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依心而行,自觉成长
爱要表现在自觉行动上
最好的节日礼物是童书
最好的节日礼物是童书
书架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 年 06 月 0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爱要表现在自觉行动上

□ 毕延威 

 

   由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教师进修学校谢云老师和台湾省台北县“教育局”教育发展中心辅导员陈香吟老师主编的《“不乖”教师的正能量》一书中,有台湾省叶士升老师的一篇文章《我的不乖是一种找寻》,文章不长,但通过这篇文章可以看出台湾教师关心弱者,实现了“我思故我教”。
  
  开篇《田野调查后的失落》,全文不到300字,写出了作者就读社会科教育学系的田野调查课程,“发现一些地区非常需要帮助,但个人力量单薄,我只能选择默默走开。美其名曰不干扰‘研究场域’,事实上是为自己的无力找寻借口”。可以看到台湾的教育不仅仅要求学生读课本,更多的是走向社会实践。
  
  这与我们大陆新一轮课改要开设学科实践活动和综合实践活动课一样。然而我要说,我们大陆的这类课只反映在课程表上,实际很少学校去落实。因为教师们要围绕一个共同目标——高考成绩,就连有课本的体育、音乐、美术课程也旁落他家。
  
  随着教师网络社群的崛起,叶老师关注了阿甘姨,才有了《阿甘姨教我的一堂课》,说的是“Facebook在台湾的使用人数逐渐增加,也有一些团体试着使用Facebook来做营销”。当我看到这里就想,教育怎么能谈营销呢?连我都这样认识,我相信,在我们大陆,一定会很多教师认为叶士升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家伙,因为书名就是《“不乖”教师的正能量》,就看他的正能量吧!
  
  阿甘姨,“一个单独生活的老人,虽然老天一直在考验她,她还是噙着泪水勇敢地活着。这位老人,虽然有着几分薄地,养着水鹿采鹿茸,但还得打零工,生活过的很清苦。所以,她就和一些农民,还有当地小区的一些同伴,思考如何增加收入来维持生活。老人慢慢用手削着芒果,再用烘茶的机器做出芒果干。对我们来说,这只是一般的芒果干,对她来说,每包芒果干都是希望”。于是,叶老师写了一篇农产品推销的文章,拜托站方不要删除这篇情有可原的“广告”。“就当着是帮帮农民。此外,我觉得该用‘病毒式营销’:一方面,Facebook上向好友推销;另一方面,将我购买的芒果干带到我们网络社群的线下聚会上,让大家试吃后再订。”
  
  可见叶老师的一片爱心不仅仅是对学生,而是对社会上每一个弱者。可能我们会说老师不要种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己的田。正是因为叶士升老师有这个情怀,才在网络兴起的社会,关注弱者。“我花时间与网络社群的好友一起搜集教学与自学资源,并且将网页书签分享出去。后来发现书签分享后,有些使用者不知道如何使用网站,或要花费相当多时间才能导入,所以我又花时间将网站的使用方法录制下来,放在YouTube上。”这为许多人自学提供了机会。
  
  这就是教育。我们常说,没有爱就没有教育。这个爱不是表现在口头上,而是表现在教师的自觉行动上。比如我们大陆的教师,总是说自己怎样争先,怎样成为名师,怎么突破障碍成为优秀,从不提弱者,也不关心弱者。比如有专家说自己是如何促使差生转变,是怎么样对学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我就想,专家们遇到的事,我怎么没有遇见?后来书读多了,才知道我被忽悠了。比如说有爱才有教育的这个“爱”,是指一个人在生活中时时处处事事能关心和爱护比自己弱小的人。如果一个人有这样的“爱”,他的行为对于其他人就是一种教育。这种教育就是教师对课程的开发。
  
  叶老师写道:“之后,我开始调整教学内容。”说明台湾的教师能够“我思故我教”。能够“我思故我教”的教师,一定有开放的心态和开放的课程意识,有全球视野,不拘泥于课本与教参。我曾经参加职评的一次答辩,专家们只问我如何理解教材和教参,当我用开放性的课程和专家们谈时,我竟然过不了关。这样的文化理念,只能让我们是“他思让我教”。
  
  文化理念不同,教育出来的人就如人血液里流着不同的血。改一种争强好胜的文化,需要换骨髓,这好的骨髓就是关心弱者。所以,我希望当教师的人要警醒,要有“爱”心,不要再以强制命令的话语和受教育的人交流。
  


  (作者单位:罗山县教体局教研室)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