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版: 新关注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信息技术与教学深度融合,仍需手牵手的温暖
乡中中兴,敢问路在何方
交通标线进村小
作文网络互评受欢迎
教育故事会,让感悟常在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5 月 27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乡中中兴,敢问路在何方
——汤阴县伏道镇第一中学大“艾”兴校的启示

□ 本报记者 吴松超/文图   

 

    前不久,记者在汤阴县采访时,县教体局局长张海涛多次提议到伏道镇第一中学(以下简称“伏道一中”)看看。伏道一中的教学质量曾连续十多年在全县十个乡镇中靠后甚至垫底,“老师好告状”,然而这两三年来,学校一扫颓势,不仅面貌一新,教学质量还大幅攀升,去年的教育质量综合评估拿了第三名。
  
  在建校近60年的伏道一中,记者发现了五大亮点,尽显“中兴”之象。校长付志兴说,学校发展的关键就是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东风,坚持不懈走文化兴校的课改之路。
  
  领导“尚爱于行”,学校风清气正

 

    在2012年3月到伏道一中上任之前,付志兴在任固镇第一中学做了7年副校长,学校如何管理与发展,他心中是有数的。在任职不久的一次全县校长论坛上,他就公开提出了“树正气、抓质量”的兴校思路。当时的伏道一中人心涣散,勤恳敬业的老师心灰意冷,有人则唯恐天下不乱,拉帮结派,处处想制造事端。
  
  张海涛曾找付志兴谈话,表达了意将伏道一中撤并的想法。但最终,张海涛还是寄予付志兴厚望,让他放手一搏,把学校带出困境。张海涛后来又将县教研室的干将李若红派往伏道一中,加强学校的教科研工作。
  
  要树正气,就必须打击歪风邪气,同时让爱岗敬业的好老师扬眉吐气。就这样,伏道一中第一届“爱岗敬业标兵”评选出来了。当选的教师走红地毯,接受学生的鲜花和领导颁奖,成了校园里受人瞩目的“明星”。九(3)班班主任、数学教师张建光1998年就到伏道一中任教了,但这样的经历还是第一次。“很自豪,很欣慰,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认可。”略显腼腆的张建光说。
  
  让老师们信服的还有管理上的变化以及学校领导的作风。学校里各种重大的事情,像教师任课、考评制度、绩效工资等决策,都广泛听取教师意见后在教师大会宣布执行。教师关注的职称晋级、评优评先,都按照规范程序,公开进行,看实绩,挤水分,真打假。
  
  名利面前,领导退后。在2014年度考核中,付志兴、吴书荣、王国富两个“副校长+班主任”,李若红、杨献林两个“主任(教导处主任、政教处主任)+班主任”,没有占用一个优秀指标,8个年度优秀全部是教师当选。
  
  付志兴对于评选结果非常满意,“看到了我们老师身上的正能量”。因为评出来的都是敬业实干、成绩突出的优秀教师。
  
  家在县城,路也顺,但付志兴每周吃住在校。前不久,他爱人生病,等他安顿好妻子住院,已经夜里10点多了,但他还是返回了学校。在路上,他发现杨献林的车在前面走,感到很奇怪。到了学校,看到的情景让付志兴非常感慨:为了不耽误工作,杨主任把当晚生病的妻子接到学校照顾。
  
  “有这样敬业的中层战友,何愁工作做不好?”付志兴说。实际上学校领导的一举一动,教师也都看到眼里、记在心上、学在实处。七(2)班班主任杨丽萍的孩子还小,她就带着孩子生活在学校里。说起学校的变化,她很激动:“现在学校里的啥事都公平公正,老实人不吃亏了,只要你努力了,付出了,都能得到认可,大家心里都感到学校很有希望。”
  
  孙子曰,“上下同欲者胜”。现在的伏道一中“上下同欲”一条心,人人希望学校在自己手中重现昔日辉煌。这种氛围让李若红由衷感叹:“伏道一中”就是“福到一中”。
  
  立足乡土底蕴,拓展大“艾”文化

 

    千年古县汤阴,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伏道”就因刺客“伏于道旁刺杀扁鹊”而得名。
  
  从伏道一中往南一公里就是扁鹊庙。据传,扁鹊庙有三宝——“九头仙艾”“古井神水”和“无名子”。这在当地妇孺皆知,伏道一中借教育均衡发展之机,启动文化建设,就充分挖掘了这一独特的乡土资源。
  
  主导学校文化建设的伏道镇中心校校长李新平,是汤阴教育的“老革命”,教育情怀颇深,而且善于学习,理念超前。他提出,学校文化建设不能游离于师生真实的生活之外,这不仅仅是“有没有特色”的考虑,更是文化有没有生命力与影响力、能不能滋养师生精神和灵魂、以文“化”人的关键问题。
  
  伏道一中的学校文化以艾叶为“图腾”,比如校徽的设计以九头仙艾为基础,变形为翻动的书本造型,寓意既明显又富有深意;而校训就是“施艾济众,尚爱于行”。
  
  “艾叶自古就用于治病、驱瘟和除邪,学校是做教化人的工作的,驱除精神之愚,开启思想和智慧。所以,以艾叶来寓意教育,自然贴切。”李若红说。
  
  “学子如艾叶,万子千叶皆生命;师爱似艾枝,一枝一叶总关情。”这是“艾”文化的核心,是学校倡导教师应有的理想信念,因此被做成鲜艳的红色大字,悬挂在正对学校大门的教学楼“艾德楼”上。在此语境下,“艾”就是“爱”,艾叶也是爱岗敬业,艾枝也同爱生如子,艾圃也即爱校似家。
  
  应该说,艾文化的构建煞费苦心、用心良苦。除了“艾德楼”,学校的其他教学楼也以“艾”命名——艾枝楼、少艾楼、未艾楼和艾叶楼;各年级的班级、班级内的学习小组,也多以“艾”(爱)来命名。七(1)班班长韩章苓说,她从中感受到了学校对师生的殷切期望。
  
  伏道一中的校园文化建设在汤阴县已经叫响了,挖掘独特的地域文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在于触及了教育的本质、学校文化的内涵。
  
  李若红告诉记者,艾文化是学校师生的集体智慧:“就连张局长也有很大的贡献。”原来,张海涛很早就在《本草纲目》中读到过伏道“北艾”更胜“南艾”一筹的论述,还有《史记》中关于扁鹊行医的事迹,就及时给予了指点。另外,学校艾文化的壁画、题字等,都是由学校的美术教师贾辛辛、精通书法的江保印老师等合作完成,体育教师杨富平还自编了“艾乡少年拳操”……“艾文化就是众志成城,艾文化就是精诚协作,艾文化就是上下一心!”李若红说。
  
  爱在“四导”课堂,学生自主成长

 

    去年4月,汤阴县教体局承办了“中国课改节”,无论是张海涛还是付志兴,都坦言“深受刺激”——我们的课堂还不改革,怎么能行?
  
  伏道一中副校长李长锋说,学校前些年曾派老师到洋思中学、杜郎口中学等名校学习考察过,但都没有能将课改深入下去,最后不了了之。
  
  拿出一套适合学校老师的教法,真正推动课堂改革,在课改节之后,这项工作就落在了李长锋、李若红的肩上。李若红是汤阴县的地理名师,获得过省优质课一等奖,教学经验丰富,理念很新。结合着各自的教学体悟,也经过了与大家的深入研讨,最终教导处提出了“四导课堂”教学模式——“导学识标—导问助学—导练致用—导思互评”。
  
  从上学期起,学校进入了全校教师人人上四导课、人人过关的课改“建模”阶段,每位老师都要准备一节公开课,接受评价。公开课过关之后,还要随时接受一堂平常课的“抽检”,平常课上也用四导法了,才算达标。八年级语文教师李新平教学21年了,却感觉这两年来专业成长最快,“教学反思多了,写的东西多了”。八年级英语教师李志娟说,以前上课光想着赶紧完成教学任务,很少考虑学生的学习感受,而现在学会了站在学生的角度来上课,学生在课堂上的积极性明显高涨。
  
  学校推行“四导课堂”教学模式,逼着老师改课堂、转观念,也有教师不积极,甚至不认可。一方面,李长锋、李若红从教学思想上继续开导教师;另一方面,自掏腰包,找机会请有不同意见的老师“喝酒”,深入交流。
  
  本学期,课改进入“四导入模”阶段。与此同时,又引进了学习小组建设,以更大的力度推动课堂转型,真正落实学生在课堂上的学习主体地位,让学生学会自主学习、自我管理。七(3)班的孟祥鹏有些腼腆,原先在课堂上,老师讲的听不懂了,他没有勇气问老师和成绩好的同学,作业不会做了,也不好意思找同学请教,现在的课堂模式以及学习小组的建设,让他的这些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课堂上有了疑问,听小组内同学的交流,常常能豁然开朗,能学会了,他的自信心也大大增强,敢于代表小组发言和上台展示。
  
  付志兴深有感触地说,新课堂非常适合学生,原先熬课堂,甚至常在课堂上捣乱的学生,也都参与进去,开始学了,学生学习状态的变化最可喜。
  
  激发兴趣之爱,提升学校吸引力

 

    现在教育的问题是把分数看得过重了——付志兴不止一次对记者表达这个观点。
  
  伏道一中现在正试图打破这个“旧生态”。首先就是多元评价学生。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上,都要给上周各个方面表现优秀的学生颁发奖状。“我们结合学习小组建设,从多个方面评价,只要学生身上有亮点,有进步,就给予激励。”付志兴说,“很多成绩不是很突出的学生也能够上台领奖,这是很大的鼓舞。”
  
  其次,给学生发展兴趣爱好的平台,让学习生活变得丰富、有趣起来。本学期,伏道一中成立了合唱团、舞蹈、篮球、羽毛球、书法、绘画、文学社、剧团社等11个学生兴趣社团,每周二、周三下午的第四节课为活动时间。
  
  这受到学生的热烈欢迎,有的社团人数远远超计划,还有的学生要报几个,学校只好“干预”“协调”。
  
  采访期间,正好遇上了社团课,下午第三节课的铃声刚一响,记者就听到了吹葫芦丝的声响。由于场地有限,靳祖峰老师就带着学生们在校园里练习,学生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练习刚刚学会的乐曲《芦笙恋歌》。付志兴悄悄指着一个学生对记者说,他学习不行,但学葫芦丝很快。说完走上前,拍了拍学生的肩,鼓励道:“吹得不错,你要是努点力把成绩搞上去,不就更好了?”
  
  篮球、韵律操、武术、绘画、书法……一圈走下来,记者最大的感受就是学生们在社团活动中一个个既投入又似乎压抑内心喜悦的那种状态,或许他们还不大适应这样轻松、好玩的课,只好“偷着乐”。
  
  “想让自己活泼一些。”“感觉自己比较内向,想锻炼下自己。”“自己比较喜欢,就想多学一些。”“能让紧张的学习放松一下。”学生们的“社团期待”看似五花八门,实则是“想成长,想快乐”。
  
  有人说,乡村教育的当务之急并不是提高学生分数,而是要考虑如何提升学校的吸引力,帮助学生们从糟糕的成绩体验之外获得信心与快乐。诚哉斯言!
  
  构建爱的平台,博客助力中兴

 

   这两年,伏道一中蒸蒸日上,学校博客也随之热了起来,师生发的文章多了,访问量也快速攀升。
  
  关心伏道一中发展的人,比如张海涛,就常常去浏览博客,了解学校新近发生的事情,观察教师的工作和思想动态。当然,11万多的访问量中也少不了学生家长、教育同仁的关注。
  
  更重要的是,博客成为意见交换地、思想分享会和舆情监测站。付志兴对于学校的问题有了什么观察和看法,想跟教师交流,写出来放到“校长心语”栏目中,老师们马上就可以看见。同样的,教师只要想表达对于学校发展、学校管理的看法,也能够第一时间让全校人看到,包括学校领导。这要比传统的“校长信箱”迅捷和透明多了。
  
  学校的民主管理怎么实现?实际上就非常需要这种技术支持下的倒逼机制。
  
  为了鼓励教师多反思,多写作,学校规定,教师在博客上发表有见地的文章和评论,都还有一定的评价积分。这又让博客升了温。
  
  但有教师就对“博客热”有了质疑——“放眼望去,满满的都是对学校、对领导的歌功颂德,每个人都在挖空心思,极尽赞美之词,谁不说两句好话,好像你就是在跟学校唱反调……”
  
  这篇博文一出现,立即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不少教师发表了评论。看到这篇博文,李长锋随即就调整了制度——上班时间谢绝发博文和评论。但对于这番言论,他并不认同,也很快发出一篇“反驳”博文。
  
  但在文末,他写道:“感谢质疑者,感谢有自省精神的挚友亲朋,我们万不能得意忘形失去理性,让浮夸之气弥漫,让浮躁之气盛行,让浮漂之气张扬,我们的目标还远未达到,我们的教育梦想还在远处……”
  
  李长锋的观点得到了很多老师的赞同,不仅评论回应,有人还点“喜欢”和“赠金笔”。
  
  在国家新型城镇化建设和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大背景下,中西部地区的村小、乡中能否跳出教学质量差、学生不断流失的恶性循环,就在“顺势而为”四个字上。那么,“为什么”“怎么为”?伏道一中的“大艾先行”是不是让您豁然开朗呢?

 

 

贾辛辛老师(右三)在指导学生做单色墨画

 

 

“艾德楼”前,学生在做运动

 

 

付志兴校长(中)在观看学生练习吹奏葫芦丝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