讲到投入时,宋家友不时地拖着腿来回走动,好像完全忘了腿上的伤痛。在台下旁听的记者也在心里暗暗为他捏一把汗。
下课铃响了,本以为宋家友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喝口水,没想到他又被问问题的学生围住了,耐心地讲解,在黑板上圈圈画画……
   “在宋老师的课堂上,千万不能玩手机,更不能睡觉、做小动作,他都会悄悄走到跟前提醒甚至批评。”课间,记者和坐在旁边座位的学生徐军聊了起来,“宋老师常说,作为大学生学好专业知识的固然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掌握学习方法,为以后工作学习打下坚实基础,才能终身受益。”
    宋家友告诉记者:“你别以为这些大学生都长大了,千万不能把他们当成年人看。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没有离开过家,在科技发达信息爆炸的现代社会,学生很容易被诱惑,所以作为老师应该加以引导,不能让学生沦为信息的奴隶,要做信息的驾驭者。”
上午,站了两个多小时,连上两节课,宋家友又留下来,为学生解答完疑难问题后才走。问他:累么,腿疼么?宋家友乐观地说:“我一见到学生,就进入到一种激情投入的状态,习惯了。你看,一兴奋,就不觉得累,也不觉得腿不舒服了。”

 

“宋老师几乎把授课之余的时间全部给了实验室”

 

    走出教室,宋家友变得比较沉默。回到家里,吃过简单的午饭,坐在沙发上休息片刻,他还不忘拿起教案斟酌。就这样休息了半个小时之后,宋家友再度起身走进书房,打开电脑,准备起了下午的实验课。
    下午三点,宋家友准时出现在实验室,指导学生们做实验。实验课主要是针对两年一次的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对学生进行培训。实验室里,他查看着每个学生的实验,讲解着,启发着,讨论着,师生的思维在这里碰撞着。
在实验室的墙上,记者看到了一张课程安排。学生岳平越给记者解释道:“由于学生平常有课程安排,很多培训时间只好安排在晚上、周末和假期,宋老师几乎把授课之余的时间全给了实验室,无论严寒也无论酷暑。虽然学校有寒暑假,但他几乎没有怎么休息过,都在学校和学生一起为准备参加相关竞赛搞培训。”
    “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两年才有一次,学生在校期间只有这么一次参赛机会,我的病可以缓一缓再治疗,但是学生错过时间就再也没有机会参赛了。”宋家友说。
在宋家友的实验室里,记者还看到了一张小床,原来这张小床也有来历——去年,备战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为了抓紧时间,宋老师干脆直接买了个小床住到了实验室。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负责的电子设计创新实验室团队,参加2013年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时一举夺得国家一等奖1项、二等奖3项,这是郑州大学自参加此项竞赛以来取得的最好成绩,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上完实验课,已是晚上,回到家里,宋老师又坐到了书桌旁,为学生批改作业。

 

 

宋家友在实验室里启发学生进行创造性思

 

 

9月22日微博原图

 

 

下课了,宋家友还在耐心地给询问问题的学生讲解

 

 

辅导学生做实验

 

 

 

 

 

课堂上,宋家友激情满怀,忘记了病痛

 

 

夜深了,宋家友还在备课、查找资料

 

记者手记:
    在宋家友老师的“背影”刚刚上传到网络后,他所教过的学生纷纷通过各种方式送上祝福;更多的学生、校友和家长在网络上留言,称宋老师展现出一名师者真正的风采;也有部分人留言说,宋老师扭转了他们对于高校教师的负面认识。在采访期间,宋家友说的一句话令记者印象很深:“大学生处在进入社会的关键时期,我的女儿也处在这样的年龄段,也在上大学。作为大学教师,应该关心学生的成长,不仅要在学业上帮助他们,更要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让他们将来毕业后有更好的发展。”在和宋家友相处的过程中,记者深深感到他这是把学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
   正是这种视学生如子女的情怀,使宋家友在工作生活中处处想着学生;也正是这种情怀,铸就了这位平凡教师的伟大品格。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