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语文教学:我的“诗意栖居”
教书匠
迟到的个体教育
超越才能成就卓越(下)
拜师,成长中的精神引领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4 年 11 月 26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超越才能成就卓越(下)

□ 林高明 


  不断超越尘俗。印度教育家克里希那穆提在《我们需要怎样的教育》中说:“生命并不只是一份工作和职业,生命是极为广阔而深奥的,它是一个伟大的谜……如果我们活着只是为了谋生,我们就失去了整个生命的重点。”一切纷纭,生命的本质被无情地掩没,很少有人意识到“世界核心意义”的价值。也没有人会去管这些。身不由己,心不由己?我们忙着谋生,于是生命中伟大而神奇的力量和价值被不断地淹没与遮蔽了,我们变得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反观整个教育教学的现状,学校里今天推广这个流派,明天宣扬那个主张;一会儿热捧美国什么教育家,一会儿鼓吹日本什么教育学者;这边什么教育实验,那边什么教学改革……一时间,风云激荡、风起云涌。然而,开合之际,我们从纷纷纭纭、炫人耳目的理论、概念、主张的枯枝败叶中醒来,审视我们的教育教学的生活。
  其一是缺乏真正的思想。没有超越,也就没有创见。特级教师程红兵老师指出:“思想缺席,是最可怕的缺席,思想的缺席是灵魂的缺席。我们太多地沉浸在热潮中,一种热潮来了,往往就是思想的缺席,因为只有一种声音。从众固然不孤独,但是没有了自己、没有了思想。我们都在大家的、时尚的思潮中淹没了自我的个性。”
  一个人的成就在于他的叛逆性。任何温顺、乖巧的人都是难成大器的。要成大气候,必然拥有自己的气息与气场。在现实生活的打磨之下,无奈而随顺的人便以老子的“和光同埃”来为自己寻找理由,然后安然地躲在世俗的轨道上,鼾然入梦。当刺猬被拔了刺、玫瑰不再有刺的时候,我们还能把它们称之为什么?思想从来就是在冲突中得出来,它不可能在怯怯懦懦、畏畏缩缩间长成。
  其二是缺乏热忱的理想。朱永新先生指出:“中国的教育缺理想追求:从整个中国的教育现状来看,我觉得教师们往往缺少了一点诗人的气质,缺少了一点生命的追求,缺少了一点青春的活力,缺少了一点创造的冲动,而这一切都与理想有关。一个没有理想的人,不可能走得很远。一个没有理想的学校,也不可能走得很远。”在许多学校里占据着许多令人厌恶的人物:“有权力,没能力;有私想,没思想;有欲望,没希望;有利益,没公益;有生意,没诗意。”教育要获得解放与进步,首先必须全面彻底、大刀阔斧地进行“归零”,要重构一种“梦想”的文化。否则,必然寸步难行、举步维艰。梦想的意义就在于按照自己内心的尺度来创造未来与无限的可能性。
  如何以教育的理想及思想来超越平庸、超越世俗呢?浙江省的洪宗礼老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生命的坐标。
  洪宗礼老师自1983年起,探索语文教材新体系,精益求精地主编了三套经国家审定通过的初中语文教材,被列入国家教材书目,推荐各地选用。该教材读、写、思三者兼顾,体例科学完整,且追求卓越,不断创新,深受一线广大师生欢迎。最新的一套国家课程标准实验教材的实验面覆盖了26个省市自治区的600多个县市区,使用的学生有近千万。洪先生曾讲,教材是“是为学生终身发展而编写的”,要“教学生学会做人、做事、合作、求知,独具审美眼光,净化、纯洁情感世界”,所以,教材编写者必须“要有对后代高度负责的精神,有战略家高瞻远瞩的眼光”,还必须要有“精编、精研、精改,严格、严肃、严谨的科学态度”,不断追求创新、崇高和卓越,把教材编成“一流的卓越的‘特殊精神产品’”。
  有人问洪先生:“您已年逾古稀,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成就,也可以说为语文教学殚精竭虑了,是不是该考虑休息休息,颐养天年了?”洪先生平静地答道:“事业永驻,为自己钟爱的母语教育事业奋斗到生命尽头,才是我的幸福与快乐。”
  生命是什么?是对自己的人生去向的不断提醒,提醒自己不能陷落于简单的动物式的生存之中,提醒自己要拥有更多的超越性的、文化性的存在,不能在世俗欲望与欢乐的泥淖中乐不思蜀、得意忘形。人,生而为人必须拥有人的心灵、精神、境界,拥有人的一切优于动物的所在。为师之道,若能胸中有灵丹一粒,摆脱世故,点化俗情,就能成大格局、大气象、大宗师!
  (作者单位:福建省莆田市教师进修学院)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