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人生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我愿做农村孩子的阅读推广者
钥 匙
被老师“忽悠”了
一堂虐心课
佩佩老师
守望花开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1 月 2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愿做农村孩子的阅读推广者

   农村不缺少阅读的孩子,独缺少阅读的环境。看到这一现状,她用稿费和奖金购图书,发动家人做书柜,为班里建起了班级图书馆。王桂香说——

  □ 本报记者 丁玺  在商水县化河乡第一初级中学九(6)班的教室内,有一个班级图书馆。据该校老师反映,这个图书馆成为了历届学生心灵徜徉的乐园,它的建立者就是这个班的语文教师王桂香。
  
  近日,记者见到了王桂香,并和她聊起了关于这个班级图书馆的故事——

 

                     一个现象,开始关注农村孩子的阅读问题

 

    1997年,我中师毕业后,就到了现在的学校任教。我一直认为,能够成为教师,特别是能战斗在农村教育第一线,能和质朴、善良的农村孩子在一起,并且看着他们长大、成才,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近些年,我一直在坚持做一件事,就是推广阅读,为孩子们建立班级图书馆。
  
  其实,我们的班级图书馆规模并不大,到现在为止才有765本图书,装在3个书柜里。而且,这3柜子书,教室里还放不下,只能放到我的住室里。而且,这些书啊,书柜啊,里面都有很多的故事。
  
  这要追溯到2007年,在我教八年级语文的时候,发现一个怪现象:学生除了语文课本外,基本上不读文学作品,星期天就是在家里看电视。这也难怪,农村的孩子,很少有机会接触到经典书籍。
  
  那时候,每星期有两节语文晚自习,我就组织孩子们上阅读课。书从哪儿来呢?是我平时积攒下来的100多本《读者》《青年文摘》,甚至还有几本《人民教育》。对于特别喜欢读书的孩子,我干脆把他们领到家里来,开放自己的书架,让他们随便借阅。
  
  每到晚自习,只要看见我进班,看见我抱着一大摞杂志,孩子们便是一阵欢呼。每个人拿到书之后,便安静地阅读起来。师生人手一本杂志,静静地阅读,那个场景啊,现在回想起来,仿佛到处都弥散着柔和的光晕。
  
  后来,我们班有了课前5分钟的“美文分享”,让同学们在全班分享自己读过的好文章;有时,我读到了好文章,也会利用这个小活动分享给大家。后来,又有了一月一次的“百家讲坛”,请同学们来讲自己欣赏的名著中的人物——学生的阅读,不能只是阅读杂志啊。果然,“百家讲坛”唤起了很多学生对《水浒传》《三国演义》的兴趣。我也给学生开过两场关于《红楼梦》的讲座,很受学生欢迎。四大古典名著就这样在我们班里流行起来了。
  
  一年后,那个班的孩子参加中考,刚好有一道名著考查题,考到了《水浒传》。考试结束后,很多学生都抱怨不会做名著考查题,只有我们班的孩子高兴坏了!
  
                      一次契机,开始筹建班级图书馆

 

    2010年夏天,我去河北石家庄参加新教育第十届年会,听到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老师在报告中说:“教育,首先就在于构建真正意义上的阅读生活。”这句话一下子打动了我,推动阅读,时不我待啊!
  
  一直说自己很幸运,因为当时还未行动,就得到贵人——作家童喜喜的帮助。我是通过博客认识童喜喜的,当她得知我们农村孩子渴望阅读名著时,就托新教育榜样教师“小风习习”给我们寄来了100本《影之翼》。《影之翼》成了我们班孩子的第一本共读书。接着,童喜喜又把自己先后出版的两套16本书也寄了过来,并寄给我们5000元钱,资助建设班级图书馆。
  
  第一学期,我们就买了400多本书。为了放置这些书,我原本准备为班级买一个书架,但是到县城的家具店逛了半天,没有买到。刚好家里有几块废弃不用的木板,我爱人和班里的几个学生就利用周末时间做了一个,放在教室东北角。
  
  2011年秋季开学,我又产生了做书柜的念头。和同学们商量后决定拾矿泉水瓶卖了筹集资金。一个月,我们攒了200块钱。
  
  爱人帮我们联系好了木工,可是做一个书柜得好几百块。我把这件事记在微博里,朱永新老师也转了这条微博,说要帮我们想办法,也有一些热心人士表示要捐助我们钱,可是我都谢绝了。我想,我们得到的帮助太多了,还是自己来解决吧。
  
  于是,我们举办了被学生命名为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次的“爱心拍卖会”。孩子们拿出自己喜爱的物品上台拍卖,一共筹得了200多块钱。加上之前的钱,我们买到了一个漂亮又结实的书柜。
  
  2013年年底,大哥外出打工回来了。看大哥无所事事,我又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大哥学过木工,何不请他给我们做一个书柜呢?跟大哥一说,大哥爽快地答应了,但问我:“木板呢?”“别急,我记得家里有一些木板堆放在墙角”……我在家里四处扒拉,哈哈,果然被我发现了,就在盛放杂物的房间里。我吃力地搬出一块来,爱人见了,给我浇了一盆冷水:“那是大哥家的,他准备做家具用的。”
  
  可是,现在谁还做家具啊,都是在家具店里买。抱着一线希望跟大哥商量,大哥有点为难,说:“这些木板,现在是用不着了,不过这是你大嫂几年前从娘家运过来的,给不给你,还得听你大嫂的。”大嫂远在新疆打工,我就给大嫂打电话,征询意见,强调现在都不做家具了,做出来的家具也没有买的好看。听我这样说,大嫂也爽快地答应了!
  
  一个星期后,婆婆用三轮车把书柜拉到学校。婆婆说,做这个柜子用了不少木板,大嫂打电话说都有些心疼啦。呵呵!我也没想到,建设班级图书馆,竟然把家人都卷进来了。
  
              一个心愿,希望每个孩子都能从阅读中受益

 

     除了教学、读书,我还喜欢写点小豆腐块。我给咱教育时报就经常投稿,也发出了一些,陆续收到了一些稿费。因为文章的发表,学校还奖励我一些奖金,要比稿费多些。我跟家人商量了一下,干脆都拿来给班级图书馆添置图书用。
  
  当然,开始家人不理解。记得第一次拿到学校的300块钱奖金,我爱人说要用这钱给我买件衣服。我呢,想给班级图书馆添几本书。儿子在一旁噘着小嘴说:“妈妈,你还要我们吗?爸爸说咱还借了亲戚好多钱没还呢,你光想着你班里的学生了。”听了儿子的话,我心头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是啊,我们家现在经济上的确还困难,还有10多万元的欠款没还。可最后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有时候一本好书,可能就会影响一个孩子一辈子。
  
  后来,家人的态度慢慢有了转变,爱人不再抱怨,主动去快递公司帮我取书;儿子呢,给他买的书,他看完后会说,这本书赠送给你们班级图书馆吧,我觉得也适合哥哥、姐姐们看。
  
  今年夏天,有一件事儿特别让我感动:那天我参加完县里组织的培训回家,看见门口放着一袋东西,打开一看全是书啊,大概有10多本。然后就接到了一条短信,这才知道是过去的学生送的,他说现在该上高三了,没时间看书了,就把家里的书整理了一下,选了些好的送给班级图书馆。这个孩子,在我们班的时候每周都借书看,上了高中,仍然不断来借书,寒暑假也不例外,一直是这两届孩子的读书榜样呢。
  
  身在这些故事中,不可否认,我的人格境界也由此提升。做一个坚定不移的阅读推广者,这是我除了教学之外的又一个使命。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不奢望每个孩子都能从书中得到黄金屋、颜如玉,只希望孩子们能从读书中多积淀、多储存一些有用的东西,这样他们将来走向社会、走上工作岗位,在做人做事上多多少少会从之前的积累中得到一些益处。
                                                 (本文图片由王桂香提供)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