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版: 新关注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河南教师誓词”征集获奖作品选登
为“失陪”的教育补缺
专业成长应“去功利化”
德育不是唱赞歌
德育需要牵手“信息化”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1 月 26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为“失陪”的教育补缺

□ 本报记者 吴松超/文图 


  2011年暑假,刘筱园以校长身份再次回到驾部小学时,一个学期转走80多名学生的局面让他寝食难安。
  学校所在的大封镇驾部村,距离武陟县城25公里,紧挨黄河,是武陟县数一数二的大村,近8000人口,按说,学校是不应为生源不足发愁的。
  驾部村办学有久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民国初年。2005年,学校的初中被撤并,仅剩下了小学。也是在2005年,刘筱园通过全县的校长公开竞聘,担任了大封小学的校长,这之前,他在驾部学校做了6年的初中语文教师。
  “2011年秋季开学,我们一年级只收了59个学生,开学几天后又转走了几个,全校总共才380多个学生。”刘筱园讲话不紧不慢,镜片后的目光柔和,让记者感到这是一个好脾气、极易相处的人,“留不住学生,学校还咋办下去?家长当面就说难听话,我们老师的职业尊严受到了很严峻的挑战。”


  把教育当服务,就得研究家长的需求,甚至做些迎合


  大封镇是“四大怀药”的主产区之一,深秋初冬,正是收获的季节,驾部村很多家门前堆着新鲜的牛膝,而正在忙碌采摘的几乎全是中年妇女和老人——这现象和其他地方的农村一样。
  驾部小学在刘筱园主政一个学期之后,学生流失的势头就止住了,新学期开学还回流70多个学生。这与他的一系列决策有直接关系。
  最重要的决策就是上寄宿项目。农村的留守儿童和“隐性留守儿童”太多了,现在驾部小学的700多名学生中,寄宿的占一大半。
  国内外的诸多研究都已经表明,孩子的成长,无论是学业成绩,还是性情、心理、行为习惯的发展,父母言行以及家庭氛围的影响都要比学校教育深远深刻,而孩子成长过程中若缺失父母的陪伴关爱与情感滋润,极易造成能力缺陷和难以逆转的心灵伤害,轻则影响人生发展,重则埋下祸根。然而,很多父母虽然开始重视对孩子的教育,但还认识不到这一层,或者意识到了,却无力去做一些改变。
  对此,刘筱园心知肚明,但现实里,他只能选择迎合,顺势而为,先度难关,再图大计。
  驾部小学的25位在编教师中有18位就是本村人,之前有教师因农活和家务事上班时间离岗,被村里的学生家长看个清楚,次数一多,村民就议论学校的老师不负责、不务正业,再加上学校的民师转正老教师还占着不小的比例,学生家长就普遍对学校的教学质量不信任了。事实上,上了寄宿项目,而且收费也“极其亲民”,但效果并不立竿见影,2011年新学年开学,仅有二十几个学生住校。
  这和刘筱园的判断一致,家长宁愿选择掏高价、忍受交通不便之苦把孩子转走,只是想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他一边规范学校的管理,老师上班、备课、批改作业以及学习、教研等教学常规,都按规矩来,一边苦苦思索从根本上转变教师观念、改变教师行走方式、提升学校办学质量的良方。
  偶然间,刘筱园读到了一篇文章《陪伴,也是教育》,让他极有感触,茅塞顿开——学生缺少父母的陪伴,但老师与学生朝夕相处,不也是陪伴吗?为什么不能从研究如何陪伴学生入手,提高陪伴的质量,让陪伴自然地成为教育?
  “陪伴教育”的种子就这样在驾部小学扎下了根。刘筱园融合自己对教育的学习与思考,提出了一整套陪伴教育的理念和行动方案,并组织老师们交流、研讨,不断完善,指导大家的教学行为。
  驾部小学如今生机勃勃,学校的各种仪式和活动,像开学典礼、升国旗、国旗下讲话、课间操、家长会、家长开放日等都一丝不苟地做,晨诵、体育课、音乐课从不应付,而课间,老师领着学生一起游戏,跳绳、踢毽、打乒乓球……学生尽情地释放天性。
  村民董松是成功的留乡创业者,他家和驾部小学一墙之隔,学校有点啥响动他都知晓。他曾数次给刘筱园提意见——“学校别那么聒噪”,刘筱园则总是好言解释。董松如今也习惯于早晨6点随着学校嘹亮的晨号起床外出锻炼,在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以及游戏欢闹声中感受生命的活力。“学校就该是这个样子。”他说。


  农村学校,凝聚人心是校长的难题,撇开“钱”字找思路


  天越来越凉了,学生晚上睡觉前洗漱用热水的问题刘筱园考虑了很久,学生增至饱和了,三百多人用热水还靠食堂烧,已不是长久之计。
  刘筱园家在县城,每周五下午,他站在校门口把送学生全部送走,这才真正放松下来回家,周日下午返校,周一,又早早地在校门口迎候学生。
  前段时间,每逢周末回家他就逛县城的大小市场,锅炉、电热水龙头等各种设备都考察遍了,但最终被一一否决。“电加热的很方便,但太费电,另外装多了,电线也承受不了,锅炉实惠,可水温太高,不安全……”
  在与亢安勤等老师的议论中,他们有了个主意:自己找人焊个大水箱,底下用煤炉加热,这样,水温不高不低,安全便宜,又方便实用。
  这两年,学校里改建宿舍,搭简易房,凡是自己能做的活,都是刘筱园领着男老师们自己动手。
  记者采访当天,这个“土锅炉”就要“试营业”了。晚上8点整,晚自习下课的音乐刚一响起,就有孩子从教室里飞奔出来,从寝室拿起水盆和刷牙缸,来到刚投入使用的热水房,似乎要抢着第一个享受这种便利。
  来自焦作师范专科学校的实习生贾丽丽,晚上陪护学生就寝的刘东华、原永周等几位老师,维持着接水秩序,指导着学生倒污水。
  接好水,学生们就自己找地方洗脸刷牙洗脚。校园在灯光下又一阵热闹。
  刘筱园也在一旁,提醒,指导,更多的是观察。他要发现第一次使用热水房中的各种现象,好的,不好的,酝酿着第二天跑操结束后的晨会怎么给学生讲,从而让洗漱这个过程“更美好”起来。他理解的陪伴教育的要义就是“在场、提醒、欣赏和激励”,他试图把这些运用到校园生活中的每一处、每一分钟。
  亢安勤、原永周老师在驾部小学工作近40年,明年就要退休了,因为家务事比较少,就被刘筱园动员着管孩子们的食宿,一个既教课还管理食堂,一个为学生打饭还晚上“护寝”,有时周末也不得休息,但毫无怨言。原永周说,前几年看着学生一个个转走,自己特别伤心,现在学校兴旺了,多干些活心里也高兴。
  晚上护寝,最初时补助是一天两元,现在涨到了8元。亢安勤老师会泥工活,学校食堂修水槽、贴瓷砖,都是他和另一位老师一起干的,每天补助10元。
  “我们老师现在的收入还不如一个小工。”刘筱园笑着说,是自嘲,也有无奈。
  亢安勤老师说,如果是冲着那点钱,估计老师们不会去干。“老师们这两年都可上劲,刘校长的办学思路让大家佩服,管理让人顺心,而且他带头干,真心实意为老师们着想,这样,就是多干多少活,再辛苦,大家也乐意。”


  陪伴学生成长,辛苦,却收获这个时代稀缺的感动、尊严和幸福


  或许,在有些人看来,刘筱园这个校长做得有点失败——似乎没有人怕他,包括学生。
  他的办公室不时有学生进来——“校长,给我倒点水喝。”刘筱园拎起电水壶,“毕恭毕敬”(怕把水倒学生手上,小心翼翼的样子)地给学生倒水,如果是最近表现不错的学生,他会额外给些奖励——“来,给你放点菊花。”
  他上午放在办公桌上的几本书,不知道啥时候被学生拿走了。晚上的洗漱时间,几个大男孩找到了刘筱园:“校长,你这本书借我看看……”
  不过,换一个角度看,这也许是校长的最高境界——随便找几个学生问:“学校里,你喜欢的老师都有谁啊?”岳玉珍、郭荣粉、韩小利、李陆军、李长明、刘东华、原永周……在学校老师的名字逐一被学生说出来之前,总有“刘校长”。
  这也许是在一些孩子们看来,刘筱园更像“爸爸”:他与他们一起吃饭聊天,一起在寝室睡觉,课间一起打乒乓球……
  其实,陪伴学生成长,驾部小学的老师们都成了“校爸”“校妈”——为了不让学生尿床,晚睡会,自己睡前叫他们撒尿,或者半夜定时间叫学生起夜,甚至叫不醒时就把尿;学生半夜闹肚子,拉到裤子里和床上,为学生清洗;天气干燥,老师就在教室里烧水给学生喝,而且想办法让水好喝些;学生生病了,陪着去看,自己拿医药费;春节前,带着家庭生活困难的学生去赶集,为他们买衣服……
  这样的故事,每个老师都是脱口而出,有时讲得泪光闪闪。似乎有点浪漫。
  关键是——这样的生活,不是一天、一周,而是成年累月,谁敢说不累不辛苦?可是,老师们的收获也是满满的——学生的爱戴、家长的感激与信任、学生进步改变带来的成就感,以及自己对教育理解的升华、教学能力的提高——讲到这里,老师们的神情往往大变,声调提高,满脸欢喜,空气中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那么,同学们有没有不喜欢的老师?或者说,不喜欢哪位老师做得不好的地方?”被问的几个学生想了半天,都说不出。突然,六(2)班的姬淼淼举手,她走到刘筱园面前,口气坚定而严厉地说:“刘校长,请你以后不要再抽烟了。”
  刘筱园的笑脸僵住了,尴尬地收起桌上的香烟。这场面真像父女间的对话。

 

 

放学了,一位家长来接自己的两个孩子回家。学校围墙上的标语提醒父母们改变教育观念

 

 

刘东华老师教学生叠被子

 

 

家长每天接送孩子时,刘筱园会和他们做些交流

 

 

看见记者,学生高兴地摆个pose

 

 

学校图书室不大,各个年级分日期来借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