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管理者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特色学校是什么
学校能不能先办得“好玩”
纸牌游戏变校本课程,合适吗
学校因为愿景,慢慢变得不同
什么是好学校
考试不能告诉他们……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6 月 0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学校能不能先办得“好玩”

□ 王维审 

 

    邻居家的孩子读幼儿园。每天上班的时候,我都会看到他拽着妈妈的衣服哭闹。孩子的妈妈说,小家伙就是不想去幼儿园,每次送他都像是一次战斗。我便问孩子:“为什么不想去幼儿园?”孩子含着泪告诉我:“幼儿园不好玩!”孩子的妈妈很无奈,这家幼儿园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社会声誉和家长口碑都不错,硬件设施更是没得说,可孩子怎么就不喜欢呢?
  
  一次,我到一所学校听课,讲课的是一位名师。因为是示范课,讲课教师自然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对课堂进行精雕细琢,加之名师了不起的基本功,整堂课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听课的老师都连连鼓掌,而教室里的学生反应平淡,静静坐在那里等待下课。我问身边一个正在抠指甲的学生:“这么好的课,你咋不兴奋呢?”他停止抠指甲,伸了个懒腰说:“没意思,不好玩!”我便问他啥好玩,他不屑地回了句:“只要不上学,啥都好玩!”我心里有点发凉,老师们苦心钻研的课堂,精心打造的校园,在学生的眼里竟然如此“不好玩”。
  
  无论是幼儿园,还是小学初中高中,大概身在其中的人感到好玩的并不多。不只是学生,恐怕我们这些老师觉得学校好玩的也不会有几个。原因在哪儿?
  
  历史学家唐德刚教授讲过这样一段趣事。他说,胡适先生在一次正式的场合说《红楼梦》不是部好小说,因为在这部小说里读不出主题和意义,没有明确的价值导向。唐教授便问他,既然你觉得它不是一部好小说,为什么还要倾心研究它呢?胡适先生回答了两个字:“好玩!”原来,胡适先生研究《红楼梦》的目的不在于挖掘其价值和意义,也不是为了自己的某种价值寄托,只是为了“好玩”。因为“好玩”而进行的研究自然是心甘情愿,也一定会全力以赴。
  
  从胡适先生的“好玩”之说,我们似乎可以试着感受学生的“不好玩”:是否我们的学校太追求目标和任务?是否我们教给学生的太过于实用和具体?是否我们的教育太过于讲究宏大和意义?正是在这种实用主义的框架下,教育就显得“不好玩”了?不好玩了,学起来自然就累,做起来自然就没意思。
  
  比如我们的德育,那些谆谆教导的国旗下讲话,意义不可谓不大,意味不可谓不够深,但究竟有多少能够飘进学生的耳朵,又留在心里?比如我们的语文教学,先写点还是先写横的规定足够严谨,句段讲解更是精准到位,整个文本的意蕴之美又有多少会被瓦解得支离破碎?如此种种,教育怎么还能好玩呢?
  
  任何教育,肯定有其价值取向,也一定会有撵着老虎进笼子式的约束和引导要求,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尽可能地让教育的过程变得好玩一点。比如,幼儿园尽可能别去教给孩子加减乘除,老师上课尽可能别去揣摩听课教师和领导的意图,学校的管理尽可能少一些做给领导看的“面子”行动,等等。总之一句话,多思考一下学生喜欢什么:什么样的内容,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学校 ……这听起来很简单,无非就是把办学的定位、教学的目的转换一下,从让领导喜欢到让学生喜爱,从让上级觉得好看到让学生觉得“好玩”。然而这实在很难,因为这肯定会损失很多眼前的利益,没准儿还会被末位淘汰。虽如此,我还是期待更多的教育人能够选择做让学生觉得好玩的教育。
  


  (作者单位: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教体局)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